2011年3月5日(周六) 下午14:26分。北京草庐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是中国古人总结的人生应该经历的四件大喜事儿,它也是菜名“四喜丸子”中的四喜的由来。不惑之年的我已经经历过了所有的四大喜事儿,让我最觉得最回味无穷的“他乡遇故知”,不知道是不是预示着人生的很多机缘和上天安排的巧合?

    我最远的一次“他乡遇故知”应该是在1999年夏天我留学美国期间遇到老骆和LM一家人。我和LM是在1994年因为工作关系认识的,那个时候我们虽然见面不多,但是相处的很好!没曾想五年以后竟然在美国纽约“碰到”。是老骆、LM和他们5岁的女儿JJ一起来到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接我。当我拉着三件大行李和他们走出机场大厅的那一刻,我就立马成熟和明白了很多道理!原来“我去机场接你”在纽约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而《北京人在纽约》的王启明真是一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啊?!

 

 后来,和LM竟然是上了纽约的同一所学校-圣约翰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还成了财务课的同班同学。在美国留学的两年半的时间,每个周末我和太太都去蹭老骆家的车去大超市买吃的,有点什么事情都去“找他们麻烦”,老骆、LM从来都没有说过“不”字。我和老骆经常谈天说地,也经常为一个问题的不同观点争得面红耳赤。两家人就这样一起相濡以沫、患难见真情!现在,探访老骆一家人成为我们远去纽约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他乡遇故知的确是生命和上天安排的机缘!人生的旅途上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多遇到这样的“故知”,生活才会更加的美好呢?

 

我对他乡遇故知的另一个理解来自于我的一个前同事。这位老弟和我在工作上是搭档,但是我对他的工作态度、方式和能力多有微词和不满。记得一次我实在无法忍受了,我用非常严厉的词语***和“伤害”他(我的本性绝非如此!)。而他却用非常柔和和平缓地语气对我说:“Jack哥们儿,这仅仅是一份工作,我们将来还要见面啊,你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和我掰了吧?”。他说完这话我立刻被惊醒!是啊,我们因为一份工作到了彼此伤害的地步真的至于吗?2005年1月,我发表了《IBM不相信眼泪!》的博文,他打电话来祝贺我文章收到良好的反响!直到现在我们已经有差不多六年没有见面了,真希望有机会能够摆上水酒向他致歉并感谢这位老弟点醒梦中人。这也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小故事。2009年10月24日(星期六),我们以前的老领导谢先生、Richmond组织了分手十年的老同事的聚会。而我明显地观察到当年相互不说话的人还是不说话,可能是过去的相互伤害的故事太多,也太深了!嗨,当时都是年轻人,都有血性和冲动!现在都已四十不惑的中年人了,让我们就相逢一笑泯恩仇吧!虽然这个很难,很不容易做到!那次,我写了一个首《西江月-重逢》纪念我们曾经相聚的日子,“纪念我们一起走过的人生幽暗的岁月!那是一种青春绽放的美丽,那是一种人生美好的回忆!”

西江月-重逢

十年恍如昨日,人生几多匆匆?往事情怀谁知重,畅饮醉卧笑谈中。

落院把酒相聚,冷暖甘苦情浓。千樽万桷心摇动,敬候佳音待重逢!

    

    所以,人生中的“他乡遇故知”应该是一件非常值得期待的美好事情!他应该是人生中的一大喜事儿、一大幸事儿!在职场上,我常常看到一些人自恃权利、傲慢、势力,这些人在公司中称王称霸、恃强凌弱,自以为得势,其实非常短视,原因是他们视工作为他们人生的一切的一切,除了工作本身,你看他们几乎开列不出生命中那些对他们来说充满意义的事情?这些人实在是可悲又可怜!这些人你怎么可能愿意遇到他呢?!这样的人还是离你越远越好!

    于是有人在这四句中加上了前缀和后缀,就变成了“ 十年久旱逢甘雨,太长!千里他乡遇故知,很远!和尚洞房花烛夜,可能?童子金榜题名时,太难!”。还有人给这四句话加上了更令人捧腹的后缀。“久旱逢甘雨,冰雹!他乡遇故知,债主!洞房花烛夜,情敌!金榜题名时,重名!在下加上的后缀各位看官看一看是不是在理呢?

 

    久旱逢甘雨,越下越大啊!

    他乡遇故知,越多越好哈!

    洞房花烛夜,一次就够啦,

    金榜题名时,不用太多嘚。

 

 

全文文字:1600字

完稿时间:2011年3月6日 晚上18点10分。

完稿地点:北京草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