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5日(周一) 晚上23:16分, 北京平谷区雕窝村水灵山居
 
    这是一个距平谷县城三十里地的小山村,有一个叫石林峡的风景区,许多当代文人都曾来到这里修身养性,原先的村名“刁窝村”,也被作家们改成了雕刻时光的“雕窝村”,这个小山村因为太多城里人到来而热闹起来。
 
    早上八点,迎着初晨的阳光和微微刺骨的秋风,开始了自己五公里的晨跑。阳光照在脸上暖烘烘的,周围的群山叠翠看了就让人舒服。小村庄醒得也很早,家家户户都开始打扫庭院和街道,马路两旁的锅灶也点起了炊烟,整个小山村弥漫着劈柴、烤红薯和烙饼的香味。
 
    沿着山路一路向上,身体越来越沉,气也越喘越粗,汗水渐渐打湿了短衫。二十年前,我在平谷支教的时候就太多次地骑车到过这个当时穷的叮当响的“刁窝村”,当时平均每户的年均收入不到1000元人民币。如果你给当地老乡带上几件旧衣服或者肥皂什么的,他们会对你感激地不行,送给你山里的核桃和蘑菇,那是他们用来换钱的。他们还会留你在家中吃饭,吃的是小米和大米混合在一起的米饭,不是因为现在人们认为的营养和好吃,而是因为因为村子里的老百姓缺大米。菜也只有一个,白水炖豆角或者红薯粉炖白菜,当地老乡的那种朴实和热情至今令我难忘!
 
    山路越来越陡,不知不觉我已经沿着山路登到了半山上,回头一望小山村已经在我脚下了。我已经累的一步走不动了,找到一个看山绝佳的位置休息了下来,迎着阳光,看着四周群山,我听到了风在歌唱。。。
 
    我时常想,我是不是已经老了?因为我的文章里总有太多的回忆,因为每当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我总能想起过去的人和事。我又想,我和这里缘分居然是从二十年以前开始的,这难道不是冥冥之中的命运的安排吗?我在这个小山村,喝过老乡的水,吃过老乡的饭,骑过太多的山路,太多次地在静地出奇的夜晚听到过自己的心跳,那种场景仿佛就是在昨天!我在这里还结交了很多很多的好朋友,我的战友、我的同学们,我们认识超过了二十年!
 
    思绪又回到关于“慢下来”的话题。是不是因为我们现在实在太快了,所以才需要这个慢下来的宁静?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真地慢下来了,是不是又会怀念过去的快的生活呢?也许我需要再出版一本《让自己去快起来!》的书吗?
 
   不管怎样我能一个人独自享受这样宁静和平和,我能一个人在这里看山、听风、不了情。翻出2007年为玉民老弟写的一篇旧作,稍作改编,找到了朋友们的电话号码,一个个地发了出去,从那个四周叠翠拥抱的山岗上。。。
 
《浣溪沙-十月》
 
晓月当空照梧桐,
微澜秋水映荷泓。
丝竹茗香余韵远,
十月节,与谁共?
 
千舟百舸竟帆流,
万树银花相映彤。
江山美人恋英雄,
心舞动,山河颂。
 
 
全文文字:1100字
完稿时间:2009年10月6日 下午0:16分
完稿地点:北京草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