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夫人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文章《一位教师和丈夫的对话》,她说写得很好,哦,对了,我先交待一下,她也是一名老师。早上6点钟基本上就出门,晚上10点过才回到家,中午基本上没什么休息时间,收入不抵一名新进的公务员的年收入的一半,请问,不知道那个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封号是怎么扣到她们教师身上来的。教师是国家发展和富强的根本,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千秋功业,对于这个问题,不知道行政管理者们明不明白这个问题。并且,我们这里的县里还出了个什么屁政策,老师本来该有的补助没有了,变象地将全县的老师的活工资部分扣除,作为每月的补助来发,财政就省去了一大笔财政开支,特别是有的老师月收入本来就不高,一扣过后,得300400的样子,试问,我们县现在房价都涨到1300,最低,那么,请问,而政府给出的本市人月均收入是1000的样子,不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将那些抽到百万大奖的同志们的收入都算在内的话,这个数字我相信是有可能的。现在县城的老师都这样了,更何况山区的老师更惨,那么,对现在收什么补课费,什么学校收的什么择校费之流的,或者老师私下搞的补课之类,请问有错吗?而大家看看公务员们,当朝者以防腐防贪为名大涨特涨,地方还搞什么直辖补助,到县还搞什么地方的各种补助,但是我看到的是,很多当领导的还不是照贪不误,如果没送情的,那一年的日就不怎好过。写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这几天我正在看的一本本国名著叫《官场现形记》中的一名话:千里为字只为财。非常深刻呀!那么,现在这些老师不这样搞的话,请问,她(他)们将怎么办,难道就守清贫,老师们就没有家人,没子女,没老的要养了吗?我国现在正渐步进入老年化社会,而老的一辈很多都没工作,没固定经济来源,且,还有子女要供养,要教育,这些东西哪里来。我看到现在我县有很多老师都不是怎么很在乎教育了,不准搞补课之类的,也没别的补助,每月就守着那点56百,78百,工龄高点的1000把元的工资,试问谁还有心于教育,很多都在外面搞外水了,开培训班呀,搞别的营生去了。那我又想请问了,我国的国民素质怎样提高,全民现代化怎样实现,难不成又搞口号不成。

闲话不说了,进入正题。今天我看到的这篇文章写得非常不错,以一对夫妻的对话,以讽刺的手法来很深入,贴切地反映和揭露了当前的老师时弊,这篇文章写得很好,也很及时,正赶在当前全国人民大讨论时提出来,好让广大人民群众的眼睛放雪亮,清楚地看到,当前的现状是怎么一个现实,是谁造成了这样的一个现实,就算前段时间说要将老师的收入依照相应公务员的收入执行,试问,这个相应怎么理解,是高一级还是最底层的公务员,既然都依照了,那怎么还弄个相应出来呢?这明显就是在拿老师开蒜嘛!表面上看起国家好重视老师们的待遇,好象很是改善了教育工作者们的收入,实际情况怎么样呢?当前,在市一级以上的学校来说,待遇的确不错,特别是在省和北京一线的,收入高高,该涨的涨,该弄的弄,别的收入该整的整,而在县一级及以下,收入情况就花脸大变了,城里的可以保证月工资拿得到,但很低,该涨的不涨,还扣,并以借为名给你弄了去,但就是不还,这是本地的数多年的政策(具体地址不说了,只说这是直辖市下辖的一个县,我怕怕)。而公务员们呢?当年借,第二年还,并且还加利息,请问这是什么政府哟,是啥子知县哟!

特别是今天我看的这篇文章中有几段话写得非常好,我就剪过来大家看看,作为引据嘛!

“问:你们就是听不得批评,我们这是恨铁不成钢。

答:现在的教育体制是要把钢炼成铁,而不是把铁炼成钢。

问:我们知道体制有问题,可这不能作为师德下滑的理由,而且体制在短时间内是难以改变的

答:你的意思是体制难以改变,而师德容易提高。所以解决择校风、乱收费最便捷的办法就是师德教育,师德提高了,孩子读书就容易了。可事实恰恰相反,改变师德要比改变体制要难的多!师德本来是一种最稳定,最坚固的职业道德,很多人把它作为社会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它代表着人类的良心,它面对的是人的一生前途。而它现在居然崩溃了,难道我们不该想一想到底是为什么吗?因为道德总是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一个社会,维系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关系就是劳动关系,而这种关系的稳定就依赖于等价交换。而在学校存在等价交换吗?一方面,你们公务员今年涨明年还涨的工资,明补暗补的各种补助、福利,就算没有灰色收入,还有没完没了的一顿上千元的饭局,而教师除了有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等美丽而虚无缥缈的光环,还有什么?不低于或高于公务员待遇的法律承诺迟迟没有兑现;早六晚八的工作时间拖垮了多少教师的身体;各级部门检查都需要我们编造无数的材料去应付;天天在讲素质教育校长却告诉你成绩差了你就下岗;不能说孩子一句,不能碰孩子一下,还得担心小祖宗们自己别摔着;年底收了本挂历就说你是受贿;家长说业余时间你少玩点、少干点家务、少孝敬父母、少带孩子可得给我孩子补课啊,你要是说行啊,就是起早贪黑付出劳动了能有点报酬不?家长说你先补吧,少不了你的。等你一补完他立马就去报社告你,你说为啥不先告啊?省钱啊!一面让马儿使劲跑,一面不给马儿吃草——累死拉倒!总拿我们和下岗工人比,可是下岗的工人用先浪费四年青春再花几万元去念大学吗?既然人赖以安身立命的最根本的法则都造到了践踏,那师德沦丧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马克思不是说过,人只有吃饱了饭才能去从事道德、艺术吗? 你说是改革落后的体制容易,还是唤回沦丧的师德容易?如果你还以为是提高师德容易,那你又如何将它唤回呢?是思想教育,还是严刑峻法?这么多年了,我们的思想政治工作做的好少吗,反倒是那些不做思想工作的国家,其道德水平比我们高的多;再就是严刑峻法,你认为把刀架在教师的脖子上师德能提高吗?

其实一个人的社会经历达到一定程度时,其思想已基本定型,不要总是试图去教育别人,改变别人,以达到社会对他们的要求。该先进的早就先进了,先进不了的,在怎么教育也没用。一个社会能否健康发展,并不取决它有多少先进人物,而在于它的主体能否遵守游戏规则。”

还有另一处就是:

“问:难道有关决策者没意识到这些情况?

答:你也太小看他们了,之所以不能对症下药,各中原因太复杂了。说简单点,就是利益集团的阻碍。就是我刚才说的教育系统的寄生虫阶层。很多人认为是教师,可恰恰相反,改革愿望最迫切的是教师,因为他们天天都生活在一个他们深恶痛绝的环境中!是的,现在很多教师补课收费,可要知道这些钱中有一部分本来就属于教师,只是被一部分人剥夺了,教师通过了这种不正当的方式找回自己的正当权益,患者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教师也背上了骂名。而那些寄生虫阶层非常害怕改革,因为现行的体制一旦被改变,对他们就是灭顶之灾,所以千方百计的阻挠。当有人提出改变人民办教育的体制,改变教育的管理体制,分配制度时,他们却说教育事关千家万户,要积极稳妥。的确稳妥,二十年了,没有任何涉及体制的实质性改革。

可该爆发的总是要爆发,当家长不堪重负时,当整个社会都在为之颤抖时,教育系统的深层次矛盾即将呼之欲出,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些高官利用人们对教育腐败的憎恶,恰到好处的把问题归咎为教育产业化。因为市场经济里的人总是惟利是图的,这与教师的神圣使命是格格不入的。媒体几乎一边倒的迅速跟进,为之摇旗呐喊。人们一下子就把矛头直指市场化和师德,叫杀声,呐喊声铺天盖地,震耳欲聋。一时间,血雨腥风顿起,刀光剑影毕现。而真正的罪魁——落后的教育体制躲过一劫。寄生虫阶层笑了,他们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们知道,当人们把矛头指向师德时,问题就不可能解决,他们可以继续高枕无忧的当他们的寄生虫。可悲,可气,可恶!

我就奇怪了,这市场化什么时候成了教育的主流了?市场化允许垄断吗?市场化允许暴利吗?市场化允许机构臃肿,效率低下吗?市场化是惟利是图,可不市场化就不惟利是图了?我不是认为市场化就多么的好,可我不能容忍有些人在那指鹿为马。市不市场化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如何合理有效的分配宝贵的教育资源。”

看后,我真是“佩服”呀!!!!!!!!!!!!!!!

2006年3月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