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里流行披着城市肤浅的外壳行走混迹,却一直没有习惯虚伪和麻木。我想,我和乐乐还不是完完全全的城市人吧。。。。
    现在在念书,学习,又认识了很多没有经历过上班职场的小朋友们,接触中,一直在想,是不是人只有在没走上社会之前才会保有那份纯真和丰富的感情么?只有被社会同化了的人才能被广泛的人所认可和接受么?
 
    我们应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起自己的灵魂,在灯光下仔仔细细的擦拭,虚浮的东西真的是我们致命的毒药吧,为了物质的享受,功名的口碑,浪费了我们太多的思维细胞,在我前几年感觉能用手指碰到的月光,现在越来越远。。。。
     记得我去上海的时候,和我的好哥们强强在这个沿海大都市的当空皓月下,抽着一根又一根的三五,聊着大学出来后的人生,不停的嗟叹自己的渺小,看着天上淡淡压住月光的云,感觉像是回到了唐朝,没有世俗的困扰,是两个透明的精神在愉悦而又跳跃的交谈。。
    我们感恩这个世界的多姿多彩,心里对自己的精神世界的充实,感到无比欣慰。。。
   
     这几天,班上有一个×××让我很放不下心,她从异乡而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学习完全陌生的东西,从她的表情,我能看出她为她的落后而着急。我愿意尽力帮她,用我能尽的力。这只是一个开始,可×××已经感激得不行,她说她能认识我和乐乐她很感激,感激到哭的程度,我信。可能换了城市人这样说出来我会一笑而过,只当调侃,但是从这么一个还不知道她什么情况的×××子嘴里说出来,我却被震撼了。。。
 
     我们太习以为常的以客套话或表面功夫来应对一些东西,看的惯的,看不惯的,我们都进行了压制,使得我们带着一张城府深深,毫无表情的嘴脸慢慢习惯了这个社会。当真心的祝福和情感接触到我们的时候,你会选择退缩还是接纳,继而返还我们应该做到的事情和责任?
 
     我一直没有成功,因为我一直性格古怪,没有随行就市,随遇而安的能力,在工作岗位上看的惯的打的火热看不惯的嗤之以鼻,得罪了很多人包括顶头上司。认识了很多性格相似的铁哥们,不一一题名了,这里,我感谢你们。有了咱们的交情,才觉得世界的那一块始终是纯净的。。。
 
      希望我们都能怀着一颗时常感恩的心,不去嫉妒,不去仇恨,不去算计,那些,留给另外一面的你吧,好的东西,让爱你关心你的人们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