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关于日志的印象,该是老师们所说的——“今日事,今日毕”,可惜当时对这句话的理解,除了功课作业,再没了。
 
若说日志的前身,嗯,该是日记。不过那时却是被强加的日记,心事不能写,周记还要给老师看。其实人小,也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记的。所以就有了后来——连续一周大雾,也就顺手写了一周的雾——景物描写和心里感受,不重复。
 
而最深刻的一直被记住的,却是从评书听来的那个故事那个人。
具体时间不清楚了,但知道是一部《康熙大帝》连播了一年还多。在书近末时,提到了一个人——张廷玉。这个人物出场本不多,但深深记住的恰恰是书中说他每日朝后必然要做记录,直到他死去。虽说书中的厉害至今还是不通彻,但他的这个坚持却是特别的。因此记下了。
 
再后来,似乎没了什么联系,直到大学。
该庆幸,自己遇到了有启蒙意义的管理学和营销学老师。之后开始大量阅读这方面的书,至今兴趣不减。
在国内的案例中,海尔无疑是耀眼有争议的。它的管理模式,它的决策步调都是特别的。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海尔的“日清”。
“日清”来自海尔的“OEC”管理模式,它主要内涵就是贯穿在工作中的日事、日毕、日清、日高的“日清”制度,也就是全方位地对每天、每人、每事进行清理控制。
 
呐呐,说了好一会儿,终于导到正题。
如果说日清是企业对自身和员工的要求,那么日志该是员工对自身的要求和对企业的负责。也因此,从进入职场开始,日志就伴随着而来,可以说这是对自己和工作的负责,更是对自身发展的一个认识。
 
现在,终于开始“分析日志”,虽然琐碎,虽然辛苦。但考量的东西多了,工作有了一层根据,走的脚步虽被催促,动力却强了几分。
 
日志,获益良多。
 
 
        ——20061110 铭铭 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