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每个人都是主角,他们各自演绎着自己的剧情.
  在剧中,他们的角色很耀眼,即使不淋漓尽致,也无可取代!
                                    --十一月一号

  日子过的真快,零久年十一月一号了!
  今天是老友起贤的生日,一个很美好的日子!
  起贤!起贤!起贤!呵呵,这个名字,是多么的熟悉呀,狠深刻!这个名字,我想,印在此生,便不能再忘却了!这一辈子的历程,这个名字,这个人,我想,将永远不会离场,将会一起走过.
  想起我们的相识,那已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段恍如隔世的岁月.那时的我们,还是刚长小青胡子的青涩男生.那个炎炎的夏季,我们刚踏进高中的校园,我们结识在那个校园,并且有了以后的故事.那个满怀青春的年代,那个忧郁迷茫的年纪,已不复存在. 那年的夏天的知了,逃不离那个夏季,它们的叫声,便成了那年的绝唱.


  有些人注定成为过客,有些风景注定只能在记忆里重生!
  有些事会注定成为回忆,有些语言会注定成为经典!
 

  一些哈的,僵的,不得不说的,别人很难理解的,又忘不了的...

  我想,
  那座小山的厕所会记住那七支白甲的不得不说的故事吧!
  那些篮球框会记住那些春夏秋冬滴落在它下面的汗水吧!
  那个球场会永远记住那几个光头吧!
  那些"凌波微步","三拐"...的招式还会在那个球场重演吗? 
  那些每天在早读课夹着同学的读书声唱歌,或是打字牌的事那个教室会静静的看的一清二楚吧!
  那些每个星期两次请假去文桥取钱的事会是哪辆慢慢摇记住了呢?
  那几杆经常去摸的台球枪现在还在吗?
  晚上说是请病假然后却是去到那个老奶奶的台球室打台球的那个老奶奶还在吗?
  那些爬过的围墙是否现在还有"后来人"去爬呢?
  那两个现在坐在那张以前被流过口水的课桌的同学是否曾想过那张课桌以前曾坐着两个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呢?
  那个食堂的餐桌是否还记得多年前那两个每次都是最后面去吃饭的男生?是否还记得那些因故意抢菜吃时而洒落的汤水呢?
  那个因我们每天晚上聊到很晚而不得不换床铺的彭疏庆是否还记得我们呢?而在那刻我们另不堵哈笑的样子你是否还记得呢?
  那个分不清我们两人名字、说我们是老搭档的高一班主任是否还在那任教呢?
  那个上课总看天花板的班主任是否还是那么哈呢?
  那个说"请到假了,笑死可了"的老师现在是否还记得她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呢?
  那些留在照片上的雪也只会在照片上了,再也回不去了!
  那个卖开口笑说要"几"个的老板娘可能再不会见到了!
  突然很怀念两个人在宿舍抽烟的样子!
  突然很怀念两个人在课间操时干完大的上课铃声响起然后一起奔跑的时刻!
  突然很怀念两个人晚上在宿舍聊通宵的那些日子!
  突然很怀念两个人没事就猜码的哈样子!
  突然很怀念两个人互换衣裤穿的那时候!
  突然很怀念两个人买一样的衣裤穿一样的衣裤的那时候!
  突然很怀念两个人在你伯伯家聊到很晚没烟了叫你伯伯给白甲那个时候!
  突然很怀念两个人走在那条从宿舍楼通往教学楼的感觉!
  突然很怀念两个人看到一个人或一件事然后对视下不说话就狂笑的那种默契!
  突然很怀念那本现在不知道在哪的画过无数次的五子棋的作业本!
  突然很怀念趴在课桌上用脚碰一下然后知道老师来了然后装出一本正经看书的样子的年代!
  突然很怀念那个天天兜里揣纸的年代!
  突然很怀念那句一栋房子住四家人的话!
  
  
  突然发现我们都长的好大了!
  大到不能再呆在校园天天瞎聊疯玩了;
  大到不能经常在一起抽烟了;
  大到不能经常在一起比谁弹的烟头远了;
  大到不能经常在一起喝酒了;
  大到不能经常在一起喝酒整到别人吐了;
  大到不能经常在一起聊天了;
  大到不能经常在一起聊天说哪个哪个相了;
  大到不能经常在一起了!!

 
  零久年十一月一日
  晴
  星期日
  天气凉凉的,北京下了第一场雪!
  很想念远方的缺牙齿,很想抱抱他、拍拍他的背,很想今晚和他在一起醉倒,很想在一起抽一支烟,很想一起唱首<七友><朋友>,很想!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