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京多年,这算是第一次再北上,再过来变化不小。气派的大兴机场,京雄城际,地铁站更是多的像格子一样更加发达。熙熙攘攘的西站居然没什么人流,估计是疫情的原因。

北上出差_其他

我重新规划了下返程,准备从西站坐城际到机场,到黄花机场坐磁浮到南站,再从南站回家,体验下各色交通的便利性。

北上出差_其他_02

时间仓促,白天基本在工作,晚上约了一些人,大多也不在北京,地理活动区域随着工作事业的发展,发生了变化,这大概也是年龄大以后必然面临的一个问题。住西站附近,巧了有个离这不远的兄弟。肚子隆起的像个孕妇,头发还在,还是一如既往的搞笑。他们几个算是带过的团队里比较好的一个团队,如果能重新聚一起搞事情,战斗力相信会爆棚。

北上出差_其他_03

约大学同学(当年我们一行北漂四人唯一在京扎根的兄弟)聊了聊近况,转眼又是五年多过去,人没什么变化,我还是那么瘦,他还是那么有点重量。除了感叹人生境遇、生存发展以外,又扯了扯班里同学的情况,说短不短,毕业十几年,坚守挨踢线的还是有几个的(让一个没有人生经验的高中生,选一个决定自己未来走向的专业,这本来就不是个靠谱的事),多半数已转入他行。帝都机会多,相对公平,但房、户两座大山,足可以劝退很多人,不过依然还是有人在拼搏奋斗,至于未来会怎样就交给未来吧。被劝退的人退居二三线,依然是泥土里刨食,只不过压力相对比较小,机会少是肯定的,权衡后的结果。

北上出差_其他_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