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学故事
 
转眼之间,十几年的教学时间过去了,虽然感觉忙忙碌碌但收获颇多,在平淡的教学工作中能真正感受到和学生在一起的那分 激情和萌动,在自己熟悉的课堂教学中也能感受到来自课堂动态生成的那分美丽和隽永。可以说我的生命因学生而精彩,我的世界因我选择的职业而永远充满阳光。
记得刚刚走上教师的岗位(在长虹乡的一所农村完小),胸中涌动着自豪,紧张和无比的热情。看着这一双双渴望求知的眼睛,自豪自己可以引导他们的灵魂,传授他们解决问题的知识。那一年我 任教的是三年级班主任,刚刚工作就让我遇上了他——刺儿头,刚听到孩子们这样叫他我心中很不解,直到那次数学课他不但不听还影响周围的学生,我用提问的方法提醒他,可是他连站都不站起来。我连叫了几遍,他都不理。我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气向他大声地喊道:“请你站起来!”他一歪头:“就不站!”我气愤地过去拽他,可没想到他本能一躲摔倒了。这可倒好 他哇哇地哭起来,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看到他这样我很内疚,我当时就抱起他送到村诊所进行了处理。放学后,我把他送回家向他家长说明了情况,并作了自我批评,他的家长反过来感谢我对他们孩子的帮助。为此,我更觉得内疚。第二天,我又在班上展开了自我批评,当我说完后,班里很安静,孩子们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刺儿头”红着脸地着头,当时我感到我与孩子们的距离更近了。就在那节课后,“刺儿头”找到了我,向我也承认了错误,并保证今后一定要好好上课,还有其他的学生也向我做了自我批评,从那以后,我们班有了一个自我批评本,而且这个本子不知不觉变成了目标本。
这件事使我在今后的教学中能够不断地进行反思,不得完善自我,孩子们也感到了我的真情,我们彼此互相尊重,我们的课堂教学越来越和谐。
调入华小后,我更加信心百倍,争取在这一个大教育环境下干出自己的一翻事业。那天我准备去上第一节课。上课的时间快到,我开始起身往教室走。上课铃已经响了,我走到了教室门口。坐在门口的同学看到了我的身影,小声 叫道:“老师来了,老师来了。”班级里迅速安静下来。我刚走进教室,就听到两个组长汇报说:“老师,张楠和徐哲的家庭作业没有做完!”“老师,程颖、余亮几个人也没有交做作业!”我的脸上布满了一层寒霜。不做作业的人这么多。这次一定要给他们点厉害瞧瞧,让全班同学都印象深刻。否则今天这些人不交,明天那些人不交,那还了得?我在心里嘀咕着。“什么?反了,家庭作业 居然没做?”我近乎吼叫起来,“没交作业的,站出来!”此时,我满脑子想给这些学生一个“下马威”,“杀一儆百”,所以我态度非常严厉,不停地批评着学生。正在我起劲的训话的时候,一名学生却走上来说:“老师,您别动,您身上有一只小虫子,我帮您拿掉。”然后又急忙跑回去站好,去继续他的“反省”。此时此刻,我被一阵强烈的情感震撼着,有点心神不定,反复说服自己头脑要冷静。还是先问问他们吧。于是,我尽量控制自己,心平气和地询问其中的原因。原来,程颖家庭作业本忘带回去了。她平时是 很听话的,作业也完成得很认真。我看着她那委屈的模样,忙安慰她,并让她课后补起来。我又耐着性子询问余亮,他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老师,我有几道题不会做,我不敢交。我不觉陷入了沉思:在教育教学工作中,我总为班上好学生的出色表现沾沾自喜、津津乐道,要么为差生的出错行为而牢骚满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架势”,又有多少精力花费在像余亮这样的各方面表现都很“平平”的同学身上呢?回忆过去,我常常忽略他们的名字,忽略他们身上的一切“可爱”之处。自此以后,我把微笑 带进了课堂,用一颗平常心去感受学生,面对学生的调皮;我始终用悉心的教诲,讲道理来感化他们,课里课外我少了高高在上的训斥,多了一些善意的微笑,渐渐地我发现学生不交作业、调皮的现象少了,学生们也愿意和我交流、谈心了。站在学生中间我仿佛充满了活力。我想幼小的心灵更需要爱的安抚,让他们在愉快中去主动接受教育教学中应有的磨练,学会用激情去体验精彩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