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鹿,这个让舒迷们又爱又恨的地方,它曾经让98年的舒米梦断疆场,也见证了00年的舒米为法拉利21年后重夺世界冠军。然而就在它行使着最后一次承办f1大赛使命时,给所有热爱舒米的人们留下的无尽的遗憾和无法言语的伤感。天意弄人,这是在他退赛时第一个闪现在我脑海中的词。舒米的引擎爆缸,这对我来说是个已然陌生的情景,上次看到这一幕是在6年前法国,再之前的一次似乎要追溯到98年的澳大利亚。然而近百场参赛发动机从未有故障的舒马赫居然在这关键时刻像被恶魔缠住了一样,灾难竟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降临,让他在那一瞬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隆索超过自己,这是他的倒数第二场演出啊,命运竟然这般无情地剥夺了他苦心拼搏的成果,想到此刻我的眼泪已经无法自制地流下来……
我不禁又想起98年的铃鹿,那也是冠军争夺的白热化但结果令人肝肠寸断的时刻,落后哈基宁4分的舒米在取得杆位的情况下发车时引擎突然熄火,再度起跑后被罚至最后一位发车,但他在进第一个弯时狂超8辆×××、在第25圈时已经奇迹般地上升到第三位,就在他为总冠军做出孤注一掷的拼斗时,以前稳定性超强、并已确定是“最后一次”为f1提供轮胎的goodyear突然掉链子,右后轮地突然爆胎让舒米彻底与那年的总冠军绝缘……一样的情势、舒米一样的拼搏、一样的“最后一次”,结果却也是一样的令人唏嘘……而在今年,即将消失在f1赛程中的铃鹿赛道仿佛要抓一个“同路人”和它一起退出,而它“抓住”的却是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舒米……
七夺总冠军、几乎囊括所有纪录的舒米已经让车迷感到满足,即使他退役或得不到世界冠军,依然无法抹灭他在爱他的人心中那无法撼动的地位。然而一直将舒米在逆境中奋勇前行视为他最闪光最可爱之处的我来说,却一直拥有一个小小的遗憾——我还没有亲眼见过他成功的上演年度大逆转(他的总冠军全部都是在赛季初一路领先,即使中段遭遇波折,但最后仍能守住胜利果实的取得方式),97、98两次他都没能赢到最后,而今年也是前景渺茫,我总觉得老天一直亏欠永不言败的他一次酣畅淋漓的完整胜利,让他上演地一次次绝地大反击每每以壮烈的退赛而告终……然而,在看到舒米退赛后平静地与工作人员握手甚至试图抚平他们郁闷的情绪时,我突然觉得,我之前思量的一切遗憾都不重要了,他已经达到了看破胜败的境界,已经在喧嚣的×××界领悟到了平和安宁的最珍贵心态,那些纯属“身外之物”的名誉又怎能左右他?无论冠军与否,无论成败得失,在爱他的人心里,舒米永远是惊涛骇浪淹没不了的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