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去参加了一天的CSDN软件英雄会,对国内互联网行业的业内人士有了短距离接触。
近来创建Facebook,加入“海内”,玩“豆瓣”,吃“鲜果”,去“抓虾”,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成为国内Web2.0 的门外汉,Blog+MSN的沟通模式显得老套而没有效率。
 
以后开会都叽歪一下
参会的第一个好处是发现了叽歪网,这是一个MiniBlog的网站,在会场所有的人都可以通过短信直接把信息发到大屏幕上,比如看到,“看到吴莹莹了,在第三排”。我才知道我这一排坐着网上前段热炒的成为跨国软件公司亚太副总裁的那个才女。我要是在知道有叽歪这么个东西,在公司年会上架一个屏幕,直接看到上面人的奇奇怪怪的话语,气氛肯定不错。
这不就是溜号传字条吗。我小时侯是个喜欢溜号的学生,小学三年级看因为看窗外的大树被老师叫起,
“你在看什么”
“在看树上的鸟有几只”
“有几只啊?”
“五只”
昨天看很多人都不时瞟一眼叽歪的屏幕,我想起这个故事,喜欢溜号是人的本性,人有权选择不注意自己没兴趣的东西,关注一些没意义的话,这是一种放松。
 
机器翻译,智能搜索和互联网
上大学时人工智能还挺热,日本人花了很多钱去研究专家系统和规则如何提高机器的智能。昨天听了三个人的演讲,发现人类的认知的非线性特点。那条人工智能的不归路,现在在互联网上看到了希望。
Google的首席战略管郭去疾的演讲不错,斯坦福的MBA做传教士有章有法。他提到Google的中英文翻译只有三个人做,还都不懂中文,他们的办法就是利用互联网这个庞大的库做匹配,从他讲的两个例子看结果还不错。搜狐的副总王小川谈到他的搜狗输入法,也是这个思路,搜索的重点不在找到,而在通过互联网这个大库来对人的意图进行猜测。
通过存储在互联网的信息来猜测人的取向和意图,在豆瓣上也是重点,把人际网络和智能搜索联系起来,听上去特有商业价值,就是不知道人类的爱好会不会被机器算法所决定。因而失去了即兴的乐趣。人的意图全有庞大的计算机群和算法来分析,也挺可怕的,真有那么一点,估计就没有诗人了。
 
刘韧说开复
晚饭时与刘韧同桌,以前看过他的两本《知识英雄》,当时很感动。讽刺的是,后来发现他把那些人写得太好了,他听我的话后说“那时还年轻”,“现在在学习《经济学人》对人盖棺定论的写法,以后早晚要找个时间把那些人重写”。后来提到李开复最近的逃税风波,刘韧还写了篇文章来讽刺李开复,的确,一直想把自己打扮成现代孔子的李开复逃五百万的税,这事真的说不过去。我想起另一个,也给在教育年轻人的潘石屹,难道一边立牌坊一遍当×××已经成为他们这代人的文化。
估计现场的很多人对老周印象深刻, 这里就不多谈,最后感谢CSDN办了一次印象深刻的英雄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