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1月27日单位正式放假以来,自以为可以过一阵幸福的居家生活,可居家生活看似很享受,其实却很忙碌(哈~除了睡懒觉),连上网的时间都没有,令人郁闷的是不知道在忙些啥,充其量就在家里睡睡懒觉、收拾收拾杂物、整理整理房间、洗洗衣服、晒晒被子、做做蛋糕、送送饭……只是做了些琐碎事,时间就混迹在琐碎事中悄然无声地流失了……于是进行了自我安慰: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一切的一切都在为过年作准备,反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过年,那就甭计较做过神马了。
    小年夜在婆婆家提前吃年夜饭,带去的双色手工饼干被外甥女怀疑为是否烤焦了(曾经有那么一回把饼干烤焦了,老公不知吃了后我问他是啥滋味,他说巧克力味,我老实坦白道是烤焦了,女儿大笑不已并把此事当典故说给她姐——我外甥女听,无怪乎外甥女有此疑惑)我赶紧解释那双色中带深色的是可可粉做的,小姑在一旁也帮腔说哪有饼干半块焦半块不焦的,于是外甥女放心大胆地吃起来,看她吃过赶紧问好吃不,很给力地回答好吃,于是让她的舅妈——我大感欣慰,心叹为这饼干没白折腾到凌晨3、4点。
    据说“年”是一头怪兽,头长触角,凶猛异常,为了防止它乘虚而入,我们吃罢年夜饭早早回家守着了,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大年三十,快晌午了,我们还在酣然入睡中,老公忍不住了,决定反守为攻,要向“年”发起总攻,在老公再三催促下全家起床进行最彻底的大扫除,经过一系列的“理、扔、擦、抹、洗、拖”等措施后,小家焕然一新,哈~这么整洁的家想来那“年”兽是不会来侵犯了吧!
    今晚要陪母亲在医院里吃,所以把昨晚从婆婆家带回来的菜全部都烧过(老公戏谑我这个媳妇比强盗女儿还强盗,哎~今明两天他们全都吃素,这么多荤菜不吃掉多浪费呀,我还不是为了节约着想,我冤,无处可伸哪!唉~算了,含冤连同荤菜一起吃到我肚里吧,这叫入肚为安,哈哈~),又煮好母亲的粥,再带一箱水果去医院,去的路上异常冷清,几乎见不到车辆,女儿大呼:“好爽呀,真比无车日还要无车”。
    到了医院,给看护的私人阿姨一个红包,感谢她一年来对母亲的照顾,又为父亲前两天骂人向公家阿姨陪不是。每年医院会在年三十那天晚上免费赠予每个病人一份二荤一素的晚餐,让人感觉很温馨,不错!在陪母亲吃过晚饭后,又上父亲那里聊了一会天,陪他看会儿电视,今天感觉他精神还好(父亲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在医院折腾一回,总感觉他越来越象小孩,脾气捉摸不定,安抚他不行,凶他也行不通,他自行其事,所以对他很无奈)。
    女儿打来电话说他们来接我走,我让女儿上来跟外公外婆打过招呼,在跟母亲道别并说明天来陪她(因年初一私人阿姨要回家过年)后,与女儿就上车回家,与我们一起到家的还有婆婆,她因要在12点后上寺庙烧香去(已经多年形成的习惯)。
    回到家,已经八点过了,春晚已经开始了,打开客厅电视、空调,四人聚在一起边磕着瓜子边看春晚,一会儿不见女儿人影,猜她跑书房上网去了,果然不出所料,于是让她到客厅来上,别冻着了,其实我跟老公也是一心两用,边看电视边发短信,白天传来的祝福短信还没空回过,趁现在有空寻思着赶紧把认为要发的人全挑出来或群发或单发地一一发送,随着时间越走越晚,短信路上越来越堵,最后短信交通瘫痪,发的都说发送失败,晕~搞不清那些发了哪些没发,哎~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的心意已发就算传递出去了,也算短信祝福任务已完成了。
    只有婆婆是最认真的,除了看电视别无两心,我冲了一个热水袋给她暖手,她看着看着把热水袋放在背后当枕头,人开始迷糊起来,她老人家为了信仰而熬夜,真难为她了。看着婆婆,突然想到母亲,以前母亲健康的时候都没好好陪她看电视,现在再怎么陪她都不能让她感觉幸福了,唉~人为什么总是在失去后才领悟到曾经的拥有……
    对春晚的节目是好是坏不是很在意,只是在婆婆说起我也应声着,其实知道春晚是流于一种形式,每年都要形式一下,仅此而已,要想把十多亿的全国人民一起娱乐化了还是比较困难的,只因众口难调,随着节目的进行越来越接近12点,屋外听到爆竹声,那是心急的人开始燃放起爆竹来……12点差5分,老公看看差不多时间也下楼放爆竹去了。
    “嘭……啪”我们跑到客厅窗口看着烟火爆竹此起彼伏地在天空升起、绽放、落下…… 天空被忽明忽暗的烟火照耀得绚丽多彩,星星为之黯然失色,敏感的汽车争先恐后地闪着灯、拉大嗓门儿发出尖锐的海豚音欲与烟火爆竹争高低,只叹被完全掩盖在一阵阵×××的轰鸣中,可怜的车儿叫到最后已经声嘶力竭,只是象婴儿般无力地啼哭着……
    女儿边跟她老姐热火朝天聊着,边不时惊叫,原来她的同学都在零点后开始齐刷刷地上来冒泡发祝福,她老姐说了一句话“现在的社会就是好,不花钱也可以看到烟火大餐”说的真有水平,令人回味无穷,想把它看作夸讲呢还看作讽刺,就看你怎么想了。婆婆在看了烟火的璀璨绽放后不禁感叹道“要是把这放烟火的钱省下来捐到灾区不知道要有多少呢”,我回答婆婆道:“捐的钱都不知道去向,还不如不捐,拿来放掉好”,两代人的观念,哦~加上我就是三代人,想法都各不相同。
    渐渐地爆竹声、烟火声开始稀稀拉拉起来,老公带婆婆烧香去了,我催促女儿赶紧洗洗睡了,我也捧着本本上床(嘿~总算轮到我上会儿网了),大年初一,我直奔家园而来,这时候的家园真安静,就如傍晚人际罕见的马路一样,我左看看,右瞧瞧到处闲逛着,先逛了首页再看来主页,查收我的短信息;论坛里已有不少祝福帖子,跟帖、跟帖、再跟帖,把祝福进行到底;玩一下点石成金吧,家园论坛下载博客技术圈自测门诊知道博客大赛一个都不能少拿钻石,之后又在微博留吉言;再跑到我的博客里想写篇博文表达一下感受……不知不觉中感觉天在放亮,哦~白天还要陪母亲呢,先隐藏着不写了,回头再来补充,赶紧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