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睡着了,我起身来到书房,电脑还开着,打开网页上51家园来,是论坛频道,一眼看到一个醒目的帖子【8月8日 小废物生日 欢迎大家踊跃送祝福】,哦~8月8日了,小废生日了,是该要去祝福的,在送去我的祝福和礼物后,回到自己的博客上,想写下一份祝福,这份祝福是送给我母亲的,因为我知道在她的×××上,在一长串的数字中间很清楚地写着“0808”,母亲曾经说过那×××弄错了,上面写的日期不是她的生日,她的生日是阴历八月初八,我问她那阳历是多少,她回答不记得了,于是乎,我们就按×××的来记住母亲的生日。今天,是她的生日,我却想不出我的祝福话该说什么,脑子里全是她坎坷一生的回放,她的童养媳生活、她的抑郁症、还有那晚抢救室里大出血的一幕……
      天逐渐放亮起来,我们所有人都在等,无声地等待着那挂架上的那瓶盐水不再滴落,等待着已经被医生宣判回天乏术的母亲离我们而去……
      透过那晶莹的水滴仿佛看到了母亲的心正随之有节奏地跳动,这时候的我只是把希望寄托在那水滴上,指望它不要停止,一滴…一滴…盐水始终不紧不慢地落着,一瓶用完又接上另一瓶……
      天大亮了,阳光爬上阳台透过玻璃窗射到房间来,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床上母亲静静地躺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身体不在流血了,母亲一点要走的迹象都没有,是母亲不愿意抛下我们,还是我的祈祷起作用了?哦~不得而知,我只知握住母亲的手欣喜若狂,陆医师过来了,他无法解释一个濒临死亡的人仅仅靠一瓶生理盐水什么药都不用就能活下来的这个现象,只说是那是5%意外,我不知道该说啥,我是应该怀疑医院的医疗水平不能准确诊断我母亲的病呢,还是真的冥冥之中有股不为我们所知的神秘力量在起作用?
      医生们重新制定了医疗方案,不再用止血剂了,用药还是回到了以前在14楼神经内科时用的药,只不过现在住在17楼,大约呆了二十天左右,陆医师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这里的病区是体内器官方面的治疗,我母亲现在已经止血,不再属于治疗范围,我母亲可以转到14楼继续进行脑部治疗,或者到新病区进行康复治疗,不过他建议到康复中心去,因为脑梗塞的后果是肢体部分不能动弹,人也不能言语,这病需要通过康复中心来进行锻炼逐步恢复肢体功能,而且这个康复是有期限的,要在发病后的三个月内进行康复治疗才有恢复的希望,超过半年基本上没有恢复的可能,我掰指一算母亲从发病入院到现在已经有50天了,说的也是,母亲的病情一直很稳定,在这里每天也就挂挂盐水、吃吃药,可是却没有进行肢体锻炼,我同意转病区,我请他帮我联系。
      陆医师在联系到新病区有床位后通知我们转了过去,在新病区里,有很多康复设备,这里看到有许多跟母亲一样的病人,还有一些出交通事故需要康复而住进来的病人,看着他们在做康复训练,我对母亲的康复有了信心。可是接手的姚医师说的话让我心凉了许多,他说一般脑梗塞都是在发病一个月内来做康复治疗的,越早越好,可母亲经过一番周折都快两个月了才来,已经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要恢复起来有可能要困难一点,还有要看她自己如何来配合治疗,因为这个康复起来会很难受的,如果受不了就治疗不下去,我说能不能先恢复她的语言功能,他白了我一眼说这是最难恢复的,你的肢体都没恢复好如何来恢复语言?他初步制定康复方案为:各关节活动度训练、吞咽功能障碍训练、单纯直流电治疗、慢性小脑电剌激术四项,如果治疗得好,可以再考虑进一步的语言方面治疗。
      于是母亲每天进行着各种训练,每种功能训练一天两次,那些仪器通过贴片粘在母亲身上,母亲受不了就用那只会动的左手把那些贴片一个个拔下来,我阻止母亲去拔,母亲不听,自顾自拔,我急了,忍不住说她,说如果仪器做起来不痛的话是没效果的,我一直以为母亲是很吃苦耐劳的,所以也希望母亲能忍受住理疗的痛楚,这样可以尽快好起来,可是看得出母亲不能忍受,而且还因为我阻止她拔贴片而不愿意理我,因母亲的不配合,一个月下来治疗一点进展都没有。
      唉~当在我们所有人都以为母亲不行了的时候,母亲硬是创造奇迹挺了起来,我总以为母亲还会再一次创造奇迹能站起来,可是这一次在我们期盼中奇迹不再发生,母亲忍受不了治疗的痛苦而放弃了康复治疗,我知道这一放弃意味着母亲会永远也站不起来了,我对母亲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可是看着母亲痛苦我又很心痛,那时我真的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已经两个月没上班了,单位里师傅一个人做两个的活,我让他重新再要人,可他为了我回来能仍在这个岗位上做,硬是没要人,我不忍心让他做下去,于是上班去,上班后母亲又跟看护她阿姨起矛盾,不要她服侍,医生又在说这样的治疗是不起作用的,整个事情陷入僵局,无奈,只有托人让母亲转院。
      转过去的医院是原来的分院,住的都是跟母亲一样瘫痪在床的病人,这里不再做康复治疗,过去的时候母亲很开心,因为新唤来的阿姨母亲也很满意,母亲的主治医生张医师来查房时问她这里好不好,母亲开心地冲他笑了,而且还点点了头,母亲已经好久没笑过了,看着母亲的笑我心里稍微有些宽慰,希望母亲能在这里过得开心。
      唉~转眼间,已经三年过去了,基本上每天晚上如果没事都去喂母亲吃饭,母亲的身体状况已经大不如三年前了,从那时可以吃下满满一盒饭到现在只能吃稀饭,吃饭时间也由半小时逐渐延长到现在的一个小时甚至更长,因为她的一口曾经让她很自豪吃小核桃不用工具的牙齿已经一颗颗齐根脱落了,母亲更加虚弱了,有时候看着母亲我会想很多,感慨也很多,特别是对生活的认识,有好多事让我看了很透很透……
      前两天在论坛里看到有人在发帖子说想死,但是没有勇气,我虽然不知道他因何事想不开要寻死,可是他这种选择却让我有了种莫名的悲哀,他好好的,可以选择死,可是母亲却什么都不能选择,她不会说这饭是否好吃,这药是不是很苦,这针打上去是不是很痛,什么都说不出来,连身体有何不适都不能表达,她身体好不好我也只能通过喂她饭看她吃不吃得下来判断,更别说让她选择死,如果能让她选择的话,我想这样毫无质量可言的生活换了谁都会选择死,因为死都要比这样活强,可是……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只有无奈地活着,有时候我去看她时,叫唤她看到她冲我笑,那时我会很开心,可有时候叫她什么反应都没有,看都不看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很痛苦,那时我倒希望她智力只达到婴儿程度,那样她可少受许多痛苦。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祝母亲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to you, my dear mum!wish you happy everyday.
      唉~母亲的世界也许我永远也进不去,可我还是真心希望她能在她世界里永远快乐,希望她的下一辈子能遇到真心对她好,能宠她爱她的人,过上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