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3·15”,全社会都在大谈服务。正好新闻正在报道路透社记者遭遇“中国博客门”事件,让我想起了媒体的服务。

媒体是什么?是为大众或特定人群提供信息服务的机构,也就是说,媒体“生产”和“出售”的是信息,这与汽车企业生产和销售汽车没什么两样 。同理,媒体也自然应该有自己的产品质量和服务标准,保证自己的产品没有质量问题,而且有售后服务。

但是,由于媒体的特殊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引导”性,导致媒体的质量和服务无从考究:读者出于长期对媒体的信任,从产品(也就是信息)的主人变成产品的“奴隶”;广告客户原本更是媒体的“埋单者”,但同样不可能享受“上帝”的待遇,横七竖八的潜规则让他们不敢有丝毫造次,甚至在某些媒体的某些情况下,钱掏得不爽快反而会遭遇“棒杀”的风险。

然而事情的客观规律是不可违背的。媒体、尤其是平面媒体(报纸和刊物)最近几年的发展步履艰难,可以说就是上述不正常情况的必然结果。这里面的实例太多了,老杨自己是做IT的,因此不评论别的,就说说IT媒体。

1998年到2000年是IT行业的“黄金”阶段。这里加引号有多重含义。当时的辉煌一方面是IT技术本身的确当时飞速发展——当时一年的新技术可能比最近三年的都多,更重要的是,IT企业找到了很多“冤大头”(风险投资)来合作,花别人的钱干自己的事情——当然,IT企业自己也是充满信心的。这些都没什么,因为客观上这种机制是对IT整体发展起到非常大的促进的;然而有个行业也迅速发展起来,这就是IT媒体。

中国的IT媒体应该起源于80年代初《计算机世界》的创刊,之后《中国计算机报》、《中国计算机用户》、《电脑报》等一系列媒体相继创刊,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初步形成一个体系,无论新闻报道、应用技术等,都有了一定的发展。应该说这个时候,IT媒体还是发展的比较顺利和正常的。但是,当IT的“黄金”季风吹来,IT媒体的发展态势迅速打破。由于IT企业传播的需要,投给媒体的钱也迅速增加,这不仅“诱导”诸如《中国计算机用户》等原来以实用为主的刊物迅速转向新闻和行业,还迅速催生了一大批以IT企业为核心的“新”IT媒体。

事情就此发生改变。面对推都推不掉的广告费,IT媒体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有了钱就可以请更高水平的人,可以做更大规模的事,进而圈更多的钱。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很容易迷失自己:谁才是决定媒体发展的关键群体?

其实答案谁都明白:读者,只有读者!但是放在当时的环境,这个答案就不太容易做出了。老杨非常尊重的一位老媒体人当时就说,IT媒体有两个上帝:一个是IT厂商(广告主),另一个是读者。这个观点在当时没有几个人认为错误,哪怕在现在,依然是众多媒体的原则。至于老杨自己,当时也在一个IT媒体里当记者,每个月至少也要拿好几百甚至上千的“车马费”(IT企业发新闻等稿件塞给记者的好处费的另一种说法),心里乐颠颠的,根本就无暇思考这些问题……

五年过去了。

这五年里,情况在一点点的变化:IT媒体的读者一天天变少;广告的数量在一天天变小;IT厂商对媒体的信任在一天天变弱……

再过五年……???!!!

也许对单个媒体而言,情况并不全部一致,相反,也出现了若干重视质量而且取得了相当成功的媒体;但就整体而言,老杨自认上述情况并非危言耸听。

这就是不重视质量和服务的必然结果,媒体,当然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