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得不反思长久以来社会存在的精英理念。首先,这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最好理想指南;其次,因为精英的存在,世界前进的脚步反而放缓了。精英就是至少一方面比别人强的人,因为强,所以理应有权,理应多得。这里似乎没有什么问题,总不能让懒汉去享福吧。虽然很多人因嫉妒精英的才能而反对精英,但真正让勤快的人和懒惰的人平起平坐时,就会发现那种反对是可笑的。我之所以反思精英理念,是因为发现想做精英的人太多了。精英两字必须同时起作用,才可以称作精英。没有真才实学的人靠见不得人的手段获得头衔,势必精不再精,英不再英。但是只要有精英这个名号的诱惑,那种偷鸡摸狗的现象就难以杜绝。当精英群体中混入了不“英”之人,那么为了维持“精”的标准,那些真正有才的人就会被赶出去,而且新的英才也难以进入,最后精英群体名存实亡了。

真正的精英,靠物我两忘,旷世情怀而为人瞩目,并不依靠衣食住行与别人区分;而虚假的精英则肆意挥霍这种荣誉感,他们成功的法则就是保守秘密。要想成为真精英,必靠开拓精神;成为假精英则只需模仿,说白了就是造假。别人盖了三层小楼,内部装潢精美,布局合理,用料科学,他则必盖五层建筑,高调宣传却谢绝参观,实则外强中干。于是,真精英虽特立独行,但能造福百姓,深入人心;假精英则与大众渐行渐远,因为距离稍近,吹起的泡沫会被刺破。

大众既能孕育真正的精英,又是假精英的源地。更多的人渴望做假精英,这最伤真人,因为真人为救世,最后发现救的是冷血的敌人。

人们愿意去造假,是因为自卑,希望打击别人自尊心来缓解自卑。而进一步造假是因为恐惧,害怕别人打击自己的自尊,害怕被识破而不能再去打击别人。之所以自卑,是因为生下来就被灌输了贵贱的观念。既然付出再多也未必成功,不如早些放弃,追求败得合情合理,这是多少人在贵贱的分水岭前做出的选择,从此走上自欺和欺世的道路,路越走越窄,饥寒交迫,就心生歹计,用别人的血肉充饥,骨架铺路,社会溃如丛林,生存全靠侥幸。在这条路上出生的人是无辜的,他们认命后就不得不去杀人,否则就会被杀。只有抗争的人才能冲杀出去,靠真正的情怀去获得真正的快乐。相信再污浊的地方也能开辟出一片净土。

不再相信那些虚伪的滴血的社会规则,去做一个真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