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网易:
  http://news.163.com/09/0604/22/5B0DLSV40001121M.html
    
  白宫提供的奥巴马开罗大学演讲稿:
  
   
  {我来此地,就是要在美国和穆斯林世界之间寻求一种全新的开端。}
  我很荣幸来到开罗这座永恒的城市,并受到两所卓越的院校的款待。过去一千年来,阿兹哈尔(Al-Azhar)就是伊斯兰教义传播过程中的一盏明灯;过去一个世纪,开罗大学则是埃及前进的动力。你们一起展现了传统与发展之间的和谐。我对你们和埃及人民的盛情表示感激。我也很骄傲的带来了美国人民的善意,以及美国穆斯林对你们的问候:assalaamu alaykum(愿安拉赐您平安)。
  我们于此刻相会,正值美国和全世界穆斯林的关系紧张,这种气氛根植于历史,与现在的政策争论毫无关系。伊斯兰与西方世界共存与合作已长达几个世纪,同时也存在冲突甚至宗教战争。就在最近,这种紧张关系得以升级,罪魁祸首包括否认许多穆斯林拥有的权利和机会的殖民主义,以及政治冷战。在冷战中,穆斯林国家经常被认为是某些势力的代理人,而自己的渴望却被忽视。此外,由现代化和全球化带来的巨大变化,也令许多穆斯林认为西方对伊斯兰传统怀有敌意。
  暴力极端主义者已经在数目小但却力量大的穆斯林中制造出了紧张局势。2001年9月11日的袭击以及极端主义者对平民那接连不断的***,这一切使我的国民不单单把穆斯林视作对美国和西方社会的威胁,也把穆斯林被视作是对人权的威胁。
  但凡我们的关系是由彼此的所差异决定,我们就会纵容那些播种仇恨而非和平的人,那些挑起冲突而非平复冲突的人,然而,正是那些平复冲突的人才能够使我们的人民达到正义和繁荣。这个猜疑和混乱的圈子必须得到终结。
  我来此地,就是要在美国和穆斯林世界之间寻求一种全新的开端;这种开端建立在彼此的利益和相互的尊敬之上;建立在美国和穆斯林并非只能存一,不需要相互竞争的观点之上。恰恰相反,美国和穆斯林世界是相互交叠的,遵循着共同的价值观:正义和发展的价值观;以及宽容和人类尊严的价值观。
  诚然,我知道变革不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没有什么演说可以消除多年的猜疑,同时,此时此刻的我也不能医治在这一点上所有的沉疴。但是我已经证明了一点:为了前进,我们必须说出自己的心里话,那些常常是在彼此在背后才会说的话。我们必须学会倾听彼此、互相学习、相互尊重;我们必须寻求共识。正如《可兰经》中所说的,“感受安拉的存在,永远诚实。”这也是我一直在试着做到的一点——尽我所能地说实话,谦恭地面对我们眼前的工作,牢牢地守住我的信念,相信这样一点:作为人类之间我们共享的利益远比那些把我们分开的力量要强大得多。
  此信仰部分根植于我自己的经历。我是个基督教徒,而我的父亲来自一个肯尼亚家庭,世代都是穆斯林信徒。小时候,我在印度尼西亚生活过几年,在黎明和黄昏都听到azaan的呼唤。年轻时,我在芝加哥社区工作,在那里,许多人都从他们的穆斯林信仰中找到了尊严和平静。
  作为历史专业的学生,我也知道文明对伊斯兰教犯下的罪孽。是伊斯兰教——在像艾资哈尔大学这样的地方——展开几个世纪的学习,为欧洲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铺平了道路。是穆斯林社区的创新开发了数学秩序;磁罗盘和航海工具;钢笔和印刷技艺;使我们了解疾病如何传播,又该如何治疗。伊斯兰文化为我们提供了宏伟的拱门和直插云霄的尖顶;永恒的诗歌和珍贵的音乐;优雅的书法和平静思考的地方。纵观整个历史,伊斯兰已经通过文字和实际行动证明,宗教宽容和种族平等的可能性。
  我知道,伊斯兰也一直是美国历史的一部分。第一个承认我国的国家就是摩洛哥。1796年,我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在签署《黎波里条约》中写道,“美国本身没有反对法律、宗教或穆斯林宁静的敌意性质。”建国以来,伊斯兰信徒为美国的富裕做出了贡献。他们在我们的战争中战斗;为政府工作;主张公民权利;开创企业;在大学教书;在我们的竞技场表现突出;赢得诺贝尔奖;建造我们最高的建筑,还点燃了奥运火炬。最近第一位穆斯林-美国人被选入国会时,他宣誓捍卫我们宪法所用的神圣《古兰经》,是我们的一位建国之父托马斯·杰斐逊保存在自己私人图书馆中的。
  在来到伊斯兰教的发源地之前,我已经在三个大洲上接触过它。过去的经历使我坚信,美国和伊斯兰世界国家之间的合作关系必须建立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我觉得我有责任消除人们心中对伊斯兰教存有的成见。
  但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穆斯林对美国的看法上。正如穆斯林并不粗鲁一样,美国也并非一个自私自利的国家。在人类所取得的所有进步中,美国的贡献是非常之大的。我们也是通过抗争才赢得了独立。我们的建国理念是人人生而平等,数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在为实现理想而斗争,也为之抛洒过热血——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全世界范围内。美国包容着多元的文化、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这一切都只为了实现一个简单的理念:合众为一:“众人戮力,只为一心”(E pluribus unum: "Out of many, one.")。
  过去的一切已经证明,一个名叫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的非裔美国人也能被选为美国总统。但我个人的经历并没有那么独特。虽然并非每个在美国的人都能实现心中理想,但对于每个踏上美国土地的人来说,他们的梦想都会得到尊重——现在,包括近700万在美国的穆斯林在内的人都享受着比普通人更高的收入、更好的教育。
  此外,美国的自由与实现宗教信仰自由密不可分。这就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每一个州都有一所清真寺的原因,我们国土上有1200多所清真寺。这同样也是美国政府致力于保护妇女和少女有权戴穆斯林头巾的原因,谁要是阻挠必将受到处罚。
  因此毫无疑问:伊斯兰教是美国的一部分。我相信在美国这片土地坚持真理,无论是什么人种、什么宗教或生活在何处,我们所有人都有共同的愿望——我们想要和平安宁的生活;我们想要接受教育和有尊严地工作;我们热爱我们的家庭、社会和我们的神。这就是我们的共性。这就是我们全人类的愿望。
  当然,认识到人类的共性只是我们任务的开端。仅仅靠耍嘴皮子并不能满足我们人民的需求。只有当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大刀阔斧地行动;只有当我们懂得面对的是人类共同的挑战、认识到无法满足这些需求就是损害是我们全体利益的时候,人民的需求才能得以满足。
  
  
  {我们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最近我们吸取到的经验是,当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削弱时,各地的繁荣也将受到打击。当一种新型流感感染了一个人,那么所有人都有危险。当一个国家推行核武器,那么所有国家遭到核武器袭击的危险性就提高了。当极端分子在一片绵延的山区活动,那么大洋彼岸的人也会陷入危险之中。而无辜的波斯尼亚和达尔富尔人被×××,成为我们公德心上的污点。这就是在21世纪共享同一个世界的含义。这是作为人类我们对彼此的责任。
  这是一个很难履行的责任。人类历史经常记录着民族和部落为了实现他们自己的利益而相互斗争。可是在这个新的世纪,这种做法会弄巧成拙。因为我们是相互依赖的,所以任何那一个国家或者组织的成员凌驾于其他人之上的行为必将失败。因此,不管我们怎么看待过去,我们都不要束缚其中。我们的问题必须通过合作解决,必须共同进步。
  那不意味着我们会忽略紧张局势源头。实际正好相反:我们必须正视这些紧张事件。因此,在这种精神指引下,让我对一些具体的问题尽可能清楚和明白的做出解释,那就是,我相信我们最终必将共同面对。
    
  1-我们必须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是各种形式的暴力极端主义。
  我曾在安卡拉明确表示,美国目前没有,也不会和伊斯兰世界开战。然而,我们对那些给我们的安全造成极大威胁的暴力极端主义分子不会手软。这是因为我们不欢迎那些全世界各种信仰的人民都不欢迎的事情:滥杀无辜的男女和儿童。作为总统我有义务保护美国人民。
  目前阿富汗的局势表明了美国的目标,我们需要为此共同努力。 七年前,美国对抗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行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在有些事情上面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做出必要的行动。我知道有些人对9/11事件有疑问。但首先让我们明确一点,基地组织在那一天杀死了大约3000人。这些受害者包括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男女和儿童,这些无辜的人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他人的事情。然而,基地组织选择无情地杀害这些人,借此***事件宣传自己,即使现在仍坚持大规模杀戮的理念。他们在各国都有分支机构,并且正试图扩大势力范围。这些不是可以辩论的观点,而是不容争辩应当得到处理的事实。
  不犯错误:我们不想让我们的军队驻扎在阿富汗。我们不想在那里有军事基地。失去美国的年轻人对我们来说是痛苦难忍的。继续这样子的冲突代价太大,政治上也阻力重重。如果我们能够自信的说,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没有坚决要杀死尽可能多的美国人的暴力极端主义分子, 那我们将非常乐意将军队里面的每一个人带回家。但是现在,还不行。
  所以我们会参加46个国家的联合部队。尽管付出了代价,美国的承诺不会变弱。真的,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应该容忍这些极端分子。他们在那么多国家杀人。他们杀死了不同信仰的人们,而其中最多的就是穆斯林。他们的行为对于人权, 国家的进步,还有伊斯兰都是难以想象的。《古兰经》教导说:如果杀了一个无辜者,那就好像杀死了全人类,而如果拯救了一个人,那就好像拯救了全人类。10亿多人的持久的信念要比一部分人的狭隘的仇恨强大的多。与暴力极端主义分子的战斗中,伊斯兰不是其中的问题的一部分,而是促进和平的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也知道,单单就军事力量是不能解决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问题的。所以我们计划在未来的五年之内,每年投资15亿美元与巴基斯坦人们一起建造学校,医院,道路,还有商业,还将投资数千万来帮助流离失所的人们。所以我们会提供28亿多美元来帮助阿富汗发展他们的经济和输送人们日常需要的设施。
  同时我也想谈谈伊拉克的问题。与阿富汗不同,对伊拉克的战争是个可选项,是否应当开战在我国和全球各地都有巨大分歧。虽然我相信,伊拉克人民在摆脱萨达姆·侯赛因的暴政统治后比以前过的好,但是我也相信,伊拉克事件提醒美国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应选择通过外交手段和建立国际共识的方式解决我们的问题。在此我想引用托马斯·杰佛逊的话: “我希望我们的智慧可伴随着我们的力量一起成长,并同时教导我们,使用的力量越少意味着我们越强。”
  今天,美国肩负着双重责任:一是帮助伊拉克建立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二是把伊拉克交还给伊拉克人民。我已经明确向伊拉克人民承诺,我们不会在伊拉克保留军事基地,也不会争夺其领土和资源。伊拉克是具有独立主权的。这就是我下令在明年8月前撤走我们的作战旅的原因。这也是我们履行我们和伊拉克民选政府的的协议。将于7月把作战部队撤离主要城市,并且在2012年全部撤军的原因。我们将帮助伊拉克建立自己的安全部队并发展经济。但是,我们只将作为维护伊拉克安全和统一的伙伴,并不会成为它的靠山。
  最后,正如美国绝不容忍暴力极端主义分子,我们绝不会改变我们的原则。 9/11对我国是一个巨大的创伤。由此引发的(对伊斯兰世界的)恐惧和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但在某些情况下,这使我们的行为违背了我们的理想。我们正在采取切实行动转变方向。我已经明确禁止美国政府使用酷刑,并已经下令在明年初关闭关塔那摩监狱。
  因此美国在保护自己的时候,会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和法规。而且我们将和也遭受威胁的穆斯林共同体一起这么做。极端分子越早被穆斯林世界孤立和拒绝,我们大家就会越早得到安全。
  
  2-我们必须探讨的第二个导致紧张局势的主要源头是以色列人、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世界之间的情况。
  众所周知美国和以色列的紧密结合。这种结合是牢不可破的。它是基于文化和历史的粘连,还有公认的对犹太人家园的渴望,它根植在犹太民族悲惨的历史里,不容否定。
  全世界的犹太人被欺压了几千年,欧洲的反犹主义在一场空前的大×××中达到极致。明天我将访问布赫瓦尔德集中营,它是犹太人被第三帝国奴役、折磨、射杀和关毒气室×××的众多集中营里的一个。600万犹太人被×××--比今天以色列国犹太人总人口还多。否定这些事实是毫无根据的、无知的、可恶的。以毁灭的言辞或重复关于犹太人的卑鄙的陈词滥调来威胁以色列,是极端错误的,而且只会唤起以色列人最惨痛的回忆,这将妨碍这个地区的人民得到本应享有的和平。
  另一方面,不可否认,巴勒斯坦人民——穆斯林信徒和基督教徒——在寻求家园的过程中遭受了磨难。他们忍受了六十多年的痛苦和动乱。许多人在西方的难民营、在加沙以及周边地区等待着他们从未享受过的和平安全的生活。他们每天都忍受着大大小小来自占领军的屈辱。因此,毫无疑问,巴勒斯坦人民的处境是难以忍受的。美国不会背弃巴勒斯坦人寻求尊严、机会和自己国家的合法愿望。
  几十年来,出现了一种僵局:两国人民都有合法的愿望,每一个都饱含着痛苦的历史,使得折中的希望渺茫。指指点点很容易——对巴勒斯坦人来说,你可以指出其流离失所是以色列建国所致;而对以色列人来说,你可以指出在其整个历史中,它们在境内外不断受到敌视和***。如果我们只从单方面来看待这个冲突,我们就会迷失真理: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满足两国双方的愿望,即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各自和平安全地生活。
  这是符合以色列的利益,符合巴勒斯坦的利益,符合美国的利益,也符合世界的利益。正因为如此,我愿意付出这项任务所需要的全部耐心,身体力行地追求这一结果。当事双方已经同意执行路线图的义务是明确的。为了和平的到来,他们以及我们大家该履行我们的责任了。
  巴勒斯坦人必须放弃暴力。通过暴力和杀戮进行抵抗是错误的,也不会成功。作为奴隶的美国黑人遭受几个世纪鞭笞和隔离羞辱。但是,并不是通过暴力赢得了全面平等的权力。美国建国的中心就是坚持和平和坚定的理想。从南非到南亚,从东欧到印度尼西亚的人们都能讲述同样的故事。这是含有一个简单真理的故事:暴力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向熟睡的孩子发射火箭,或在公交车上炸死一位老妇人,既不是勇敢,也不是力量的象征。这不是道德权威所提倡的,而是道德权威所摒弃的。
  现在是时候让巴勒斯坦人把精力集中在他们所能创立的事情上了。巴勒斯坦当局必须发展其管理的能力,要建立服务于人民的体系。一些巴勒斯坦人确实支持哈马斯,而他们也有自己的职责。要想发挥自己的作用,实现巴基斯坦人的愿望,哈马斯必须结束暴力、承认过去的协议、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
  与此同时,以色列人也必须承认,正如以色列的生存权不可否认一样,巴勒斯坦人的生存权同样不可否认。美国不承认继续建设以色列定居点的合法性。这项建设违反了以前的协定,破坏了实现和平的努力。现在是这些定居点停建的时候了。
  以色列同样必须履行它的义务确保巴勒斯坦人民能够生活、工作并发展自己的社会体制。就像加沙地带摧毁巴勒斯坦居住区这样的人道主义危机并不能保证以色列的安全;同时巴勒斯坦西岸地区也不会永远没有和平的机会。改善巴勒斯坦人民的日常生活肯定是走向和平的必经之路,而且以色列必须采取具体的行动作出这种改善。
  最后,阿拉伯国家必须认识到“阿拉伯和平倡议”是一个重要的开端,而不是结束他们的责任。阿拉伯和以色列间的冲突不应该再成为阿拉伯人民关注的焦点。相反,它必定会引发一场行动帮助巴勒斯坦人民建立起维护他们国家的体制,这个行动也将使以色列得到合法承认;这个行动选择的是发展,从而结束了过去那种适得其反的纠缠。
  美国将调整与寻求和平国家之间的外交政策,并且会公开和以色列、巴勒斯坦以及阿拉伯国家私下里的谈话内容。我们不会强求和平。但是私下里,许多穆斯林都认识到以色列不会消失。同样,许多以色列人也认识到需要有一个巴勒斯坦国的存在。众所周知,现在使我们真正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人民流过的太多的眼泪,付出了太多的鲜血。我们大家为了目标都有责任付出,为那一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母亲们可以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免收恐惧的环境下长大;为那一天,三个伟大信仰的共同圣地成为上帝希望的和平之地;为那一天,耶路撒冷成为安全之地,成为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共同永久的家园,亚伯拉罕的子孙能如伊斯拉的故事中描述的一般聚集一处和平生活,摩西、耶稣和默罕默德(保佑他们)能够一同参与祈祷。
    
  3-第三个造成紧张局势的原因是我们在核武问题上各国权利和责任的共同关注。
  这一问题是美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紧张局势的根源。多年来,伊朗已经明确表示反对我国,而且事实上我们之前的确有动荡的过去。在冷战时期的中段,美国在推翻民选的伊朗政府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持续劫持美国军人和平民,并对他们使用暴力。这段历史是众所周知的。我已清楚地告诉伊朗的领导人和其人民,与其继续陷于过去,不如向前迈进,我的国家已经准备好了。现在的问题不是伊朗反对什么,而是未来应当如何建设。
  要克服几十年的猜疑和不信任是困难的,但我们将凭借勇气、正直和决心继续前行。我们两个国家之间会有很多议题需要探讨,而且我们也原意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不附带任何条件地推进两国的交流。然而对很显然大家都关心的议题,比如核武器,我们已处在一个决定性时刻。这不只是简单地关系到美国的利益。它关系到防止在中东地区展开核军备竞赛,那将导致这个地区以及全世界走向危险之路。
  我理解有人抗议有些国家有核武器有些没有。没有单独哪一个国家有权挑选和指定那些国家可以拥有核武器。这也是我为何着重重申美国的义务,寻求一个无核的世界。而且任何国家,包括伊朗,如果他们遵照自己在核不扩散条约下应负的责任,就应该有权使用以和平为目的的核能。这个义务是条约的核心所在,而且所有完全遵守条约的国家必须保持下去。我希望这个地区所有的国家都能共享这个目标。
  
  4-我要谈的第四个议题是民主。
  我知道,近几年曾有关于发扬民主政治的争论,其中大多数都与伊拉克战争有关。在这里允许我澄清一下:一个国家不能也不应该将一种政治系统强加于另一个国家。
  然而,这并不能削弱我的承诺:政府应该代表人民的意愿。每个国家以自己的方式致力于这一准则,不同的方式又以国家传统为基础。美国并不认为自己通晓对所有人都有利的方式,就像我们不能预知一场顺利的选举的结果一样。但是我有一个非常坚定的信念,人民在渴望某种东西:可以表达思想的能力,以及评论自己如何被统治的能力;对于法律中的信心,以及相应的对于正义的贯彻;透明的、并且不会被夺走的政府;选择生活的自由。这些不仅仅是美国人的想法,而是人权,也是我们不管在哪里都支持它的原因。
  实现诺言的道路并不平坦,但非常清晰:保护这些权利的政府更加稳固、成功和安全。镇压思想的方法绝不会让思想消失。美国尊重所有爱好和平并合法的声音响彻全球,即便我们可能不同意这些想法。而且,我们欢迎所有民选的、爱好和平的政府——倘若他们也受到自己人民的爱戴。
  最后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有些人只有在不掌握权力的时候才鼓吹民主,一旦上了台,他们就毫不留情地压制别人的权利。无论在何处,民治与民有的政府为所有掌权者设立一条单一的标准:你必须籍由赞成而非威压而保有权利;你必须尊重少数群体的权利,并怀着宽容与妥协的精神参与其中;你必须将人民的利益和政治过程的合法决议置于自己的政党之上。没有这些内容,单靠选举无法带来真正的民主。
    
  5-我们需要共同讨论的第五个问题是宗教自由。
  伊斯兰教有着傲人的宽容传统。在宗教裁判所时代,我们在安达卢西亚和科多巴(Andalusia and Cordoba)的历史中可以看到这一点;当我童年在印度尼西亚的时候,亲眼看到这一点,在那里,在一个穆斯林占绝大多数的国家,虔诚的基督教徒可以自由地做礼拜。这是今天我们所需要的精神,每个国家的人民都应当可以自由地基于自己内心和灵魂的信念选择并坚持自己的信仰。这种宽容对于宗教的兴旺发达必不可少,但如今却正受到多方挑战。
  在某些穆斯林当中,有一种令人不安的倾向,那就是通过拒绝他人的信仰来衡量自己信仰的坚定程度。我们必须支持丰富的宗教多样性 - 无论是黎巴嫩的马龙教派还是埃及的科普特教派。穆斯林当中的错误倾向也必须停止,我们看到,尤其在伊拉克,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分歧已经导致了悲剧性的暴力冲突。
  宗教信仰自由是人们能在一起生活的核心问题,我们要永远对这一点保持关注。比如在美国,法规使得穆斯林很难履行自己的宗教义务。这就是为何我会承诺与美国的穆斯林一同工作,以来确保他们可以完成自己的扎卡特(天课)。
  同样,还有一点很重要,西方国家应避免仅凭自身好恶妨而碍到穆斯林民众的宗教修行,比如,讨论穆斯林妇女应有的穿着。我们不能假借自由之名来掩饰自己的敌意,对宗教进行***。
  的确,信任会将我们带到一起。这就是我们在美国建立将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的信徒带到一起的公共机构工程的原因所在。我们欢迎像沙特阿拉伯国王易卜拉欣的不同宗教间的对话,我们欢迎像土耳其领导层的不同文明联盟。在全球领域,我们可以把对话转在不同信仰之间的机构内进行,因此这种桥梁才能让不同信仰的人们冲破彼此的隔膜。--不论是对非洲的抵抗疟疾行动还是在对自然灾害后提供的援助上。
  
  6-我要说的第六点是关于妇女的权利。
  现在让我澄清一下:女性平等问题绝不仅仅是伊斯兰世界的问题。在土耳其、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印度尼西亚,我们已经看到这些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选出了女性领导人。同时,在美国生活的很多方面,以及在全球各国,争取女性平等的斗争还在继续。
  我们的女儿也能像我们的儿子那样为社会做出同样的贡献,并且允许所有人(男人和女人)发挥自己最大的潜力,将会推动我们的共同繁荣。我不认为女性为了平等必须做出和男性一样的选择,并且我尊重那些生活中选择传统角色的女性。但是这应该由女性自己决定。正因为如此,美国将和所有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一道,帮助减少女孩文盲,并且通过小额贷款帮助人们实现自己的梦想,帮助年轻女性追求自己的职业生涯。
        
  7-最后,我想谈谈经济发展和机会。
  在教育方面,我们将扩大互换学生项目,并且增加奖学金,就像当年把家父带到美国的那笔奖学金,同时鼓励更多美国人来穆斯林地区学习。而且我们还将为有前途的穆斯林学生安排在美国的实习机会;为全世界的教师和学生投资联网在线学习项目;创造一个新的在线网络,以便一个远在堪萨斯州的孩子能和身处开罗的同龄人即时通讯。
  在经济发展方面,我们将创立一种新的商业志愿者团体,和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的商业组织合作。而且我还将在今年召开企业家峰会,来确定我们将如何加深美国、穆斯林国家和全世界范围内的商业领袖、创业者和企业家之间的纽带关系。
  在科学和技术方面,我们将在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推行一个新的基金来支持他们的科技发展,并帮助把科技理念转化到市场上去,以便创造就业机会。我们还将在非洲、中东和东南亚开设优秀科技中心,并任命新的科学特使来合作开展项目,包括发展新能源、创造环保的工作岗位、数字化唱片、清洁饮用水和引入新农作物。今天我还宣布了一项新的全球性措施,计划和伊斯兰会议组织共同努力消除脑灰质炎疾病。我们还将拓展和穆斯林团体的合作来促进儿童和孕妇的健康。
     
     
  {让美国与穆斯林世界携手前进。}
  所有这些事情都必须通过合作完成。美国人民已经准备好了,在全球范围内与其他市民、政府一起,与社区组织、宗教领袖一起,与穆斯林世界的企业一起,帮助人民追求更好的生活。
  我所描述的问题并不是很容易能解决的。但是,为了我们寻求的世界,我们有责任携起手来,使得在这个世界上,极端分子不再威胁我们的人民,美国的士兵们都回到家乡;使得在这个世界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人民都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全生活,核能源都被和平的使用;使得在这个世界上,政府为人民服务,诸神的子孙的权利都得到尊重。这些是我们的共同利益。这是我们所寻求的世界。但是,只有我们一起努力才能做到。
  我知道有很多人,既有穆斯林也有非穆斯林,对我们有疑问,质疑我们是否能够建立新的开端。一些急性子的人点燃了怒火阻挡了我们前进的道路。有人告诉我们,这样的努力并不值得,人民注定会有反对的声音,文明之间注定会发生冲突。有更多的人只是怀疑是否真能产生变化。有如此多的担心,如此多的不信任。但是,如果选择被过去束缚,我们将永远无法向前迈进。我尤其要强调的是,各国各信仰的年轻人们,你们比其他任何人都有能力来改变这个世界。
  我们每个人都只能在这世界上停留一瞬。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我们到底是要彼此排斥,还是要共同努力、不停地寻求共识,为了我们子孙的未来和全体人类的尊严而奋斗。
  发动战争比结束它们更容易;责备他人比审视自我更容易;挑剔别人比寻求共识更容易。但我们不仅要去做容易做到的事,更要去做正确的事。每种宗教都遵守着同样一条原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一真理超越了国界和种族——它自古就存在着;它也不为黑人、白人抑或褐色人种所独有;它更不是基督徒、穆斯林或犹太人的专利。它是自文明之始就跳动着的信仰,至今仍存在于亿万人的心中。是它让人们对他人充满了信心,今天,也正是它把我带到了这里。
  我们有能力改造世界,但在我们立志要开创一项事业的同时,也必须铭记我们所受过的教诲。
  《古兰经》上说:“众人啊!我确已从一男一女创造你们,我使你们成为许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们互相认识。”
  《犹太法典》上说:“所有教律都是为了促进和平。”
  《圣经》上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
  世界上的人们必能和睦相处。这是上帝的远见。所以现在,也必须由我们为之而努力。谢谢你们。愿上帝赐和平于汝。
  
  (林雯欣) (本文来源:新文化报。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华商网 http://www.hsw.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