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这样解释射雕英雄郭靖为什么可以一路遇到贵人相助:

智商一流情商一流可以成就帝王霸业,智商低下情商一流多有贵人相助,智商一流情商低下大多受人排挤,智商低下情商低下只能活该屌丝。

这个解释不靠谱的地方太多了。首先,我们无法相信智商低下的人竟然可以有一流的情商。其实,这个解释搞得好像智商和情商冲突似的。其实根本不是啊,明显都是脑力活动嘛!进而,我甚至根本就不相信“情商”这个概念有存在的必要他们描述的“情商差”的情况,明显都可以更简单更清楚地解释为“脑力不够所以思考不全面不深入于是出现了意外的不良后果”,不是吗?

不过,我们真正想弄明白的是,为什么有的人总有贵人相助,而大多数人却不行?仅仅是运气使然吗?就算是运气,可若是我告诉你,即便是“意外好运”都是有可能创造的话,你原来的看法还能够站得住脚吗?

再反过来,你现在能否尽量有根据地预测一下:

*你将来会不会频繁遇到贵人相助?

*你的根据又是什么?

别着急,我知道这个问题太刁钻了,不是一下两下就能想明白、说明白。。。所以,先只管继续读下去罢。注意,我们要研究的不是“情怀”,“修养”,或者“人生法门”,我们只想认真地、清楚地、逻辑严谨地想明白。

一九七九年下半年开始,大量民众涌进了京城。。。他们想要“落实政策”:

根据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在第十四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后,中共各级党委,包括统战部门,大力进行了拨乱反正,进一步全面落实统一战线的各项政策。落实政策工作,不仅涉及了“文化大革命”中统一战线方面的冤、假、错案,而且还处理一批历史上的遗留问题,使统一战线从长期“左”的束缚中彻底解放出来。

到了一九八零年,我发起已在黑龙江海林县一所中学任教七年,是所谓的“下放”,之前曾被关押在“五七干校”劳动改造三年。他们那一代人很惨,各种历史上的惨烈都经历了一遍。终于,春风来了,等消息传到边城小镇的时候,听说已经有不少知识分子陆陆续续活动了“平反”。

母亲说,“你得去北京”。父亲说,“那得先想办法攒点钱,再说,也不是去了就一定能平反。。。也就是说,这事儿不是没有风险的。听说有人都在北京折腾了半年多了,也还没落实政策呢。”

我母亲是个在关键时刻比谁都决断的人。第二天晚上,她跟我父亲说,“我把房子卖了,这是人家给的一半费用算是订金,车票已经买好了,明天准备一天,后天你坐火车走,我带两个孩子住到单位去。。。”我父亲坐在那里镗亩结舌。

转天母亲拉着父亲去买了两套新衣服,衬衫内衣都是两套,叮嘱父亲,“你当了这么多年老师,有口才,逻辑清晰,这个我不担心;我们也没做过坏事,所以什么都不怕;只是,到了北京之后,你一定要昂首挺胸,不卑不亢,干干净净,利利索索。。。”之后的许多年里,父亲和母亲把这段经历复盘过太多次,乃至于我和弟弟都能一字不差地背出那句经典:“咱不是去诉苦的,咱是去讨个公平的,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不啰嗦。”

第四天我们全家去火车站,送走父亲。母亲一路带着我们去了她单位,跟兽医站站长说,“我爱人去北京落实政策去了,家里没钱,所以就把房子卖了,现在没地方住了。。。”于是老站长愣是在单位里腾出一个小房间,成了当时我们一家三口的暂时住所。

每天母亲都要去火车站,要么送信,要么收信,要么空手去空手回她想办法说通了列车员帮忙哨信,这样比通过邮局快。

35天的时候,父亲从北京回来了,他成了海林县第一个成功“落实政策”的人,也是后来所有“落实政策”成功的人里办理最快的那个。一九八零年夏天,我们全家离开了我们兄弟俩的出生地黑龙江海林县,搬到吉林省延吉市,我父亲在延边医学院创建了外语系,我母亲后来成了医学院图书馆馆长。

“不当时的判断是对的”,父亲后来对母亲说。到了北京,从全国各地来落实政策的人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想“自己的悲惨”感动落实政策工作组人员的。拄拐仗的,打石膏的。。。仿佛惨烈可以用来插队一样。父亲说,他就每天收拾得利利索索去排队,要盖的章特别多,有时候要排上好几天才能盖上一个章。但经常遇到的情况是,叫号的人出来抬头一看,就招手对父亲说,“你,站在那儿干嘛?过来!”相对来看,整个过程不仅非常顺利,并且一路上遇到了很多贵人……

我母亲经常说,自己一生遇到的贵人更多,起码比父亲多。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对于遇到贵人这事儿,她有自己的一套原则。

她说,自己首先得是个贵人,才能遇到贵人,甚至更多贵人。许多年后,我在书里写,你不优秀,就没有有效的社交,其实是脱胎于母亲的教育。其实这是个特别朴素,特别简单,乃至于永恒有效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