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骑着旧自行车,奔波于蜗居、单位的两点一线,天气特热,夜里无法安静的入睡,又加上姜晨杨生物钟的颠倒,几乎没有哪个夜晚能够正常的休息好,上班困意绵绵,下班精神状态良好。由于休息不好,早晨时常起的晚些,每次到了单位都是差一分钟就要迟到了,今天起的比昨天还要早点,到了单位打卡的时候,一看750了,我们八点上班,750前到岗,如果750前还没有打卡的话,就扣20块钱。
 
  今天迟到是有点郁闷,因为当时没有看手机上的时间,疏忽了。我骑车刚到“来子海鲜屋”前面的时候,碰见一个刚从帕萨特新领域1.8T小轿车上下来一个老太太,和我打招呼:“同志,能问你点事情么”,当时我没有来得及多想,她刚下车。或许她不知道我看见她刚下车,我就把自行车停在她旁边。老太太问:“你能给我十块钱么,我没有饭吃了,几天没有吃饭了”,大早晨的碰见这样一件事情,我问:“你不是刚从车上下来么,你看,我还是自行车呢,你要是吃不上饭,还能做20多万的车啊”。爱心无边界,本来帮助人是件好事情,如果被人家利用的话,那岂不郁闷半天,这个不是十块钱的问题,是一个老太太对想帮助他的人低估了他人的智慧,要是我看不见她从车上下来,我一定给她十块钱吃饭,毕竟要的不多,我们都还能接受,可是你用谎言来欺骗善良的人,欺骗愿意帮助你的人,这是我们接受不了的,爱心也有底线的。
 
  和老太太唇枪舌剑的讨论了一会,我想起了有一次在天桥上发生的一例行乞事件,我下班必须经过天桥,绕过天桥的话,距离就远了去了。当一个人在献爱心的时候,不停的被别人利用善良来欺骗的时候,你就会对周围的事情产生怀疑,你就会对大街小巷中随处行乞的人漠然了,因为他不单单是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行乞的,他们的背后是一个组织,是一个行乞组织,有严格的纲领,明确的分工。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社会经济发展了,人的智慧也凸现出来了,什么能用的上的,能挣钱的法子无不例外的都利用上了。
 
  天桥上,一个约莫20来岁的小姑娘低着头,柔顺、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颊,双膝跪着地上,前面是她需要帮助一些文字说明,用粉笔字在天桥的地面上写道:“我又饿又累,没有钱回家了,给我六块钱回家坐车的钱”,我一想确实没有钱回家了,我就对她说:“这里有十块钱你拿着,赶紧回家吧,别耽搁了,让你爸爸、妈妈着急”,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了声:“谢谢”,我这时才看清她的脸庞,一张清秀的脸,咋看上去和在天桥上行乞的她怎么也不能划等号,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六块钱只能做公交车,既然坐公交车能够回家,就说明你离家不是特远,当时看她的穿戴好像一名高中生,穿着校服,不像外地人,好像是北京本地人,我走到天桥下,抬头望了望她行乞的位置,她拿了我给她的十块钱后并没有想回家的意思,还在那里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我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
 
  我对需要帮助的人是有感情的,可是有些人就利用我们人性的弱点,利用我们同情弱小者的心理,一次又一次的让我们的心慢慢的凉下去,不知道哪个是真正帮助的人,哪个不是真正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所以面对好多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大多都不去理会,原因在于自己怕受到欺骗。这让我想起2002年我在白石桥的通道下,看到了一幕情景,多少年来没有忘记。一个穿着白色裙子,脖子上挂着手机,手里拿着钱包,头发用发夹扎起来,脸庞显得那么让人很容易接近,她走到一个乞丐面前,就给两块钱,无一例外的,有拉琴的,有唱歌卖艺的她都去帮助。这让我想起了白衣天使,我也感到好奇,也许没有碰见过这样一个乐于助人的女孩子,我走上前问道:“同学,你为什么每个人都丢两块钱呢”,她看了看我:“我是民族大学的,利用周六、日的时间来体验生活,想知道哪些是我们需要帮助的人,哪些是我们帮助的人却得不到我们的帮助,和你说这些你也不明白,仔细观察就明白了”,我看她远去的身影,还在琢磨哪些是我们真正帮助的人,哪些是我们帮助的人却真正得不到我们的帮助。
 
  经济腾飞了,人和人之间的关怀陌生了,信任也有质疑了。上周六,我去帝园陪朋友拍婚纱照,大路边上遇到一对夫妻前面放着一张大纸,纸张的右上角放在他女儿的照片,写的大致意思是:“女儿走丢了,我们不是来问大伙要钱的,来北京一个月了,钱也花光了,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在这里问老乡们要点盘缠,继续寻找女儿的下落”,周围围着好多人,都是看热闹的,没有一个愿意帮忙的,只有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妇女说:“我帮你在网上发布帖子,给你寻找女儿”。这个是什么问题造成的现象呢,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也在乞讨的话,别人还会乐意帮助我吗,如果有一天我也遇到天大的麻烦事,自己解决不了的情况下,求助于社会,会有人相信我遇到麻烦事情了吗,想想都不寒而栗,我们祖宗留下来的弘扬真善美的传统在经济腾飞的今天好像并没有得到传播。
 
  爱心也有限,都把自己封锁在自己认为比较安全的区域,去年,有一个案子关于一个老爷子被摔倒的事件,一个中年妇女,好像刚从想下来的,经过饭店门口的时候,一个老爷子从饭店门口走出来,下台阶的时候,脚一歪摔倒在台阶上,头部碰到两边的门框,摔成重脑震荡,这个中年妇女赶紧去搀扶老爷子,这个时候从饭店出来几个人,可能是老爷子的儿女吧,非要说是中年妇女碰倒的,官司打到法院,审判长说了句:“如果你没有把人碰倒,你为什么去搀扶他”,你看这个是什么逻辑,难道帮助别人帮错了,当爱心遭到质疑的时候,还有谁能够愿意帮助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