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不幸诗家幸”,又做“国家不幸诗家幸”:国家遭遇风霜,飘摇不定,诗人才会有素材,而且感情才会激昂亢奋,诗歌是激情的产物,如果一直是安定的生活,诗兴是会被磨浅的,必须是极度的愤怒,极端的情感,才会有极好的诗词。这此谓:国家不幸诗家幸。

 

3月就写了这篇,到现在才发出来,掂量了很久,还是说点很多人不希望我说的吧,也许是公司、也许出版社、也许我自己,希望我的真诚不会伤害任何人。

 

为什么现在有不少人知道我?因为我很能写。

 

为什么能写就有很多人知道?因为写的人少。

 

为什么写博客的产品经理少?因为两个原因。

 

第一,没空写。

 

一流的产品经理一定总是忙于手头的产品,考虑规划、和各个部门沟通、做需求、跟进项目……哪有空写这些“乱七八糟”的,比如我仰慕&同为80后的李明远、马占凯们,这还都只是辅佐式而不是领头式的产品经理。真正的忙到没空写其实是一种能力。

 

第二,不能写。

 

一流的产品经理做的事情,往往很前瞻、很商业、很战略,一写出来就泄露商业机密了。回顾自己之前几年的工作,常常是做一些具体的需求、项目工作,都是“怎么做”的层面,写出来与同行探讨无伤大雅,所以没体会到。而我最近的多次“失败”反而让我有了深深的体会,“做不做”的层面上,只能噤声。

 

所以,二流的产品经理才经常写各种产品、业界的评论,有时候看他们写的分析,不能说是错误百出,至少也是管中窥豹,而三流的产品经理,才能蛋疼的有空写书。如果你觉得我已经很NB了,那不妨假设一下一流的产品经理能给世界带来多大的变化!这才是我“欣慰”的地方。

 

从去年5月份开始到今年4月新书上市,我写的、画的任何PPTWordVisioMindMap……最终都没能成为用户能用的产品,但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唯一能控制的产品就是《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这本书!而冥冥之中似有定数,我从去年8月正式开始写书,每次当我感觉时间不够的时候,就总有“好消息”传来:

 

7月,公司拆分,产品暂停发展……

 

891011月,产品方向一次又一次的调整……

 

12月,产品团队解散,抽调进一个创新项目组……

 

12月,新项目方向不断改变……

 

3月,新项目组解散……

 

期间,我经历过和一群总监讨论方向,热火朝天;经历过晚上和同事被VP叫出去喝咖啡,然后调整打法;经历过周末大家去打高尔夫,结果变成批斗会;经历过有求于人,带着本本做到别人旁边等他有空……但可惜的是,这期间我最想写的,反而是不方便写的,或者说只能写给自己看,不能把一些细节和大家分享。

 

就像我在《攻山头的故事》里说:

 

一支看上去人很多的部队,实际上是10支集合在一起的游击队,进攻之前,领头的发现依然是没时间探路,没时间研究,心想干脆不探路了,老子当年做游击队的时候拼的就是RP,于是召集所有兄弟开了个统一思想的会议,言明攻下这个山头的高尚动机与社会价值。然后,10个队长带着兄弟们高喊着“为了***,冲啊”,从四面八方涌向山头,10支敢死队也许死了89支,但只要有12支冲上去,就胜利了。

 

而我的小分队,已经死了很多次。

 

这种打法,对公司,我认可,甚至要好于患得患失的打发,对个人,呵呵,就要看各人以何种心态面对了。我自己是越来越理解这种变化,真的挺好,原来做产品很开心,但那只是在已经攻下来的山头上种种菜,而到了组织敢派你去攻山头的时候,必然又是一番滋味。好在我多年前就悟到: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手头的事情,确保“就算这事儿对公司来说又黄了,我也要通过做事有所收获”。这种经历,正好给了我更多的素材去思考、去记录、去整理,还有因为很少加班而带来的大量业余时间……

 

江山不幸诗家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