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对于北京奥运的圣火传递过程,出现也很多事件,也让我对于一些国家、一些事、一些人的看法发现了相应的改变。
    前段时间特别是两会阶段,对于那些有实际能力参政议政的人的表现,我对他们是带着BS的眼光看待的。看看报纸等还好,一看电视,再
看那些有点像脑残的人,讲的完全是套话,胡语。都没有一点实用的话,让我实用很是受不了。虽然这些年国内的政治还是往好处走。但是在
那一时刻,我有点觉得这样的政治改革太慢了点。
    后面再观注了下台湾的领导人选举,本来我是抱着一种看会不会出事的心态去关注的。不过整个过程的顺利,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再特别BS
它了。虽然在此之前,对于台湾的民主,我觉得根本是嫁接在中国式上的假民主。特别是政治人物的嘴脸变化之快,争执之多,都是让我看的
就心烦的。作为一个民众,我之希望活是一个更稳定更和平的社会。而不是当纯的为政治而左右,我更关注自己的实际生活。所以物质上的好
处比政治更让我关注。而且,之前几次的选举过程,也是更多的让我讨厌那种假人假义的民主。
    后面又关注了一些人权方面的话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觉得我们现在的环境不是非常的好。这一些,让我觉得我们好像在这些方面开放
的还不是也够,而且,我也觉得,让我们这一代,中国的政治环境应该要有一定的质变。不然只会招致相当多像我这样的人的不满。我觉得,
我们应该更偏往西方式的民主。
    不过当3.14西藏事件发生后,西方社会对中国的态度,以及在北京奥运圣火传递过程的事件中的西方社会的嘴脸,让我倍感失望。
       西方社会的言论自由原来是这样的,原来是可以不顾别人感受的胡言乱语,颠倒是非,无中生有。如果这种自由在中国这个庞大的国家实行的话,也许中国人是爱好习武的,而且自古以来对于言论不和已心者很经常会采取武力解决问题方式,所以,在这样的言论自己环境下,各个民族,各个地区都应该会重现当年文化大革命时的暴力吧。
    达赖集团,对于达赖,很小的时候是觉得他叛国,后面觉得他是想争取在西藏有更多的权利,也许也无可或非,因为自古以来,好像就是这样的。在解放前,他应该是西藏的上层阶层。解放后,如果大家都独立了,那他的权利当然也就少了。当然,因为他以前有主张在一个中国的情况下解决西藏的一些自治问题,所以对3.14事件的前几天,我还觉得他可能是被×××所累。还觉得我们的政府是不是对他太绝情了点。但是在北京奥运圣火这个神圣的东西传递过程中屡被藏独分子还干扰后,我觉得,他有点假仁假义了。对于圣火,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是抱着祝福的心态的,而且奥运,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从奥运的起源就是为了和平来说,都不应该以干扰圣火传递还达到政治目的。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也只能说,他只是个政治人物,根本不是信佛教的人,连我这种只信佛教部分内容的人都不会想去做的事,他还做的出来。所以这样他总算是揭开了自己的真面幕。
    西方很多人士觉得,西藏是被压迫的,我真不敢相信,从小我们得到的教育都是,五十六个民族都是兄弟姐妹。从来说没有人对我们说,我们要压迫,甚至是看不起其他民族的人士。我们对于其他民族的人民,可能会觉得有点新奇。因为我们可能接触的基本上是汉族的。但是接触到其他民族的人民的时候,我们根本也不会有什么激烈的冲突,一般都是很友好的相处着。
    至于有些人说其他民族已经被汉族同化了并以此作为汉族压迫其他民族的理由。我只想说,那现在的汉族还是原来的汉族吗?我们穿的,吃的,用的,有多少像古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抗议西方列强。是你们同化了我们。另外如果说其他民族的经济落后也是原因的话,那我只能说你不懂中国的地理了。我想,中国历史上不是汉族的朝代并不是没有过。所以这些也让我们现在可以活在比较对等的民族状态下。对于世界上的多数国家就可以知道我们的民族之间是多么的和谐,当然总体的融洽并不代表每个民族都有一反动异类。
    想起小时候看的那一部西藏反对英国***的电影-红河谷。我想说,西方,你们去死吧。
    当西方媒体以救世主的口气对中国的大众说,我是替你们说话的。我也是为你们好时。我想说,一百年前,甚至几十年前,你们的所做所为我们还能记得起。圆明园还在,雅片战争的记忆未失。
    现在我懂了,西方所一直提倡的民主是那种把别人踏在脚底下的民主。可以为了个人的利益而不顾他人的死活的民主。也许,我们所需要的民主。是一种适合我们的情况的更新式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