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过,人的一生都在无数次选择度过。的确,在我们生命中的一分一秒中,时时刻刻都在选择着。我认为,有人在精神上选择,有人在行动上选择。“知易行难”,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更多的是在精神思想上稍微思考着、选择着怎么去完成一件事情、看待一个人,但是没有付诸于具体的行动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但是,有时候一些选择是多余的,这种“多余”可能是来自于给出这个选择的主体,或者从面对这个选择的对象体现出来的。
 
这学期的 Java 课上,任课老师总是指着幻灯片上的代码段问大家“这段代码懂不懂?很容易,不用讲吧?”我们知道,一般情况下课堂上的学生都是比较懒于回答问题、表达自己的想法的。更重要的是,这种关乎智力的问题大家或多或少地会因为面子问题而不愿表态。于是我认为,可能这种情况下当老师的并不适合这么直接地提出这样的问题。学生们总是沉默,老师一位大家赞同其观点,于是真的跳过一段又一段代码接着讲课。
 
正因为Java老师总是在课堂上问出这种让学生感觉是“多余”的问题,使得大家将这个老师的上课方式与其他老师进行比较,得出的结果是大家都认为这位老师省略跳过了好多重要的知识点,对学生不负责,同时很反感这种教学方式,对老师的意见也越来越大。其实,老师也不是不负责任,只不过他将这种责任反推给自主性不高的学生了。如果按照其他老师那样“不理”讲台下的学生,只是单方面地讲授老师课前已经构思好的知识结构,那么学生根本就不会对这位老师感到不满,这是我的观察得来的。无奈,这该是怪学生不够自主,还是怪老师教学方式不得当?
 
在这个例子中,老师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把选择权下放到听课的学生这边,而这刚好引起了不好的影响。我认为,人一旦获得选择权,就会有意无意地与自己已掌握在手的经历、经验、知识等进行比较,以便得出对自己相对有利,或者让自己容易接受的结论。毕竟人们对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比较谨慎、负责。谨慎、负责固然是好的,但也很难避免有些时候会因此导致不必要的挑剔、不知足。
 
同样也是在操作系统的课上,临近期末老师给大家列出好多知识点,方便复习。之后老师马上问大家“知识点很清晰吧?多不多?”大家的立即异口同声地又带着似乎在叫苦的语气回答“好多啊!很难啊!”老师看到大家这反应,也变得无奈起来,那场景完全就是老师无意中给自己制造的一个尴尬结果。我很不解大家的这种反应,因为我知道老师真的已经把知识范围具体化得很多了,这对大家来说应该是很有益啊,为什么还这么不知足呢?本来老师也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学生们对于知识点的掌握情况,或者同时想让同学们支持一下他的这种教学方式而已…
 
其实,面对着选择,几乎人们都会表现出过多的挑剔、迟疑。而这种不必要的挑剔、迟疑正是由选择引发的。我们可以想一下我们平时在面对着无数的选择时是不是这样子的。高考完填报志愿选择很多,过多的选择导致无穷尽的比较,无穷尽的比较又使得考生变得更加矛盾,迟迟下不定决心;填报完志愿上了大学,又把自己的学校与同学的大学作比较,无穷无尽的比较使得大学生总是埋怨自己学校的不足之处,悔恨自己当初没有怎样怎样选择…
 
类似的例子很多,造成的影响也很明显。所以说,有时候人生中选择过多也不一定是好事,把捏得好自己的决定才是最重要的,尽管这往往很难做到。人们讨厌人生中很多不可选择的事情,一旦面对着过多的选择时又无休止地埋怨自己、他人,甚至是环境。这,是不是不太应该呢?人,对于一些事物是不是应该知足一点呢?
 
从上面举出的例子中也可以看出,有时候决策者、当权者最好是不要给下属过多的选择,过多的选择会引发一系列所谓的“建议”、“改进”,实则挑剔、怨言,这于双方都不好。决策者、当权者能够有策略、有艺术地将选择“让”出来,才能得到理想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