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信”,记不得是在哪里见过这个词了,百度百科中查不到我想要的意思,但我个人顾名思义的理解则是:一个人对除自身因素之外的其他人事物的抱有一定的相信、信任,或者是期望值。

 

平时我们大家都无限地强调自信,没有自信的人成不了大事,没有自信的人不会成功…然而,我们却在不知不觉之中忽略了同样重要的“他信”。我认为,自信是基于“他信”的,即“他信”是自信的前提条件。否则,单方面地强调自己多么自信,而不具备“他信”,那么这种自信是站不住脚的,是没有理论依据的,甚至表现为无知、高傲、自负…自信需要“他信”来支撑!

 

我们知道,井底蛙在坐井观天时足够自信了吧?它非常肯定地认为头顶上的这片天就像井口那么大,哪有小鸟说的那样无边无际。站在小鸟的角度来看,井底蛙不过是一个过度自信而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者、顽固者。夜郎自大使得井底蛙甚至失去跳出井口去探索一番的激情。

 

回过头来说,如果井底蛙有一定的“他信”,即它保持自信,但也相信(或者是怀疑)小鸟所言,那么它就可能具备跳出限制自己认知、发展的小井口的激情、动机,并且还不会被小鸟批评其无知。于是,“自信+他信”可带来和谐、发展。所以我觉得,自信也不要过于盲目,过度自信反而会造成阻碍。

 

说回我昨天下午遇到的一个场景。图书馆像个火炉般,我和同学在里面看书既是泡馆也像“泡桑拿”。好在外面雷声轰鸣预示着暴雨的到来,而暴雨前的这一阵风从窗户外吹进来的凉爽是我们最需要的。无奈图书管理员(一女同学)快步沿着窗户一一将其关闭,当时我和同学都朝窗外看,可她却不问问我们这些坐在窗旁的同学,似乎我们并不存在,被忽略了。我们都明白这是管理员尽职的表现,要下雨了,关闭窗户保护书籍很合理。

 

我们都很纳闷,又无奈。我在想,馆内超热大家都知道,可她为什么直接关窗而忽略同学们呢?我为此想了一个可能支持她这样做的“理由”:他不相信泡馆的同学在必要的时候会主动将窗户关上。讲到这里,我认为和上面讲到的“他信”有联系了。要是她具备“他信”,即她相信我们会在真正下雨时关闭窗户,那么是不是更加和谐呢?大家可以吹到凉爽的风,而她也可以不用这么匆忙费力,最重要的是大家不会因此而对她有意见。

 

我认为,有时候以一定的默契建立起与身边无直接利益关系的人的“他信”,那么可能整个环境、场面就会比较和谐,就想上面我经历的这种情况。

 

自信的资本来自“他信”

我们平时可以很自信,说我们可以做到怎样怎样,我个人觉得这都是建立在我们自身已经具备“他信”的基础上的。例如,一个确实有实力的推销员可以非常自信地向上级定下自己能够达到的成绩,若不是推销员相信自己面对的那些顾客可能会买下自己正在推销的产品,那么他有可能自信吗?或者说他有资本使自己自信满满定下目标吗?要是推销员原来根本就不具备“他信”,那么纵使他再自信,他向上级许下的不是一定会达到的目标、成绩,而是夸下海口,一个自欺欺人的谎言。显然,对于推销员和上级(公司)任何一方来说,只会自信而不会“他信”是缺乏和谐、缺乏发展的根源。

 

想想平时为什么我们能够那么“自信”,我认为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们在下意识中对外界许多影响因素已经假定好了,即我们已经“他信”了,上一段的例子就是明显的例子。

 

再者,一般人平时在被别人信任的情况下更能够把事情做好。我读大一时当班里的纪检委员,每次离开宿舍去上课都催促其他同学千万不要迟到,否则于班于己都有糟糕的后果(当时考勤确实严格)。无奈大家都不领情,自己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也没辙,不过考勤情况确实比较好,但是据我了解“民怨”也不少。现在大二一年我不当这职务了,考勤也不会插到哪里去。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当初自己催促强调过一两次之后就应该具备“他信”,相信同学们会自觉,会考虑到班集体,会明白班干部的苦心。何必一直苦口婆心地啰嗦废话呢?只要对大家一点点信心,效果也不差。这也说明,“他信”仍然会促进和谐与发展。

 

我觉得,被别人信任会给自己带来很强的力量。团队开发项目时,若是项目经理能够偶尔一句类似“我相信你们能行!”的简单话语,会在无形中给团队成员带来很有效的激励作用。但如果总是以压迫、不耐烦的心态去训斥某一位成员,那么很难确定这位成员能够出色得完成任务,即使经理的不信任会对某一成员带来“反向激励”,但长期下来也很难保证员工与上级之间友好、共存的关系,毕竟我们在发展的同时也追求和谐。

 

对于个人和团队或者企业来说,自信的确必不可少,但是“他信”也同等重要。对于个体来说,“他信”帮助我们认清我们自信的资本是什么,自信的依据是什么。“他信”提醒我们要避免自负无知,认识自身存在的不足。对于一个大的环境,人与人之间少不了合作,此时“他信”尤其能有助于形成和谐的环境,促进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