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美国飞康软件公司首席执行官詹姆斯·麦克尼尔(James P. McNiel)在上任三个多月后首次访问中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随着虚拟化技术的普及以及云计算时代的到来,数据保护技术的变革已经迫在眉睫。
预言一:独立软件公司仍有用武之地
从IDC和Gartner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那些同时拥有硬件和软件解决方案的厂商,比如EMC、IBM等,其业绩表现良好,而一些专注于软件的厂商,其业绩增长并不尽如人意。也许是认识到了硬件的重要性,赛门铁克公司在2010年推出了一款软硬件一体的重复数据删除解决方案。这是不是一个信号,表明软件厂商开始由“软”变“硬”?
飞康虽然也拥有软硬件捆绑的解决方案,但其硬件部分主要是直接使用合作伙伴提供的现成的硬件产品,其核心价值还是体现在软件上。飞康未来会不会也走上软硬件一体化的道路?对此,James P. McNiel的回答十分肯定,飞康会成为一个强大的独立软件公司。
“针对某一特定的硬件平台开发软件对厂商来说是一件相对比较容易的事,但是那不能为用户提供更大的价值。软件与硬件绑定,会限制软件的功能,最终会走上封闭的道路,这是用户不希望看到的事。”James P. McNiel分析说,“很多中国用户的数据中心拥有不同品牌的硬件设备,独立软件公司提供的中立性的软件产品,能够更好地支持异构硬件环境。举例来说,在云计算时代,数据保护厂商要想为用户提供完善的灾难恢复服务,就必须从复杂的异构环境中提取数据。这样一来,飞康支持异构存储平台的复制软件的优势就可以充分发挥出来。”
James P. McNiel表示:“当前,飞康的首要任务是解决用户在数据保护方面的问题。在时机成熟时,飞康可能会收购一些有利于提高产品品质、丰富产品功能的关键性技术。此外,飞康还会加强与一些硬件厂商的合作,比如惠普、HDS等,针对虚拟化、灾难恢复等提供更完善的解决方案。”
预言二:磁带不会消失
磁盘备份刚刚兴起时,许多存储厂商一窝蜂似地涌入虚拟磁带库(VTL)市场,看那架势,似乎磁带会在一夜之间被VTL所取代。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虽然用户开始慢慢接受VTL,但是磁带并没有退出数据保护市场,只是重点由数据备份逐渐转向数据归档。
“磁带的生命周期会超出人们的想像。飞康的VTL产品超越了磁盘到磁盘备份这个层次。有些厂商将VTL定位于替代磁带。但事实上,用户在最初建设数据保护系统(磁带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时,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不可能因为采用VTL,就完全推翻原有的数据保护系统。也就是说,用户不可能完全抛弃磁带。”James P. McNiel指出,“理想的数据保护方式包括在线保护、近线保护和远距离的数据保护(比如异地备份、云备份等)。飞康的数据保护解决方案有利于保护用户原有的投资,并且可以实现安全的数据迁移,让用户把数据从旧系统中迁移到新系统中。”
磁盘并不适合永久保留数据。James P. McNiel认为,10年以后,当人们谈论数据保护时,磁带一定还存在。磁盘、磁带、光存储等多种存储介质将并存,它们之间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
预言三:数据保护与“云”接轨
在Client/Server架构时代,James P. McNiel曾参与过备份软件的开发。现在,许多备份软件仍然基于此种架构。但是,在Client/Server架构时代,备份的数据量是MB级,而现在是PB级。如果沿用传统的架构,那么数据备份软件将无法满足海量数据的全备份、快速恢复以及业务连续性的要求。数据备份、数据保护必须实现变革。
服务器虚拟化的普及加速了数据备份体系变革的步伐。原来是直连备份,现在则是网络环境下的备份。数据备份、数据保护产品不仅变得更加可靠和稳定,而且要面向虚拟化和云计算进行设计。James P. McNiel介绍说:“飞康正在研发的代号为Bluestone的新一代数据保护产品就是基于云计算平台设计的。它通过一个单一的管理界面,可以管理非常复杂的与业务连续性相关的应用,包括传统应用与云应用。”
Bluestone既可以位于存储层,也可以位于生产设备端,还可以位于管理层。它可以探知数据与应用之间的相关性,并在此基础上实现快速搜索。James P. McNiel表示:“Bluestone可以实现对本地私有云的数据备份和保护,并且具有快速保护、正反向切换以及远程管理等功能。”
“公有云有两种,一种是聪明的,另一种是笨的。”James P. McNiel分析说,“聪明的公有云就是智能化的公有云,除了提供存储功能以外,还能提供其他先进的功能。比如,惠普选择飞康为其云体系提供数据保护和灾难恢复平台,既能将异构环境中的数据复制到云架构中,又能实现生产中心的灾难恢复和系统快速切换。那些笨的公有云存储系统,比如网络U盘,通常只能提供简单的数据存储功能,以大容量、低价格取胜,而不能实现重要数据的复制、系统切换等高级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