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经历:
1、  马士基:
去投马士基完全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的,笔试是一连串考反应速度的推理计算题,正常人应该不会觉得有难度,很老实的做了前面30多道题,后面一听到最后一分钟倒计时,就胡乱划上答案,也不晓得结果如何,看到选择就选个顺眼的,计算就随便写个数字。接下来就是性格测试的题目了,记得就是:你认为自己具有的性格特点(比如彬彬有礼之类的)和别人认为你具有的性格特点。挑些自己喜欢的打个勾完事。
想不到混了个面试,BBS上得到消息,便匆忙穿上前几天买的包装,和同班的几个同学打的前往面试地点。虽然前面有传言说面试是群殴的方式,但是我们几个都是一对一的方式进行面试。面试的MM比较nice,问的问题就是自我介绍,对以后有什么职业规划和理想,听完了还赞叹几句很有抱负之类的,呵呵。接着就问我读的是计算机专业,那对以后从事物流行业有什么想法,当然努力吹捧它们之间的共同之处以及在自己看来并没有任何矛盾罗.最后用英文问了下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想了几秒中便用蹩脚的英文说起了初中的一个好友,期间她会提示一下语法错误,顺便根据剧情追问一下。感觉过了很久,终于搞定了,问我有什么问题,顺着刚才用英文探测了下是否有可能在里面获得一个IT相关的职位。答案是:“Everything is possible, but…”.意思很明显:机会渺茫.出来才猛的发觉,自己在面试过程说的,竟然全是自己真实想法.一个月过去了,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也就逐渐淡忘了.
2、  百度遭遇:
看样子百度的招聘是连续不断的,在网上选了个新产品研发的职位,send了份简历过去,并故意在简历里提了下百度之星.过两天便有了回信,安排了网上笔试,可能是职位的缘故吧,题目除了选择题考些基础知识(比如需要将OS缓冲区的数据刷新到硬盘,可以调用的函数有哪些?),接下来是http协议的一个命令的报文分析,一道字符串的改错题,一道编程题,最后是算法设计.题目难度一般.那天刚刚马士基面试完,便接到百度的一个电话,问第二天能否进行电话面试,顺口说没问题.
        电话面试是意料之外的郁闷,问了四道题目(两道是算法问题,一道网络设计,一道Hash内存管理,感觉后面两道要求比较模糊,我抓不到重点),只有一道能回答.每问一道都给俺10分钟的思考时间,一般我都是答了一半就无法回答他的一些质疑了,一来不是很清楚他质疑的是什么,追问几次也不好意思再问了,二来电话中很难描述,也弄不明白要点在哪里.那道算法题就是完全不懂了,直觉很熟悉,从一堆整数集合中选最少的集合,让它们的并集包含1-10000(其实可转化为覆盖问题,算法课学过的典型NPC问题),却不知从何下手.后来才知道是NP问题,真搞!这次经历,让我感觉自己的算法知识很不扎实.不出所料,几天后收到了来自百度的拒信,呵呵.
        前几天收到百度另一个职位的笔试通知,没时间也就不再理会了.
3、  网易被拒:
真的有点儿感激网易,chinahr×××那么多份简历,唯一一份有回应的就只有网易一家了.网易的笔试通知,让去广州找工的阵容壮大了不少,虽然我们原来的计划是霸笔北电,但有份正当笔试通知总让心里踏实不少.于是,112,fll他们踏上了去广州的找工之路,十多天的找工经历,让我重新思考不少问题.
        网易的笔试,大概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只说我应聘的程序员笔试情况,其他不清楚):一是跟IQTest差不多的题目(比如,第二部分就是编程和算法.第二部分难度不大,第一部分就因人而异了,时间不够来不及写代码,我就将算法描述下算了.笔试的很多,去霸笔的也不少,听说有些教室霸笔的比收到笔试通知的还多,网易的一个MM苦口婆心劝他们出去也不凑效,最后MM投降了,呵呵,挺欣赏他们的自信.
        过了几天就收到网易的电话,一面安排在中大的一个就业培训中心.好不容易爬上去,面试我的竟是4个年龄和我相仿的hr.第一感觉就是可能他们是开发部的,面试我就当成是找以后的同事罢了.传统的自我介绍过后,就是一些技术问题,具体记不清除了,只是记得几个自己不会回答的:Linux的内部命令和外部命令有啥区别?(汗颜,没听过Linux有内外部命令之分,于是说只听过dos下有内外部命令之分,于是他们转问dos下有什么区别?胡乱吹了一通,他们并不满意,说没达到本质,呵呵)C++如何实现纯虚函数这个功能?(对这道,我直接说没看过,能否说自己的猜想,看他点头就用虚表吹了一通,他们不置可否).剩下的问题基本就没什么难度了,并且感觉对技术的要求并不高,大部分都是聊开放式的问题,比如在项目中遇到的问题啊,看到成绩还行,就问对一些考试很高分,但动手能力不怎么样的现象怎么看?”旁边的一个MM干脆说::”就是高分低能”.呵呵,直接得可爱.
        似乎是两天后收到通知二面的电话,安排在网易大厦,好不容易找到地方.感觉环境不错,坐下来就跟旁边的中大来应聘的xd侃起来.时间差不多时,网易一个MM便将俺带到一个空气很闷的地方作些性格测试和推理之类的选择题,空气闷得厉害,无法思考,随意做完便出来面试.面试官还是年龄相仿得4:3gg,一个mm,大部分时间都是忙着敲打键盘,感觉是在做面试记录,我偶尔从她的脸部获取回答的效果,呵呵.老套的自我介绍结束后,便从项目开始发问,比如让我说下项目最失败的地方,当然没那么笨,我故意将重点放在如何解决上来.自己最大的缺点之类的(感觉这个吹的不好,太真实).左边的面试官就喜欢提些技术问题,一般不用思考就能回答,比如:IP报文中的TTL字段有什么作用?其余问题基本是吹水,从网易MM的经常微笑脸部看出,回答也许还过得去.面试基本告终得时候,问题来了,左边一个面试官对我刚才的一个NAT穿透提出了疑问,,恰好这个问题我们是讨论过的,以我的理解,他提的观点与原理相悖.于是围绕这个问题争论起来,后来感觉气氛不对,想到外面fll还在等着,没必要争一时之快,赶紧收口.感觉后来被拒大部分是因为这个插曲,只是心里有些不平,直到听了表姐开导,才从心里觉得被拒是自然而然事情了.
4、  注重技术的深信服:
在去广州之前,其实已经×××过深信服,公司没听过,当时只看到不低于8w的年薪,
便觉得不妨一投.这次恰好碰上他们的宣讲会,似乎比较喜欢有项目经验的人,便又在现场投了一次.一起过去的基本上都获得笔试资格,笔试题目确令人郁闷,清一色的技术题目,硬着头皮做完,所剩的时间就不多了,看了下坐在左边的fll,速度好快.后来二面的时候,不经意看到自己的分数:A-,不知道什么概念.后来听说笔试题目竟跟去年大部分一样,有点儿惊讶,参观公司时,问了下老总,也说变动不大,便追问为什么不担心因此而在笔试甩掉一些很有技术但没有查找笔试资料的人.他承认会出现这类情况,并希望我们推荐一些技术和我们相当的人过去,呵呵.
        第一论面试问的95%以上都是技术问题,有些能回答上来,比如TCP三次握手过程、IP报文和TCP报文的校验码如何计算等.有些问题则闻所未闻,:13号中断有什么用途、汇编如何实现原子操作(这个问题我只说可用开关中断实现,他说效率过低,很晕),正则表达式如何实现某个词语的搜索(看来这道题我理解错了,他实际上应该就想问如何表示,然后用于搜索而已)
        我们回来的路上就通知我和fll要进行第二轮面试了,地点改在华工,于是我们赶到华工住下,准备面试.临时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改到原来一面的地点,有点晕(后来他们有向fll道歉,轮到我面试时,我又针对这个问题问了下原因).赶到面试地点,已经快晚上7:00,作电梯碰到个深信服的xd提着一份面包上去,询问才知道他们都还没有吃饭.Fll先进行面试,我既然进去了,只能暂时坐到旁边的工作室,旁边的人跟我打招呼,竟然知道我名字,当时真有点儿受宠若惊.感觉fll面试了一个小时左右,坐在隔壁房间的我,不敢打扰正在工作的xd,漫不经心翻着报纸,偶尔听到他们的谈话,有些是针对笔试问题的.轮到我时,也是一堆的技术问题,感觉难度没有一面那么大.最后便是问我为什么想加入他们了, 我实话实说薪金达到要求了,自然追问为什么那么看重薪金.便说了下自己把收入而不是个人前途放在首要位置的原因,当时很自信在社会混过的他完全可以理解,快结束了,也顺便说下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和自己做的项目也都针对网络.
        第二天知道自己和fll通过了,随后便是体检和参观公司.
5、融洽的北电:
       北电的霸笔基本没有受到什么障碍,没通过简历筛选,可能是没有pass cet6.监考的gg很友好的收了我们的简历,汕大六霸填好数据,我们便开始了答题.题目是英译汉和汉译中,总共10,fll说自己拿了9,x.接下来就是40-分算法设计,用少于n*n的算法找出n*n01矩阵中第i行为0i列为1i(不考虑array[i][i]).接着就是Shell排序改错,最后是程序补充填空.除了第二道,其他难度不高.但一面时发现自己的Shell排序弄错了,肯定很低分的那种.
       一面的气氛很融洽,一个年纪稍大和一个年纪很轻的面试官都不会故意去为难你,中文自我介绍之后,他翻了下我的成绩单便问为什么不考研,其余就是针对项目的问题.C++的多态性怎么理解等,难度感觉不大.英语对话就是聊天式的,随便问,回答也很随意,面试官最后说:你的口语not bad,但需要学更多的单词.想到刚才很多时候都用从句来代替一些自己记不起来的单词,很惭愧的连忙说同感(当然这些都是英文的啦,呵呵).面试官留给我的印象不错,就不知道自己留给他们的印象如何了.
       二面是小组讨论,事情是科学俱乐部请来的生物专家无法出席演讲,英语俱乐部预定的用于房间得不到.小组共6个人,扮演三个不同的角色,其实就是两个人扮演同一个角色,开会讨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40分中之内形成一个一致的意见和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