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发现脑子一片空白。。父亲的离去,小时候一直接受不了,在逃避中慢慢开始追求一种虚妄的世界,到最后的坦然面对,真的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面对后便是令人窒息的压力,一种基于责任和愧疚的压力。它曾经成为一种不可估量的动力,但大部分时间带给我都是一种皇?康钠1梗?踔恋彼?晌?恢侄?Φ氖焙颍?叶疾恢?勒庵侄??烤故遣皇俏蚁胍?模?菇鼋鍪亲约和瞥僭鹑蔚囊恢痔枚?手?慕杩凇?/p>

自己一直无法完全解读父亲最后的一些行为,母亲我也无法解读。不断浮动的记忆的碎片开始让眼睛湿热起来,心酸的记忆,让其随风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存在另一个空间,希望他在自己的世界里,获得属于自己的自由和欢乐。

-------------写于2006年父亲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