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管理是规划和科学,其中却***着很多文化和人文。

民主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现实,虽然一直梦想着在这块土地上享受那人的权利,可惜发现,真的只是一个美好的梦。即使制度存在,人民的意识真的就像黄老师或者某位师兄所言,一时难以改变,那时一种文化,一种传统的熏陶。个人的成功和团体的成功,应该建立在另一种基础上。民主只是手段,不应该成为利益团体追求的目标。

存在即合理,既是现实,便去用符合现实的东西去学习管理,不再学究的去区分现实是否应该存在,因为它确实存在。

成功赞美团队成员,我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