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3日下午六时许石头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天堂的公车.
        话说事情的经过时这样的.某日俺从XX机构出来赶到小白龙那里去,庆祝他过了cisco的考试!其实也就是打牙祭!(小白龙哥哥,原谅我的自私,阿门).搞完了手头的工作,就往公车站跑去了.
         当时我看了下时间,差不多是六点;正是上下班的高峰期.俺左等右等,那唯一的公车还是没来.便点了根烟,伴随着寒冷中发抖的身体吧嗒吧嗒抽起来.
         应是下班高峰期的关系吧,车很堵.正在我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寻找身边MM的时候,发现人潮涌象后面的一辆车.
        俺用那及其锐利的余光瞟了下,正是目标车.扔下烟头,提着笔记本,往人潮的前头奔去.
       咋说俺也是个"纯爷们"(哈哈^_^),终于还是让我挤上来了(其实还是因为是前几站的关系).
       公车吱吱呀呀的开始了动作,当驶到下一站,玉古路得时候,同样是一波人流."吱呀"前门开了,一拨人流上来了.
       当是时,一位MM说要下车,好家伙,伴随着门开,一波人流从后门(下客门)涌入.由于涌入的人流太多了,便是关门也关不了.
      某男子死死把住下客门扶栏.如此耗了约摸三十秒,车上的"旅客们"开始了叫嚷"坐下一辆吧""这一辆车实在是挤不上了""你这不是浪费大家时间么?"
     不过无论车上的人么如何如何,此男子当做不曾听见.(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期间还有一妇女说"我头疼的厉害,你们年轻小伙子发扬下公德心让我上去吧!"车上人答道"病了,那打车好了".......
      如此僵持了大概十分钟,直到另外一辆撤到来,紧抓住扶栏的男子仍然不撒手.最后在车上人的"好心"劝说下,才悻悻离去........
     而说自己头疼的那位确是不曾离去,仍在苦苦"哀求".
      此时心地善良立志做社会主义好青年的石头同学,看不下去了.毅然和后面的仁兄商量了下.决定再挤挤,可是在是没地站了,最后俺只能单脚站立......
       公车继续着它的义务,就在下一站.刚刚上车的人成了车上人(当然,这不是废话么),做着刚刚车上人做的事情........
        好吧,扯淡到此结束.感觉这就像是一个圈子的对垒.车下的人是一个圈子,而车下的人是一个圈子.
       你要你上了车,车上的人就会对你表示认同,刚上车的会车已经在车上的人一起PK车下那一个圈子的人.
      有错么,没有,谁也没错,大家都不过是想在这个寒冷的天气里,尽快回到那个或者有人在等候,或者是吃泡面的家里(好吧,姑且叫做家!).
      PS:天堂的车,过杨公堤,天堂花圃那段,感觉跟坐过山车似的,尤其是后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