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年大学毕业,鬼迷心窍就要去那个国企,因为工作没有落实好,跟家歇了得有3个月
开始特别开心,后来越歇心越虚。
终于熬到上班的日子,每天倒茶喝水看演出不亦乐乎。发工资的时候傻了——才400
25元买了张月票,150交家用,还剩9张月票钱过一个月。

那时候老公同学一个月600元。他第一次以男朋友的身份上我家吃饭,一次吃了三碗米饭,把剩下的菜汤也拌饭吃了。最后还告诉我爸,吃了个差不多。
事后,老爸找我深谈了一次,主题是警告我,你俩这么点钱,将来可能都不够老公同学吃饭!

他上班和我同一路车,都在长安街延长线上,比我远几站地。
当时国贸往东还是一片“不毛之地”,他周末下班来找我一起回妈妈家。都是从始发站八王坟上车,因为我从中途上车是肯定没有坐的,所以我们都是出门约好时间,我在公交路牌下面等着。远远地,看见一辆车上面探出来了大半个身子,大喊着:这辆,这辆,快上这辆……然后我上去,他把位子让给我。因为他没有月票,不敢轻易下车。
有一年下大雪,fif和老公没商量好,结果我在车站的雪地里差点化成了“望夫雪人”,回来大哭了一场……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居然过的那么单纯,连烦恼都是那么简单……

记得一次轰动京城的著名演出是我们公司做的。到还差一个星期演出的情况下,办公室还仍着10120元的票没人拿(那时候公司就这样,别说120,就是500700的票有时候也散落着没人要),我观察了一下形势,估计确实不会有人拿了,就偷偷琢磨着和老公到首体给卖掉。我们一去就被票贩子团团围住,最后终于有一个40多岁,看上去还算憨厚的票贩子给我们留了呼机号码,约定周末的时候去公主坟交易。这个人自称姓李,后来被我和老公简称为李票。
我记得我们故意选了公主坟当时林立的通讯商店的门口,一来谨防他带人抢我们,二来趁人多,交易完了赶紧跑。呵呵,感觉整个跟×××交易似的。其实后来想想,人家还是挺有职业道德的,不但如数给了钱,还坦荡地要求下次交易。呵呵,倒是我俩显得紧张过度,贼眉鼠眼的。

为了拿这个钱,我们专门开了一个存折,看着存折上面的1200元的数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我们第一笔存款。而且,居然是这么来的。
总得拿这个钱干点什么吧?先取了100,到首体门前当年的一个我垂涎以久的韩式餐馆那里点了拌饭和冷面。可是,这也太对不起我们挣的那么多钱了吧,得来点横(四声)菜。我于是点了一道生拌牛肉,好像是三十多一盘,不为别的,就因为它贵!
一顿饭吃了70多块钱啊,这是我们回北京以后吃的最贵的一次,吃完了感觉并不怎么好,并且连着好几天食欲不振,可能跟吃了生肉有关系◎!#¥◎#¥¥%%¥%¥()×()※×(¥%◎¥#◎
还剩20多块,干什么呢?老公带我溜达到了当时红极一时的白石桥“实华开”网吧。那时候没去过网吧,就跟现在没去过酒吧一样不时尚。我们去了,好像十几块钱一个小时,我们舍不得,买了半个小时,老公还要了一扎啤酒(在网吧里喝啤酒,真傻),给我要了一杯茶,坐到了一台机器前面。去那里呢?其实我俩单位都可以上网。先是进了各自的邮箱看了看,啥也没有,用了10分钟。剩下的二十分钟,去新浪聊天室看了看平时的聊友,生怕过点了人家多收钱,慌慌张张地出来了。下午阳光明媚,我和老公手拉手在街上瞎晃,酒足饭饱,又过了一把精神食粮的瘾,感觉生活真美好。

半年以后我在那家国企实在待不下去了
要说这娱乐圈的国企气氛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钱少我不在乎,谁让咱喜欢这行呢。关键是我们部门经理——一个有妇之夫一到下午就把另一个部门的MM带到我们办公室嘀嘀咕咕地调情,还一个躺在另一个的腿上,办公室里就我一个人,大冬天的,让我躲到哪里去啊?
刚好一个同学要从一个公司出来,领导要求必须找一个人顶替,他推荐了我
理由是那个公司离我家步行只要5分钟,我毫不犹豫就去了
这一去,我在这个圈子里干到现在……

新公司第一个月开支是集团的会计到公司一个秘密的小屋子里面发现金
我本来排在前面,可是不知为什么,每次到我了都特别不自信,总觉得会计的名单里不会有我,于是让了一个又一个人进去
直到身边没人了,自己溜进去,报了名字,看见会计挨个翻着信封,心里一直咚咚咚地跳,有个声音一直不停地说:有我吗?没有吧?有吗?没有吧?
忽然会计拿了一个出来说,签字吧
我签了,跑到洗手间数了一遍——1800!!!狂喜啊!因为我不懂得面试,什么要求都没提,人家给我的是承接的我同学以前的薪资数量,我从来没敢问过。赶紧塞到钱包里面去,天!居然合不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装3000都合的上,当时1800确实合不上,大概那时候的人民币的纸厚吧)

烧啊,烧啊,烧死了,这么多钱怎么花啊?
得的瑟的瑟!
请老爸老妈吃饭!——找了一个比较像样的饭馆儿,下了班让他们直接过去,点了老爸喜欢的烤鸭,花了140多元,给钱的时候故意把装了1800的钱包拿出来翻了翻,找出200放桌子上,奇怪老爸老妈一点笑脸也没有,走的时候扔了俩字:“烧包!”就骑着自行车提着打包剩菜回去了。

由于我比较努力加上新公司处于上升阶段,每个月除了1800还能有点奖金什么的。开始只有几百块奖金,但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在老公面前显摆的了
这时候我们不都坐一块钱的公共汽车了,间或坐坐长安街上3块钱的小公共。记得还是一年冬天,fif和老公挤在小公共最后一排看着路边一个个新楼盘畅想未来:觉得两个人要是加起来能到6000块,就足可以贷款买月供3000块的房子了
末了,看着公共汽车站乌洋乌洋等大公共的冻得dei(一声)dei而不肯上小公共的人,fif和老公依偎在小公共上觉得特别幸福,甚至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唉,看来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们,还是很多的呀……
——这个场景我一直都记着,一直记着……

7
8年一晃就过去了,前两天和老公去看电影,在新东安的电影院刚刚购完票一转身,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压低嗓子说:“电影票要么,外企的电影券,可以比售票处便宜十块钱。”那声音熟悉得让我和老公打了一个激灵。我们对视了一眼,同时又望了望那个票贩子——竟然是李票!
虽然过了8年,我们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他。李票老了,两鬓已经斑白,连胡子茬都有零星白点了。忽然间,如电影般恍若隔世的情景都浮现了上来……大雪天里的车站,公主坟通讯市场,生拌牛肉,实华开,烤鸭,小公共上的憧憬……

想起一首歌:“遥想当年年纪小,追风逐浪没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