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吧,今天收到了微软的全球“最有价值专家奖”-mvp奖,或许就是一张证书,或许是一张纸,但却是用一段时间付出的代价换来的,知识无价,时间无价,生命无价,所以我们应该珍惜来之不易的成就。
    十一同学结婚,昨晚请客喝酒,我也是应邀赴宴,酒桌上大开喝场,不知道白酒喝了多少杯,啤酒喝了多少瓶,只知道酒味回肠荡气,不过还好认识”自家门“,打车的钱也没少给,还没忘了要发票。
    这不,今晨没有按计划起床,稍有些晚,没有去游泳,路上遭遇”暴雨“袭击,冲了个冷水澡不说,堵车还堵了大半个小时,到了公司才有一种”安全”感。
    说“安全”也不安全,昨天国贸cbd一带几大社区突然断电,所有机房的ups设备供电支撑不了多久也全部瘫痪,到今早上6:00左右才恢复正常,据说是某处主干电缆被挖断。真是不幸,想想也是,cbd有近2000的用户十几个小时无法用电,连电话也用不了。这几社区中有两社区为公司网络及通讯业务所覆盖范围,受到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电力恢复不久,机房设备开始正常运转,但部分用户仍然无法正常访问互联网,经过工程师排查,是因为断电后造成用户端设备死机造成的,重启后即可。
    公司社区机房的一款硬件防火墙出现了故障,提示内部错误,但却可以正常进行数据包的过滤,根据日志和错误提示判断是防火墙ios页面访问连接造成的,重启即可。
    另外今天需要解决的一技术问题就是在这款防火墙做完nat过载-pat转换后,再做单个ip地址的一对一映射,可以进行相关映射,也可从外部访问到内部服务器,转换没有问题,但有一个细节问题,不管是做了多对一的pat,还是做了一对一nat(外部地址是另外一个公网ip地址),但出去的数据包的源地址都是该防火墙的出口地址(也就是多对一的地址外部地址),尽管根据一对一的映射关系,可以通过外部访问到内部的相关服务器,但现在要求是内部的服务器要求连接外部服务器的数据库,需要从内部服务器出去的数据包转换后的源地址,但这个地址又不能使用其映射的地址,因为都通过防火墙外接口进行了转换,转换后的源地址是防火墙的外接口地址,这样是不可以的。但原理上是可以实现的,只不过该防火墙却没有这方面的功能说明,需要明天联系一下厂商确认一下。
    还有一个今天比较郁闷的事,下午开完会已经晚一个小时下班了,到家近20:30,还没做稳,电信的工程师给我电话说要到我机房检查一光路是否有问题,但那个时候机房已经关门了,没有值班,我还饿肚子呢,但抱怨归抱怨,工作还是要做的,我打了几个电话,看能否安排工程师加会班,看来不太好安排,一听要加班,相关的工程师就找理由推辞了,看来我这小“领导”的权威还是不够啊,只有自己动手了,我从不会要求和强求别人为我做什么,但我还是有意见的,有些工作属于分内的工作,拿着这份工作的钱,为什么不把工作做好呢?想学技术,就应该什么苦都要受。
    说这事也来气,公司一共两个技术部门,一个是运维部,一个是技术部(网管中心),运维部主要负责客户方面的技术支持和客户网络的运营维护的,都是些基础方面的技术,而技术部是公司的技术核心,也是掌握公司技术资源的一个部门,负责公司所有社区的网络机房及设备的管理运维、技术方案制定、技术人员的培训、新技术产品的研发等等,技术部的人手现在是非常紧缺的,老板不是技术出身,不知道技术的难易程度,为了省钱,一个人当好几个人用,我算是技术部的”骨干“了(吹捧一下自己啊,反正也不上税),是网络设备和服务器通吃,什么技术都要会,还要求什么技术都要精。好不容易给我从运维部调了一个助手,却一直都很让我失望,我不知道是否该这样评价一个人,但我认为即然想锻炼自己,想从事技术行业,而自己又不努力,自己又好吃懒做,做事又不认真,工作马马虎虎,三天两头请假,反正我是受不了了,我发现我都成他的“助手”了。当然还是那句话,这里并无恶意,只是心中郁闷,只想发泄,同时提醒一下“肇事者”,趁年轻再多磨炼磨炼,可不要“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