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整个乱成了一团糟,随着毕业的来临。无法解释的感觉,总是在收拾东西闲谈扯淡无所事事的等等时候来临。让人有种莫名的惆怅与茫然。过不了几天,所有的同学都会各奔前程。我以不再相信所谓距离无法分割感情的说法,距离不是感情的天堑至少也是屏障,特别对于我这种懒人。接下来会面对新的环境新的人,就会有新的事情新的朋友。有点讨厌,总是受不了这种改变,离开一群有了感情的人却不知道何日相见。告诉自己以后要勤劳一点,比如周末可以召集留京的兄弟姐妹去蹭兄弟老婆的饭,在没人为我解决伙食之前,先把兄弟老婆当自己老婆用好了。
最近每天都是早上睡觉,为了看球。只有两天例外。第一天是唱了一晚上歌,虽然那天有意大利的比赛。还算High。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好好唱了,不撕心裂肺会很难受。看来听什么歌人就会变什么样的。越来越发现ROCK是个好东西,能让人感觉变的大条。
昨天没球赛,被诓出去蹦迪。音响和灯光让我想起外面的雷阵雨,又震又闪。但感觉还好。同学说一定要半夜三更冒雨把我叫出来,是因为想告诉我她喜欢我,怕走了就没有机会了。点头Yes摇头No,我第一次根本无法做到。我知道自己没有动心的感觉,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心在何处。但我很怕伤害别人,一个漂亮纯真温柔的女孩。陪她跳了很久,又说了很多的话。有善意的谎言但更多是掏心窝的实话。很久没有一气说过那么多真心话,只希望她能高兴一些。
整一天都无法释怀。去了趟外面,却犹如上帝安排般的碰见了她,和另外一个男生,一个喜欢她的男生。当时我低着头往前走,她伸手把我挡住,用标志性的微笑和我打招呼。很开心,衷心地祝福,希望瞎了眼的只有我一个。
我以为我从过去的恋情中走出来,很遗憾不是这样。发现自己还什么都没准备好。看来我确实需要换个环境了。
带我毕设的研究生的活又排了过来。我却没有办法静下心了去做。人不是皮筋,松久了需要一点时间才能紧的回来。但我想这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关键是我对所做的东西失去了希望。我真的很希望能真正为我即将离开的学校做一点东西,不在乎有多累。但事情却不会那么简单。项目需求变换不定,算法内容没人关心却反复强调我做出漂亮的界面,而对于专业的理论用无法提供良好的支持,我只能又当爹又当妈。我明白也许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一篇论文,虚张声势又空洞的论文。繁重的工期,缺少理论和实践数据,缺少测试和讨论,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做到什么程度。我真的很有心但我很无助。我不想苛求任何人,也许师兄们当初也是满腔热情却被大堆的琐事和现状磨灭了,大学科研环境真的太烂了,指的不是硬件。每当我想到就让这样的破烂程序指导我们的火箭上天时,我就会很责备自己。也许我是应该留下的。但是我真留下了又能改变什么,我只是一个死跑龙套的,离开就离开了吧。
 手上的一个程序是一个师兄写的。很喜欢他的理论模型,很我希望达到的一样。但很遗憾,他对算法细节的处理太粗糙了。导致关键算法的数量级倍增。好好的思想成了一个鸡肋。算法的改进并不难,仔细思考最多半天就可以把速度提高N倍,这就是高校教育的可悲。把学理论的研究生当程序员使,于是研究生们纷纷拿起书本半路出家,一方面无心顾及专业理论的学习,另一方面程序写的总是不尽如人意。术业有专精,专业研究生应该只写理论模型就好,而程序实现可以和计算机系的研究生或者是专业人员合作。用一个团队,而不是一己之力来解决问题。貌似麻烦,但这样效率和质量才更有保障。但这些话说给谁听啊。导师只在乎东西出来,有效果就OK。他们不会管内涵与实现。对于他们来说一篇论文和一个项目的解决比项目的内涵更为重要。 
乱七八糟写了很多。心情也平静了很多。刚刚终于能静下心了写程序了。明天也许会好很多,球赛也要开始了。专心看球专心站好最后一班岗专心享受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