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工作地更替,我觉得我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在深圳了,因此决定举家从上海搬到深圳,虽然舍不得上海的朋友,同事,以及已经居住了3年的房子,但是还是不得不举家搬迁。
从 2015年9月份面试,到2015年11月上旬入职,这期间经历了工作交接,醉酒以及离别,从11月份到2016年春节,一直忙着搬家。其实我的想法是简 单的,上海的房子不租,到深圳租个稍微差一点的房子,只要小小上学方便即可,这样我也就不需要搬太多的东西了,或者还有另一个方案,把上海家里的东西能扔 掉的就扔掉,不舍得扔掉的就捐掉,什么都不带,只是一家三口肉体和精神到达深圳重新开始。不差那个房租钱!
然而我的方案遭到了除我之外的几乎所有家人的反对,愤怒与不解之余我只想阐述我的想法,当所有人觉得我是×××的同时,我也是这么认定他们本身的!

我一向觉得自己比较符合航海民族的特质,而他们则是典型的农业民族的人,在这二者之间,还有一个我并不看好的游牧民族!

航海民族

很 显然,航海民族的人们是没有牵挂的,说走就走,随身携带的只有鱼叉和勇气,走了就不再回来,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要到那里。航海民族是没有老年权威的, 因为海上的环境变化莫测毫无方向,只有体力好的年轻人才能胜任,即便是年纪再大的老头儿也无法积累足够的经验指导年轻人往哪里前行,航海民族的人是擅长探 索的,擅长找到一张白纸,开发,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张白纸...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殖民地都是航海民族建立的,从古希腊到大英帝国,所有的新大陆都是 航海民族发现的,比如美洲,南部非洲,澳洲,南极洲...

农耕民族

农耕民族的理念是安土重迁的,他们务农的同时可以依 照地理特质积累超级多的经验,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大陆农业地带的气候非常有规律,什么时候下雨,什么时候是旱季,什么时候要播种,什么时候最适宜收割,这些 事实被随着年纪增加的人掌握的越来越清楚,因此农耕民族的权威就是老年人,而且对迁徙特别的反感,因为换个地方,老头儿的经验就不灵了。

农 业革命是个错误(虽然大多数人觉得农业革命是个创举!),它让更多的人固定在自己农耕的土地上,积累了太多的物品,锅碗瓢盆,农具,土地(或者说是不动 产!),夜壶,废旧的脏衣脏裤,祖先的骨灰盒...这些东西不便携带,因此他们必须不能搬家,所以就是安土重迁!当有人来侵略的时候,他们必须打赢侵略 者,否则就意味着要搬着这么一大坨东西远走高飞,这个代价是巨大的,因此农耕民族善于防守!于此相反,航海民族没什么牵挂,说走就走,也没有什么锅碗瓢 盆,衣裤,被褥,骨灰盒等大件物品要携带,十分轻便,因此航海民族是善攻不善守的!

游牧民族

这个特质的民族在于农耕和航海二者之间,我就不多说了,中庸便是,他们可以攻到欧洲,善攻,当然也会自动退到蒙古...总之他们就是有草就行,目前看,这种民族的人越来越少了。

我想说一下我的搬家经历,看过这篇文章的可以按照以上对号入座。
我 想把所有的被褥全部扔掉,因为深圳很热,不需要很厚的被褥,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我根本不想带这些累赘!我不想带锅碗瓢盆,因为到了深圳可以再 买,但是家人的理由很强硬:这些东西要花钱,少花点钱就是一点!!这他妈的简直让我想打人了!我的书特别多,这就是我的随身武器,但是我带不走了,所以我 想捐掉,这无可厚非!但是我觉得正常的搬家就是一家三口人到深圳,拎包即住,就这么简单!带了个蒸馍锅,他妈的老子一开始就不喜欢吃面食!带了个炒菜 锅,...记得当初去上海的时候,家里的老年人把蚊帐什么的都让带去,结果呢?全他妈的扔了。

我身处农耕人群,我无力,我控诉,但是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