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业界大拿Cormac Hogan和Duncan Epping所著、本人翻译的《VMware Virtual SAN权威指南》一书已正式上架,感兴趣的读者请 亚马逊 或 当当京东 购买(注:今天是当当最便宜40.70)。谢谢大家的支持。另,参加vForum2014的朋友将有机会获得作者和译者的签名赠书。



译者序

 

2周前当本书的翻译接近尾声的时候,2014年度的VMworld在美国的旧金山开幕了,会上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VMware推出了超融合基础架构EVO:RAILEVO:RACK

“融合”这个词这些年来越来越热。是呀,原本各自为政的甚至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网络、服务器和存储开始相互渗透合并,其速度之快趋势之猛以至于“融合”这个词本身都
hold不住了,非得要搬出“超融合”才能压得住阵脚VMwareVirtual SAN就是VMware的这个超融合架构的核心技术。

  几个月前,接手这本关于
VMware Virutal SAN技术的最新图书的翻译工作的时候,我就已经深深感受到了这种技术对我们带来的震撼感。作为一家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国公司在中国工厂的IT技术经理,我也同时负责中国工厂的基础架构和数据中心的一些架构设计工作。去年(2013年)我们才部署完毕FlexPod,这是Cisco+NetApp+VMware合作推出的统一计算的架构,它非常巧妙地利用了思科UCS技术将服务器的所有配置都剥离出来放在了配置文件中,使得服务器纯粹成为了提供计算资源和内存资源的盒子。但是FlexPod仍然利用NetApp的共享的集中式存储,就好像VCE还是需要利用EMC的集中式存储一样。集中式存储的最大的缺点就是贵,而VSAN利用了服务器的本地存储和闪存加速技术,带给用户高性能的同时将存储成本降低到了普通机架式服务器硬盘的价位。这种低价的冲击影响是巨大的,甚至是致命的。

  正如
Charles Fan在为本书写的前言中说的那样,这对于存储企业来说“是一种破坏性的创新”。随着企业内几乎所有的应用包括关键业务应用都跟随着服务器虚拟化集中到了VMware平台上,企业级集中式存储的应用场景也就慢慢集中到为VMware提供存储。此时,完全可以用VSAN来取代集中式存储。几年之后,目前这种中小型企业级集中式存储甚至可能会因此而被市场所彻底摒弃。

  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对一本介绍前沿性技术的书籍进行翻译。接到这项任务的时候,本书的英文版本还没有完全定稿(英文版于
20148月出版),于是我也获得了很多与本书作者Cormac HoganDuncan Epping沟通的机会。两位作者都是虚拟化领域的大拿,各自拥有自己的博客网站,发表过很多极有价值的博客文章。我多年前就是他们博客的订阅者。能有机会和自己的偶像合作还是令人激动和愉快的。翻译的过程也是我的学习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两位作者给予我很多支持,在此表示深深的感谢。

  还要感谢华章图书出版公司的编辑关敏老师和王春华老师,她们是把这本书交到我手里的红娘,不仅如此,她们的认真仔细帮助我纠正了很多错误。我也获得了
VMware中国研发中心林才学博士及其领导下的开发团队的技术支持,在此一并谢过。

  翻译本书的过程既是愉快的也是痛苦的,愉快是因为新知识的收获,痛苦是因为本书是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利用挤出来的个人时间完成的,时间紧张而我又是拖延症患者,因此常常被小鞭子逼着抽着去做这项文字工作。所以,最后的最后,要深深地感谢我的妻子,不是你的小鞭子时时的敲打,我是不可能及时完成这项任务的。 


徐炯

二零一四年九月八日中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