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收入为什么这么低?其实这个问题一直很困惑。现在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赶超德国和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听说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会赶超世界第一的老大哥----美国。这本来是一件应该令国人感到兴奋的一件事情---终于实现赶超欧美了,但是我们却高兴不起来,这是为什么?

        郎咸平的一个调查很有意思。就是一个关于全国的薪金总量除上GDP的数值,欧美最高是55%,南美洲平均是38%,东南亚包括菲律宾在内的大概是在28%,中东、伊朗、土耳其等国是25%,非洲的话是20%以下的,那么我们的国家是多少呢?有人说我们的水平总应该在非洲以上的吧?郎咸平告诉听众说,这个水平也太乐观了,其实我们的水平是8%,是全世界最低。那么我们的工资水平是怎么样的呢?世界上工资最高的是德国-------每小时30美金,第二是美国----22美金,我们的工资水平是全世界最低的------每小时的工资是0.8美金。我们的工资甚至比泰国更低-----人家的工资水平是2.2美金每小时。但是,反过来看,我们的工作时间,中国人全年的工作时间总量平均是2200小时,远远超过欧美。所以就有了中国是全世界最勤劳的名族的说法,让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在世界经济大萧条的时候,中国经济一直保持稳定的增长,给世界的经济增长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也因为这个原因,中国工人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作为一个中国人,理应为这种事情感到光荣。但回过头来想想,我们是否真的愿意去争当这种“勤劳的代表”呢?结果是未必。其实我们是一个勤劳的名族,也是一个可怜的名族。我们的GDP每年以接近10%的速度增长,但是这种速度怎么也跑不过CPI,怎么也跑不过物价的上涨。有一个玩笑是这么开的,说×××和非洲的领导人会晤,开始大谈非洲和中国的友谊,×××说了,"为中非的勤劳和勇敢干杯",这时候非洲的领导人不干了,说道:“咋们非洲人民不勤劳,只勇敢。”其实人家并不愿意带上勤劳这个帽子,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其实,中国现在如此的现状,会引发更深层次的问题。我们政府一直倡导,要推动消费,要知道,推动消费必须要让人民的口袋里有钱,没钱怎么去消费,那一定是空谈?推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我们现在的投资经营环境这么差,很难拉动经济的增长;其次是消费,它的前提是藏富于民,如果人民没有钱,怎么去拉动消费,现在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在某些地方,政府大力支持发展新农村,然后将农民的房屋拆掉,在他们规定的地方,重新建房子,要知道,现在建一幢楼需要30-40万RMB,我也是一个农民的孩子,要知道,要一个普通家庭的农民拿出这么多钱实在是有点困难,那请你告诉我,我拿这么多钱去建房子了,当然,拉动了GDP,但是农民哪还有钱去消费了,日子是过得越来越寒酸了;第三,就是出口了。这个是关键,我们现在的工人的工资这么低,很大一分部原因是欧美资本主义国家造成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你想,我们现在是被人称作是世界的加工厂,何为加工厂?也就是说,我们无法掌握商品的出场价格,定价权掌握在人家的手里。拿玩具做比方,我们中国的一个玩具的毛利润是1毛钱美金,而这个玩具卖到美国,拿美泰做比方,人家的一个玩具的毛利润是3.6美金,所以出现了一种情况,就是人家不做制造,但是员工每年的工资可以领到4万美金,而我们中国的员工只能每年拿2000美金。因为美泰掌握了玩具制造的“产业资本链”。继续往下看,我们制造玩具,需要原材料,但是,原材料的价格又不掌握在我们的手里,那在谁的手里呢?那就是华尔街。是他们掌握了整个“金融资本链”,所以我们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中间位置,那就是既不能掌握上游也不能控制下游?工资不低才怪了。那为什么要把制造放在中国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制造会破坏我们的环境。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欧美国家,人家除了劳动收入之外,还有一个收入是来自稳定的股票市场,他们会把钱投入到金融市场,具有信托责任的的上司公司会给他们创造价值。在中国,上司公司基本是来圈钱,所以我们只能做劳动者,全然不能在金融市场大干一场。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就是关于人民币升值的问题,撇开对我们制造业的冲击之外,照理来说,对于购买外来商品时有利的。但是结果截然相反。因此有这么一说法,RMB是对外升值,对内贬值,我们发现买什么都贵。然后对比我们和美国的消费,肌肉和鸭肉等还好,跟美国差不都的,除此之外,97号汽油是美国的1.3倍,我们的电影票是美国的2倍(阿凡达就更贵了),所以我们中国的盗版这么疯行,这才是我们的真实的收入水平,中国的电影票价格是世界上最高的,阿玛尼西服是美国的3倍,宝马z4,美国是3万美金。我们却需要60W,levi's牛仔裤是美国的7倍,由此可见,我们的收入远远赶不上美国,但是商品的价格却远远高于美国。更不用说那个房价了,看看人家住的是什么?豪华别墅,可是人家的住宅可是包括花园和游泳池。

       我们承认我们是世界上最勤劳的人民,但是我们不甘心做世界上工资最低的工人,这种局势不是一两天可以改变的,但是我们需要它改变,期待这种改变来的越早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