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已经毕业一年了!回顾这一年走过的路,有过欢笑,也有过泪水;有过憧憬,也有过沮丧;有过奋斗,也有过堕落。浑浑噩噩地走过这一年,发现自己走过的地方太多,而适合自己的地方却不多。在工作与找工作之间来回折腾,突然发现自己觉得很累!茫茫众生,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过客,不知道从哪里启程,也不知道在哪里落脚。在胸怀远大理想与苟居西南一隅的巨大落差面前,无力收拾残旧的心情。每天伴随东升日落,日子一天一天醒来,我在一天一天徘徊……
 
     很想对这个世界说些什么,不知它能否感知?生活给了我发泄满牢骚的对象和素材,但我都一一将他们扫进了垃圾筒。它们就像人的排泄物一样,产生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唯一能支配的就是不让它们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于是就有了厕所的诞生。哦,原来厕所是这么来的!每天行走在人头攒动的街头,一无所获的我只是给时间的流逝增添注脚:原来有些东西一旦真的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在人人追赶信息潮流的今天,我发现自己已经落后很多年了,惋如一个生活在遥远古代的人通过时光机器回到现在,一切都显得那么无所适从。我们生活的空间,从天上到地下,从陆地到海洋,每天都有灾难的发生。而我们在庆幸的同时又显得那么的无助;也许人类生活的源动力就来源于人类所遭遇的不幸。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有些事情是可以避免的,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也许,这只有上帝知道为什么?
 
     如今的人类生活在一个垃圾的时代,各种各样的垃圾信息充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空间。从耳朵到眼睛,从眼睛到鼻子,再从鼻子到耳朵……我们一觉醒来把自己变成一台调频收音机,接收来自不同方位的信息。于是,我们不得不让自己进化出过滤的功能,在对“垃圾”信息熟视无睹的同时,也漏掉了对弱小生灵的关注之情。于是,我们开始变得麻木……当人们用一种叫做“鼠标”的玩意在一种被称之为“电脑”的东西上指指点点的时候,有谁想过:海量的信息又有多少是值得我们关注的?我们能关心的信息又在哪里?今天地球上消失了多少物种,没人知道;今天谁又八卦谁了,如数家珍!如今的人类,被划分为一个一个的圈,所谓“圈内人士”,是极具讽刺的一个叫法,多半是信息的制造者,实在是功德无量。给自己一个定位:“圈内人士”,实不敢当,是人但称不上士;圈外人士,谓之不妥,好象是另一个圈的人。弄来弄去,仿佛都逃不脱这个“伏魔圈”。唉,人哪,都喜欢往自己身上贴标签,好象别人不认识自己似的,自欺欺人的灵长类动物啊!
 
     如今的社会,都把人的价值体现都定性化了。有车有房,即谓之成功人士!于是,有车有房成为大众追逐的价值目标。这本身无可厚非,也不是对有车有房的人都戴着有色眼镜。作为自己辛勤劳动所换取的回报,他们理应享受这样的待遇,并有权为自己贴上成功的标签。试问:有哪个人不想有车有房的?只不过是价值取向不同。有些人将这明确定位为一个目标,然后为之奋斗;有些人则将这视为水到渠成的东西,只要条件具备了,该有的总归会有的,对其没有强烈的欲望。别人有的我没有,不羡慕;别人没有我有的,不张扬是后一种人的共性表现。人哪,应当如此!没有什么东西是你绝对拥有的,该低调的还是得低调一点……
 
     假如能给我一次选择生活年代的机会,我想我会选择生活在魏晋时期。在这里,清新的文人风气是我所需要的,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豁达心境是我所憧憬的。在这里,远离残酷的竞争和尔虞我诈的陷阱,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亦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