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体验英国过滤软件
  前段时间,《环球时报》记者在英国购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启动后,屏幕上首先显示麦克非公司的过滤软件已经预装了。在正式启动前使用者需要确认一些细节,首先是电脑的使用者,电脑操作系统的编码。然后电脑屏幕会弹出密密麻麻的过滤条款,只有选择接受才可以进入下一步。最后,过滤软件宣布在第一次使用前要和使用者确认,任何极度暴力、×××和反人类的信息都将被过滤。
  在使用过程中,和过滤软件打交道多半是因为登录互联网。有时由于错误的拼写搜索,过滤软件会立刻弹出鲜红色的对话框,询问这个貌似非法或是不道德的信息是否是使用者需要了解的。软件在“是”和“否”两个选项中主动选择了“否”,只有使用者做出选择后,电脑才会恢复运作。除此以外,《环球时报》记者尝试打开与“虐待儿童”或是“性暴力”、“世界末日”等主题有关的网站时,过滤软件在第一次主动提示后会自动关闭窗口,在下次启动时必须要求输入四位数密码才能够恢复工作。
  在英国,安装过滤软件来保护电脑使用者的安全,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个人行为,近几年却发生了一定的变化。提到这种变化就不能不提到一位勇敢的母亲。她名叫丽兹·隆休斯特,她的女儿简担任特殊儿童的音乐教师,曾对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成人提供帮助。这个人特别喜欢上×××和暴力网站。2003年3月14日,此人恩将仇报,他在自己的家里掐死了简。丽兹在女儿被害后,毅然挺身而出,发起了在英国禁止×××网站的运动。经过3年多的艰苦努力,她不仅亲眼看到凶手被判处终身监禁,而且赢得了英国政府发出的对×××和暴力网站的禁令。在这一大背景下,英国的过滤软件也越来越受到重视。半官方性质的英国互联网行业自律组织——“网络观察基金会”主要解决网络上日益增多的违法犯罪问题,尤其致力于解决儿童×××问题。该组织就一直呼吁和帮助人们在家中的电脑里安装过滤软件。
             日本,过滤软件未来的市场规模是205亿日元
  石井和仁是一名初中生。最近几天他整天愁眉苦脸,十分不安。他妈妈感到他有点异常,仔细追问之后才明白,原来他偷偷看了×××。此后,天天有邮件催他交款,数额高达十多万日元。这让和仁十分惶恐,自己没有这么多钱,又不敢和家长说,所以愁得几乎茶饭不思。幸亏他妈妈发现了。这位母亲没有责怪和仁,而是告诉他以后不要看了,这个钱也不用付,这都是诈骗。母亲当着孩子的面打网上的催款电话,结果一直没人接。打了多次都是如此,这才让孩子放下心来。日本这些有害网站很多,而且很多网站利用人的弱点,只要你看一次,就索要高额费用。很多成年人因为担心自己看×××被公司知道,只好忍气吞声付款。
  这种情况在日本太多,一般人特别是家长对有害网站的意见很大,呼吁社会要积极限制有害网站的存在。日本软件制造商看准家长的这种需求,从盈利的角度开发了大量屏蔽有害网站的商品。据《富士产经新闻》网站报道,“trendmicro”公司把有害网站的网址建成数据库,并针对这些网址制作了过滤软件。只要安装了他们提供的软件,不输入密码就不能上有害网站。该公司本来打算免费提供服务,后来感到市场很大,于是决定收费,一年的费用为1980日元。此外,“数码艺术”公司还提供针对电视机的过滤软件,这种软件被安装到日立制作所5月中旬上市的电视机上,该软件可以屏蔽2.6亿个有害网站。每月使用费315日元。
  日本媒体报道称,日本政府和因特网协会等组织越来越意识到不良网站给青少年带来的巨大危害。4月1日,《青少年网络环境整备法》正式实施,法律规定未满18岁的青少年在购买手机时必须安装过滤有害网站的软件。日本的研究机构预测,2012年,日本的过滤软件市场规模将达到205亿日元。这必将导致更加激烈的竞争。
           德国,对安装过滤软件的机构给补贴
  与英国和日本相比,德国政府在推广过滤软件防范有害信息方面下的工夫更大。在德国,很多电脑商出售电脑时已经安装了能屏蔽淫秽×××等不良信息的过滤软件。《环球时报》记者在德国阿尔迪超市购买过一台德国MEDION品牌电脑,在“控制面板”的“使用者账户和青少年保护”一项中,已经加装了青少年保护软件。如果使用者需要用这个软件,首先必须激活它,然后对这个软件进行设置,比如“10个可以冲浪的网页”,“10个被禁止的网页”,以及对游戏等项目进行设置。当然,家长也可以查看自家孩子的上网记录。
  很多德国家长认为,电脑商加装的青少年保护软件不能有效阻止×××等不良信息,所以他们都会再加装另外的过滤软件。这些软件大多是免费的,如“ANTI—porn”、“porn Filter”、“AoboWebsiteBlocker”等等。《环球时报》记者的朋友沃尔夫有3个孩子,他给孩子们的电脑加装了过滤×××内容的软件。这些软件不仅可以设置禁止或通行的网页地址,也可以通过关键词来过滤,比如过滤掉“×××”、“同情恋”等词语。
  德国的图书馆、学校、政府等各种机构的电脑上都装有各种×××过滤软件。如果一些机构不装,将无法获得政府提供的技术补助资金。为了阻止×××网站,德国联邦家庭部近年来也开展了各种活动。家庭部和德国主要电视台等媒体单位还联合发起了“瞧一瞧,你的孩子在干什么?”的行动。这一行动主要针对3岁至13岁的孩子的家长。本报记者手上就有一本家庭部编辑的《一个网络给孩子——冲浪没有危害?》的宣传册。手册为家长和教育工作者解答网络安全、网上广告和购物等方面的问题,并推荐适合儿童登录的网站。
  “德国联邦危害青少年媒体检查处”是德国政府内专门负责媒体信息安全的机构。自2003年起,该处开始负责识别和检查所有互联网内容,目前超过6000个媒体被该检查处列为青少年不宜接触的媒体。在德国全国性的自我检查多媒体服务提供商组织的倡导下,他们还与德国谷歌、雅虎、微软等主要互联网服务商达成合作协议,被列为青少年不宜的网站将不会在接受协议的搜索引擎中出现,而继续提供上述“不宜网站”网址的商家将受到有关部门最高1.5万欧元的罚款。
  虽然德国人大多认同×××过滤软件的使用,但很多人也存在担心。记者的朋友奥勒就说,这种过滤有利有弊。有利的一面是,确实保护了青少年。但今天政府过滤×××网,明天可能不让我们网上打游戏,后天则禁止在博客上发表意见。此外,由于这种软件都根据注册资料来作出判断,然后立即切断网络,有人担心类似软件可能也会使个人信息被泄露。
           美国中小学和公共图书馆必须装过滤器
  美国和其他国家一样,电脑上安装过滤软件的现象十分普遍。但美国在安装过滤软件方面面临着双重压力:既要设法过滤掉互联网上的×××、暴力等有害信息,又要保护言论自由。
  目前美国市场上比较流行的是供图书馆使用的过滤软件。多年前,遍布美国各个城市的图书馆就开始采取互联网过滤措施。洛杉矶地区阿凯迪亚市图书馆管理员琳达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由于大量非法信息和有害信息严重影响了网络信息资源的整体价值和利用效果,尤其对少年儿童带来极为不良的影响,所以图书馆的电脑内大都安装有过滤软件。据介绍,图书馆过滤软件基本具有以下功能:最小过滤即过滤电子邮件、聊天室、×××资料、新闻组信息;中等过滤,除最小过滤外,另加犯罪技巧;最大过滤,过滤掉有关×××、×××、教派、×××、恶意言论等信息。
  其实,美国国会一直在积极推动消除网络不良信息的工作,近年相继制定了《传播净化法案》、《儿童在线保护法案》等等。2000年,国会还通过了《儿童因特网保护法案》。该法案规定,中小学、公共图书馆等必须在其网络服务程序上提供过滤器,确保未达17周岁的未成年人不接触到含有×××内容的×××。政府对建立网络过滤技术系统提供资金支持。
  目前,美国反对使用过滤软件的势力仍然比较强大,反对者认为,此举违背了美国的言论自由。《儿童因特网保护法案》颁布后,美国一些人权组织和网站就以这部法律违反言论自由为名提出诉讼。2003年6月,美最高法院裁定,《儿童因持网保护法案》不违反宪法中言论自由的原则,应予维持。
                                                 (本文转载自《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