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对淘宝总经理孙彤宇的访谈,现场的气氛堪称激烈,笔录整理发布后,也很快得到各大网站非常热烈的响应。转载率这么高,除了因为孙总是业界名人外,或许也部分是因为一些话题的问答直白,内容颇有意思吧。
很多人看到的第一部分访谈实录是孙总针对流氓软件事件道歉的那一段。一些it社区迅速转载之后吸引不少留言,都是赞赏的少贬斥的多,大多是说淘宝属于“得了便宜还卖乖”。网络上众口一词的义愤填膺和铁肩担道义是司空见惯的,多谈无益。在这儿就说说访谈前后的琐事和感受,权当“花絮”吧。
一直认为,采访是需要认真做功课的事情,淘宝的“财神”要来,功课就更要做足。访谈前,我给孙彤宇准备了两个套。第一个套就是流氓软件问题。但没想到,他会用最直接的方式回答,并且当场道歉。很多咬文嚼字的朋友现在还在抓他“不得已”的小辫子,但对于依稀记得三年前另一个c2c平台在市场推广上采取的排他性极端策略的朋友来说,应该会理解孙彤宇所说的“不得已”吧。“不得已”在非黑即白的判定下不是一个充分的理由,那个一度沸沸扬扬的流氓软件评选幕后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翻云覆雨手(想了解更多的朋友不妨看看此文《 没有流氓软件只有流氓行为》,这是未“阉割”版)。周鸿一没有道歉,陈一舟没有道歉,孙彤宇却在时过境迁的5月17日对这个本可以含糊其辞的话题大声道歉了。其时,我心中猜想的结果是他将弹出广告的责任推卸给那些广告合作的第三方网站,没想到孙彤宇直接就挑明了这是淘宝的错。
诚恳,这是我敬佩孙彤宇的第一个理由。

我给孙彤宇下的第二个套是非常敏感的沉淀资金和金融风险问题。组织素材时曾有朋友说“你敢不敢问”,我也确实犹豫过。一方面是不想因尖刻而得罪人,另一方面是心知太敏感的话题其实很难有刊出的机会。那问还是不问呢?就那么一瞬间的犹豫,咱这连记者证都没有的人也想不起什么淳淳教导三纲五常,只是想起了一部电影《a1头条》中的台词——“发问和求证”(估计台词也记错了,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之所以说这是一个套,是因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和孙彤宇顾左右而言它,我用一系列旁敲侧击的问答得到的准确答复引出了最终的问题——先问淘宝每天的交易量,再问“支付宝”的归属、定位和市场,再问总交易量中支付宝平台所占的比例。最后根据孙彤宇给出的一系列数字推算出“支付宝”每天掌握的沉淀资金数额巨大(大家可以根据访谈专题中的内容推算),可能远远超过浙江支付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最后抛出的问题是:“这种情况下钱会不会被挪用,风险谁来承担?”
“财神”是一步步中了圈套,还是久经沙场根本就没把这类问题当一回事儿?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始终得到的是实话实说的正面回答。答案意味着什么?站在不同角度的读者会有不同的理解。但请记住,如果把淘宝看作是目前电子商务的一个样本,那么它表现出的问题都是有共性的。
落进“圈套”仍然实话实说,这是我敬佩孙彤宇的第二个理由。

当看到网友提问淘宝有没有可能和奇摩合作时,起初我并没有在意。“完全两个公司的事情”,我是这样想的。没料到实话实说的“财神”居然爆冷,说出4月间台湾yahoo和香港yahoo曾组团到访淘宝的事情。“我们都有信心把ebay赶出大中国区”,孙彤宇这样讲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眼里闪过的亮光。这句话也促成了如今广被转载的文章《孙彤宇豪言:三地联手要把ebay赶出大中国区》。
长中国人志气,我当然敬佩。
访谈的过程中,很多网友都将矛头指向淘宝新推出的“招财进宝”,这两天网上的负面报道更是铺天盖地。个人认为,既然“招财进宝”是一种新业务模式的尝试,终究需要时间和用户来检验,某些人云亦云的落井下石,实际是源自“见不得他人好”的龌龊心理。专题中我们也收录了孙彤宇的许多诠释,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比照着看。

上个周末我无意去淘宝论坛逛了逛,与招财进宝相关的讨论很多,也不乏斩钉截铁的激烈言辞。但真正吸引我的,是“财神”就招财进宝问题与网友的讨论贴。随着事态的发展,这个拉到二百多页的帖子不断在更新(发帖时间是14日深夜23点,最新的更新是23日6点)。我可以确信,“财神”就是孙彤宇的id。
访谈的现场以及“财神”发出的上千个帖子里,孙彤宇都将自己和淘宝的工作人员称为“店小二”。位高权重仍亲力亲为,孜孜不倦感知用户而不是想当然,这是我敬佩孙彤宇的第四个理由。
我是ebay用户,但我会关注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