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land 危机 
   
  早在九十年代早期,Apple已经意识到MacOS已经无法满足下一代应用程序的需求而开始了代号为Copland的下一代操作系统开发计划,整个项目的 目的是要研究出新一代可以和WinNT和Unix竞争的操作系统。这个计划和MacOS保持同步,也就是说Copland的部分研究成果将直接应用到下一 版的MacOS中,同时Copland将保持自己的开发路线。 
   
  然而在1996年的八月,Apple新任的技术总监Ellen M. Hancock(女)决定全面放弃Copland项目。她认为这个耗时多年的系统由于无法在系统级别上支持Internet和缺乏内存保护机制 (Protected Memory)已经没有什么发展前途。这对于整个Apple公司和为苹果开发软件的群体是个灾难,多年来大量的软件公司已经在Copland上投下了不少 资金以配合Apple的操作系统策略。在Windows 95推出不多久而放弃Copland迫使许多应用软件商转向了windows平台。 
   
  与此同时Apple当时的总裁Gil Amelio宣布将在1997年的MacExpo上正式确立Apple新的操作系统策略。时间已经非常紧张了。 
   
  Apple的高层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技术伙伴,情况非常明显Apple不得不选择一个不属于苹果公司的系统。当时的候选对像有Microsoft的 Window NT, Sun的Solaris和IBM的Taligent。通过Gil Amelio和Bill Gates的交谈,Apple倾向于使用Windows NT的内核。 
   
  Be 的崛起 
   
  就在Apple开始找寻新的操作系统时,关心Apple的人们把目光投向了加利福尼亚州的Be公司。早在1995年,Be就推出了一种新式的台式计算机 BeBox。这种机型配备了两个66MHz的PowerPC 603处理器,256M内存,SCSI接口和多媒体处理器,更重要的是BeBox咝械氖且环N崭新的操作系统BeOS,在当时来说BeOS的确是一种非常 先进的台式机操作系统,它具有多线程,内存保护等时下最时髦功能。基于对象的开发环境使得为这种系统开发软件异常容易,这一切决定了BeOS在多媒体处理 上的潜在魅力。1600-3000美金的售价更是令这种机型物超所值。 
   
  尽管评论界一直在把Be和Next做比较,但Be的创始人Jean-Louis Gassée自始自终坚决不同意自己和Next有可比性,他认为BeOS是为开发人员设计的操作系统,它讲究的是实用而不是品位("For God's sake, don't compare us to NeXT. We want to be a better tool for developers, not to be tasteful.") 
   
  BeOS对Apple来说简直是绝配了,首先Gassée(Be的创始人)是原来Apple负责产品的总裁,其二BeOS咝徐逗蚆ac一样的 PowerPC处理器及由IBM,Motorola,Apple一起制定的参照平台上,其三BeOS的侧重点就是多媒体处理,这正是Apple的市场所 在。无论从哪一点上看在Mac上装备BeOS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就在Ellen M. Hancock(女)决定放弃Copland的同时,Be开始了同Apple的接洽。一九九六年的八月,Gassée向Apple的高层作了BeOS的演 示,其间他阐述了七种不同的方法来让Mac使用BeOS的技术。由于Ellen M. Hancock(女)是由IBM转到Apple来的,对当初Microsoft用授权方法把IBM剔出PC市场的做法她仍心有余悸,所以她坚持除非 Apple可以购买整个Be公司,其它任何采用授权的方法让Mac安装BeOS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对Gassée来说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他可以杀回 Apple公司而且是一股份持有人的身份回来,这是何等的荣耀。 
   
  不过他对自己的估计过高了。一九九六年的十月分Gassée专程去了夏威夷和在当地开会的Apple CEO Gil Amelio进行了第一轮的讨价还价,Gassée提出Apple可以购买Be公司和它五十个人的开发小组,Gassée本人也可以位居Hancock之 下,不过他必须参与任何关于将来操作系统的开发计划,条件是百分之十五的Apple股份和董事会的一个席位。同年十一月Apple对Be的市值进行了评 估,总值为五千万美元,加上其它的潜在价值,Apple向Be开出了一亿美金的价格。全部交易以现金支付不包含股权。这个价格也是有依据的,因为Be的总 投资额为二千万美元,而在它成立的这几年中没有盈利过,此外如果Apple购买了BeOS,它还需另化三年时间来完善它直到它能达到Apple的标准。 (当时的BeOS还没有任何打印驱动程序,不支持文件共享,不支持多国语言,更要命的是它不能咝袨镸acOS编写的程序)。 
   
  Be和Apple之间的谈判由于价格因素陷入了僵持阶段。Apple能开出的最高价是一亿二千五百万,而Gassée对Apple要价是不低于二亿。 Gassée自信的以为Apple除了选择Be以外已经无路可走。殊不知在Apple内部,与Sun,Microsoft的接洽正在进行中。 
   
  Next的荣耀 
   
  尽管BeOS在很多方面有着出色的表现,不过Apple始终认为BeOS缺乏一些关键的功能,所以在价格问题上迟迟不肯让步。但同时Gassée(Be的 CEO)确对自己的产品充满了自信,他自以为已经吃定了Apple,所以开始频频玩弄各种商业手段来迫使apple就范。其中包括了和Apple的竞争对 手Power Computing签署了软件使用许可,并把部分和Apple谈判的商业机密透露给新闻界。 
   
  Apple内部对此十分恼火,九六年的十月份,Hanrock开始下令她的技术队伍对其他操作系统作评估。Hanrock本人倾向于是用Sun的基于 Unix的Solaris,而COO Marco Landi和CEO Gil Amelio则倾向于Windows NT, Gil Amelio甚至还打电话给Bill Gates向他咨询关于Apple的技术方向。为了减少管理层间的矛盾,Hanrock开始要求被她解散的Copland开发队伍设计一种基于 Copland技术的简化版操作系统。 
   
  就在那一年的感恩节前夕,Steve Jobs致电Gil Amelio(Apple CEO)要求和他讨论苹果计算机的操作系统策略。在这之前Steve Jobs由于和苹果公司之间的官司,双方了关系一直处于僵持状态。所以这个电话彼让Gil吃惊,不过在关系到Apple存亡的关头,这种对立的关系已经更 趋向合作。Steve Jobs强烈要求Gil不要考虑Be OS,哪怕是选择Solaris或Windows NT。但同时他也提出Next将会是Apple最好的选择。 
   
  十一月二十七日,NeXT的技术人员和Apple的技术人员在NeXT的总部进行了第一次的会晤,在会中,NeXT向Apple的人员介绍了 OpenStep (OpenStep 是NeXT和Sun的合作项目,目的是把NeXT Step介绍到不同的Unix平台上)技术。尽管OpenStep是大家公认的非常优秀的开发环境,但是这种技术在商业市场上迟迟得不到认同。 
   
  十二月二日,Steve Jobs和Gil Amelio,Ellen M. Hancock(女)及苹果的策略发展总裁Douglas S. Solomon在苹果总部八层的会议中心举行了最高层的接触。这是Steve Jobs在八五年离开苹果计算机后第一次返回Apple的总部。在会上Steve Jobs凭着他极富有鼓动力的言辞,极力推荐Apple考虑使用Next作为他们的唯一希望。据说在这次会上,Steve Jobs已经基本上使Apple公司的高层相信,除了NeXT的操作系统Apple已无路可走了。经管OpenStep和Copland在设计理念上有着 极为显著的差异,但是和BeOS不一样,OpenStep已经经过了时间的考验,是一个成熟的系统。 
   
  很明显Steve Jobs惯用的个人魅力(即所谓的歪曲事实的能力:))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在这之后的两天里,Hancock已经通知董事会,苹果公司正在认真的考虑购 买NeXT公司来帮助苹果开发下一代操作系统。这这一点上我个人认为Steve Jobs除了充分哂闷鋫€人魅力外,还操控了苹果公司内部高层关于选择操作系统的分歧,以或得大多数人的赞同。 
   
  十二月九日和十日,NeXT公司的开发队伍在苹果的总部所在地Palo Alto的一家酒店里分别和八位Apple的高级管理人员进行了技术会谈。其间他们介绍了OpenStep技术的优越性。同时Steve Jobs也向Apple的人员保证,OpenStep至少要比目前的操作系统领先五年,特别适合Internet和多媒体创作上,而这正是Apple的市场所在。 
   
  Gassée到此时才明白他的BeOS已经出局了,不过为时已晚,他已经没有什么底牌可以亮给Apple看了。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日,苹果公司正式宣布其有意收购Steve Jobs的NeXT技术公司。当整个交易在二月份统统完成后,最后的成交价远远高出了BeOS提供给Apple的条件。总价为四亿二千七百万美元,其中还 包括了市值二千五百万美元的Apple股票及一千六百万美元的股票认购权。作为Next最大的股东,Steve Jobs个人获得了一亿美元的现金和一百五十万股苹果股票。。同时Steve Jobs将出任Gil Amelio的特约顾问并参与到Apple的政策制定中,直到半年后他踢开了Gil Amelio,并最后成为了Apple的CEO直到今天。 
   
  纵观整个交易的过程,Steven Jobs是名副其实的最大获利者,一方面他可以回到由他一手开创的苹果公司,另一方面他可以将由他创建的NeXTStep第一次有机会安装在一种主流桌面 计算机中。从他在苹果公司的表现来看,一步步的计划似乎早在掌握和安排之中,对他来说最终的目的可能只有一个吧!一个属于他的苹果计算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