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惨不忍睹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惨不忍睹_02
父亲的养鹿场里有一只非常聪明的梅花鹿,它能听懂父亲的话,每当父亲要叫它给磕头,它便给父亲磕几下头,这成了父亲向别人炫耀的资本,去年潍坊电视台来采访时,它还给广大的电视观众表演了一下。然而在这个冬日的早上当父亲又一次喂它时,它却躲在了一边,它用恐惧的目光看着父亲,父亲说它是有灵性的。这只聪明的梅花鹿连它本来吃的最后一次早餐也没有吃,因为它就要被杀了,父亲虽然不乐意看到这只陪伴了近八年的梅花鹿死了自己的眼前,但是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他别无选择,它膘肥体壮,可是它的鹿茸产量却非常低,别的公鹿每年能产三四斤,它却因为在一次收割鹿茸时割坏了神经不能产出优质的鹿茸了。临近春节,父亲手中拮据,正好一个富翁想来买鹿肉,养着它只能浪费金钱,只有把它杀掉了。
父亲和这个梅花鹿已经别无选择。
那个父亲的御用屠夫已经来了,他在院子里“霍霍”地磨着刀。父亲拿着麻药针来到它所在的鹿圈,这次父亲不是来给送它爱吃的“巧克力”的,我远远地看着,它怯生生地想躲开,可是父亲的针头已经轻轻地在它身上扎了一下。只是一分钟,它就站不稳了,两腿发软,两眼迷离。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全程_03
又过了几分钟它就躺下了,父亲推着小铁车进来,屠夫和我把它抬到车子上,父亲把车子从鹿圈里推出来放在院子中。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梅花鹿_04
那个富翁也开着他的本田雅阁来了。他是我本家的一个哥哥,他提着三十斤装在塑料桶中的“齐民思”白酒,要把这只鹿的血趁热放在酒里配制鹿血酒。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活剥_05
身体热乎乎的鹿软软地可惜巴巴地躺在冰冷的铁车上,要等待那把更冷的刀子。屠夫提着尖刀来到它的身边,它的眼睛没有光茫地睁着,麻药还持续地起着作用。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血腥_06
父亲和屠夫在寻找它的颈动脉,那倒在一个不锈钢盆子的白酒恭候在鹿脖子的下面。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血腥_07
屠夫一刀下去,我的心收紧,犹如给了一下,但我还象一个男人样心硬地看着这一切。带着热气的血涌了出来,但是流量很小,刀没有捅在要害处,这个笨拙的屠夫又给了它几刀,热气腾腾的血呼地蹿了出来,一大盆的白酒瞬间成了红色。我用筷子快速的搅动着血酒,让它们更加均匀。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梅花鹿_08
它的血快要流干净时,它的身上的药力已经没有了,它的无力的挣扎,它想起来奔跑,想去寻找那自由的世界,它眼皮还一眨一眨的,心中似乎有无限的酸楚。富翁已经提着酒走了,他说去潍坊下午来拿肉,父亲和屠夫到屋里喝茶了,只有我陪伴着这个就要死去的可怜的梅花鹿。
接下来是扒皮的工作,在院子里太冷,只好把它抬到屋里。但它还在呼吸,不能下刀扒皮,如果下刀的话,它可能还会跳起来。有一种方法是在它的耳朵后面用铁条一下子捅到大脑里立刻死亡,可是这个比鹿还笨的屠夫不会用这种方法,只好用方便袋套在它的嘴巴和鼻子上,让它慢慢地窒息,这只鹿还在努力的呼吸,把方便袋都吸破了,只好又套上一个,它终于蹬蹬腿不动了。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全程_09
屠夫提着尖刀先从它那美丽的嘴巴开始,本来漂亮的嘴巴在屠刀下变得狰狞起来。它身体里的残血在地面上流淌开,眼皮还在眨。我能听见刀子使它的皮和肉分离“簌簌”声,犹如树叶慢慢地坠落。皮已经扒到脖子了,那刺眼的红色肉在“突突”地跳动,活着的动物是美丽的,而此时却让人感到恐惧。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全程_10
惨不忍睹:血腥的活剥梅花鹿全程_血腥_11
上午皮只扒了一半,下午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