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1964年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198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1993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获得博士学位。1996年创建爱特信公司,这是中国第1家以风险投资资金建立的互联网公司。1998年2月25日,爱特信正式推出“搜狐”产品,并更名为搜狐公司。公司于2000年7月12日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挂牌上市。张朝阳现任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首先谈谈我对媒体的理解。我觉得媒体就是一个渠道,一个内容。比如说报纸,内容是广大记者和编辑整理的文字和图片;渠道是每天早晨或者晚上,在特定的时间里,千家万户能够拿到这份报纸。
  互联网产生以后,可能最先开始碰撞的是跟报纸;网络没有跟电视碰撞,甚至在文字传媒领域,也没有和书籍碰撞,杂志受到的冲击也比报纸小。为什么呢?互联网的发明是来自于HTML的语言,最初是一个关于文字的链接。因为互联网方便的链接,首先吸引了一批年轻人上网。经过10年的市场竞争,互联网对报纸形成冲击,在渠道上至少占领了年轻人市场。但内容的提供还是报纸,因为报纸有一个形成多年的记者队伍和完整的内容审查、过滤机制。杂志受的冲击可能小一些,因为互联网渠道要求时效性很强,每天必须更新;而杂志,人们习惯于在外面喝茶、喝咖啡拿着杂志的手感,养成了很强的阅读习惯——对及时性的要求不是很强,而更乐于欣赏杂志很好的图片或者设计。
  如果说报纸和互联网的碰撞,是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一个最大冲击,那么这种冲击可能在中国更强一些。因为互联网兴起之前,在美国已经形成了特别强大的传统媒体集团,这使雅虎、Google这些新兴互联网媒体在改变人们的习惯时非常不容易;也就是说,在美国,直到今天人们对于新闻的获取,主要还是通过一些传统的媒体集团,而不是通过雅虎网络。但在中国,因为各种原因——包括互联网公司有一个比较好的创业环境和资本市场的支持,加上竞争急剧激烈的市场环境,使得这些新媒体公司飞速成长。在中国,互联网对报纸的影响,可以说是对传统媒体有某些方面的取代——渠道的取代。
  在此之后出现的Web2.0,又开始产生了新型的传播方式。人们不再只关注内容源,也开始关注跟他一样接受这些内容的人的观点是什么。有一个指标是“其他人访问量”,比如搜狐有个产品叫做“我来说两句”,能根据网友的回帖看出新闻关注度比较高的。我就很关心新闻排行比较高的,为什么呢?因为这里有网民集体编辑的结果,网民集体告诉你,这是社会热点,是能把大家内心某种情绪爆发出来的一个新闻报道。这就属于Web2.0,不光是单一信息源,而且关注受众之间的表达。传统报业公司,编辑队伍都是学新闻或者学文字的;而在互联网,在一大批媒体记者队伍之外,还形成了草根阶层,任何网民都有发表意见的权利。这就超越了传统报纸,互动形式能最大限度满足人们的及时兴奋点。现代人生活在选择无穷多的社会,导致注意力集中点的分散。这种注意力极端分散使广告业极具价值,如果你能把人们的注意力集中起来,价值就很大。
  在互联网的第1个10年,主要是以HTML定义的文字形式,当时的带宽成本很高,服务器无法承载影像内容在网上大量传播。随着P2P技术的发展,带宽成本降低;现在流媒体共享技术,使网络传播影像内容成为一个新的热点。在这方面我们是很领先的——因为美国没有这个技术。在世界杯期间,我们第1次向全世界展示了用网络传播影象的威力——在几天世界杯播报中,近2千万人在线收看了进球视频。如果没有P2P流媒体技术,成本是无法忍受的;而因为有了P2P,我们几乎不需要增加服务器和带宽。现在的互联网正在从文字形式为主,向影像形式比例增加发展。这可能会成为电视行业的一个有意义的补充。
  互联网有海量信息,搜索引擎非常强大,要抓取信息很容易。但当整个社会对互联网上海量信息的可信度排列还没有一个清晰认识的时候,信息可信度就是巨大的问题。一份报纸的版面毕竟有限,所以能够刊登文章的数量也有限,从公信力和价值方面是最高的,因为经过了媒体大军的过滤和审查。搜狐和报业公司合作时,会把报纸品牌打到每一个页面上,这不仅是对报纸品牌的宣传,也是把该报长期以来的公信力告诉了读者,读者可以据此决定信不信这则信息。
  虽然我们不能回避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冲击,但是由于现今社会对传媒消耗的量增加,使人们对每天的信息需求量也越来越大,购买力也越来越强了,所以广告市场和整个传媒产业规模都在增长。况且,新技术不是新媒体的专利,任何媒体都可以用这些技术来实现、产生新的传播方式。这种突围和创新,使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都可以获得比较高的成长。在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媒体的合作中,一个报纸,尤其是一个本地的报纸,可以通过互联网让它的品牌在全国范围得以传播,这样它也相应可能会开发一些附加产品——卖广告或者销售其他产品,使业务成长;而且它的内容可以被全国的网站或其他方面使用,这也有一定的收入。在技术创新方面,互联网对所有的传统媒体都是开放的。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要一起参与到整个技术驱动型传媒革命大潮中,谋求共同发展。
  在这个方面,中国甚至可以走出一条比美国更先进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