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是男性,不要被标题给误导了.以为某一纯情少女的力作出世了.写头发不是女孩的专利.否则,这个世界满地都是和尚了.
是个男人都怕以后脑袋没聪明,头发先绝顶的重大事故发生.可这种低概率的事故竟然过早的发生在我的身上.用句很简单的陈词就是:我,秃顶了......
记得在大学期间.纯情少年如我等还是瞒注重头发的保养的.那时流行侧分头,我就时常上课前拿把长满污垢的梳子很认真的来回让头发摆好pose,碰到几根顽固分子不服从命令的.就得像对待最牛钉子户样动用强制手段了.记得那时最常用的就是啫哩水.喷个几十下,不让头发变成钢丝誓不罢休.
也许是强制手段用的太多,导致"民众"怨声载道的.在大三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这些头发正有组织无纪律的纷纷牵儿带女的离家出走.飘扬过海去了.最直接的证明就是我每次洗头后,脸盆水层上都漂散着N根头发..其实我一直对它们都疼爱有加,天天用广告中的生发液滋润它们;然后顶在头上怕晒了,走路都往屋檐底下走;抓在手上怕掉了,每次都很温柔的抚摸着.跟对待衣服揉,,,打这些动作比起来.我已经算是个仁慈的上帝了.
      
到了大四,我已经阻止不了头发们搬家的步伐了.后来,干脆就让他们自流去吧
.反正自己长的跟鞋拔子差不多的,也不指望头发能给自己争回多少面子.秃了还能张扬个性,顺应异类的潮流,不定还能获得个特殊青睐哪.
      
那时同学们都差不多不叫我真名,直呼绝顶先生”,碰到良心不错的倒以"聪明人的头上不长发""聪明绝顶"等或褒又贬的词语来安慰我.接着自我陶醉的甩下用漂柔漂白过的头发.每次食堂打饭归来碰到同学,开头语都是:”,又少了一根了!”得了吧~不就是秃……个顶吗.再说,也不是全秃,好歹还有不少革命同志没有忘记我对它们的恩惠.坚守在我头顶这块略显贫瘠的土地上.
自从头发略显秃顶后,我也已经以平常心对待了.不像以前同学朋友碰到我都要以我头发大发诗兴文章时,我都会对他们大发脾气雷霆.现在呢,别人对我的头发发一评论性语句后我都会对他们以头发大发特发一番诗兴文章,直到他们忍受不住呕吐逃走.不过,自己也有苦恼的时候,自己年方25,以后路就算不长,可老婆总要吧?就目前这样,能谈到个恋爱已经是个值得商酌的问题了.
追根揪源,都是电脑惹的祸,记得不知电脑为何物时,我这块不大土地上那可是森林茂密,直敢热带雨林了.跑个蚊子进去像走迷宫似的.肯定饿死在里面.可自从喜欢上PC然后竟然干上IT,这顶上头发就跟日本岛中了×××样,变得一片狼藉,民不聊生.谁叫电脑辐射大呢?^_^,不过大家千万别被我的危言耸听给迷惑住了,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不是谁玩个电脑就秃顶的.否则,哪个女的还敢干IT这行啊?^_^,这个例子似乎更说明问题了哈.
,倒不能说是电脑惹的祸,不过秃顶的在IT行业还是占大多数的.我竟然很不幸的过早步入这个队伍了.虽然不会影响自己生活的信心,可好歹有时候想起来,只好呜呼哀哉下.然后无聊写这篇作文聊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