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个新闻,一位妇女因为自己的儿子三次被拒婚,而产生了×××去买房的想法。而产生这个想法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女方一再要求的结婚必须要有婚房做为嫁妆。刺裸裸的物质条件,而今是堂而皇之摆在了婚姻生活的桌面上,房子,已经成为判断婚姻生活是否幸福的最大筹码了。

 

姑且不论女方家庭观念是否可耻,结婚买房,这个早已是这个社会的真实一面的写照,在而今,似乎于情于理,这都是被广大劳苦群众与先富群众所深深认同的。安居乐业,居安思危,先是有居,有得所,才能考虑下一个步骤该如何去进行,由此,才会有一群开发商们,创造出了“刚需”这么一个怪胎出来。

 

国富民贫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民贫并非因为劳苦群众在一边抽烟搓麻,老百姓,永远都是用勤劳与劳苦这样的字眼去形容的,而是因为这个ZF团体,将GDP与保八行动作为官员的政绩多少的衡量标准,地方ZF如同文革时期一样,盲目的妄图通过粉饰高楼高架等立马显著成果的方式,来达到自我升官发财的目的。却将所谓的民众幸福指数这等飘渺如烟的隐形成果根本是忽略不计。如果说,这种行为只是某个地方ZF在那胡搞的,又何足道哉。可当整个社会都是如此的时候,又是个何足道哉!

 

我始终不相信,房价高涨是因为一群商人与一群投资客所导致的,这里面的学问连个经济学家都无法解答或者是不敢解答。这个问题,是根本不需要我们去问原因的,问了也是白问,我们只需要关心后果就可以了。

 

后果就是,80后的我们,将由此丢失了对未来生活的激情,将因为那几十平米的蜗居,迷失了自我,放弃了曾经的理想,抛掉了每一个梦想,舍切了飞一般的自由,然后,学会了在还贷中如何理财,学会了在还债中如何节省,学会跳槽中如何涨薪,还学会了很多很多......

 

然后,我们在电视里,看着老外从富裕城市离去而深入无烟森林,深感疑惑,看着一群无聊的人做着无聊的实验,深感无聊。看着自己投资的房子涨了一倍,深感兴奋。

 

再然后,我们这个社会,因为80后的统治,进入到了个没有了思想,没有了激情,没有了创新的时代。

可是,这就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