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上海,是因为看到上海的机遇,以及这个机遇给我提供的发展才能的平台。
所以,请媒体抑或媒体控制者不要用"远离一线城市,去二线城市照样成才"的字眼去试图说服年轻者如我等,造就另一个知青下乡的历史杯具....如果二线城市真能发展到提供足够让人才不会变成庸才的平台,而不是麻将高手的话。那,不用媒体们的高调宣扬,聪明如我等定将蜂拥而至。
我想,没有人能否认我说的这一点,那就是: 大城市里蜗居的我们,并不是单纯的去迷恋繁华都市,而是在这个繁华的背后,让自我生存意义与知识储备得以体现的那个机会。就拿我这个IT工作简单举例,有几个二,三线城市能提供Linux服务器+虚拟环境+ERP的工作平台呢?即使有几个牛哄哄的企业落户那里,可又能提供多少个工作机会呢?众多的"我",也就是为什么,宁愿放弃家乡的那份安逸舒适,远离了亲戚朋友的亲情。来到了中国的一线城市,住着廉租房,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本来,这是个简单的生命发展史,搁在历史的潮流中,无不印证着人类的发展轨迹。理想,激情,热情,朝气,这些本来可以用来形容我等年轻人的词语,却在今天,被一个高挺的房价给全部镇压过去。一切未来,早已变味成一个几十平米的蜗居。可能,而今的保8行动的成功,还能让媒体去炫耀两番。可如果,未来主体的我们,是在这样卑微单调的环境中发展的话,未来可能要将保8的活动降低到保2了。然后全民皆二。
我无法理解而今的房价为什么会高挺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就像我无法理解国家为什么花如此多钱造就没有车开的高速公路和磁悬浮样。我只能用平民的思想去理解:"真是钱多了没处花"。满地的新建楼层正试图告诉我们,中国人真的有“钱”了~
然后,我很悲哀的看着我的工资不够买一平米的地儿的时候,我流泪的.....为我多年的奋斗还处于贫困线下而感到羞愧。
再然后,我看着周围许许多多的工资还不如我的时候,我又迷惑了.....那,究竟这些几万一平米的房,建了给谁住呢?
再再然后,我看了中国贫富差距拉大的旧闻后,我释然了,原来,我们又通过月光宝盒,回到了那个斗地主的年代。
在理想与现实的选择下,我拿捏了许久,最后我决定,面对现实。因为我有结婚这个所谓的刚需,和背后一群有着"有房才稳定"的传统思想的家长们,我无法脱离这个怪圈因为我处在怪圈之中。我已经准备了被接受成为房奴的生活,已经准备了被房子绑架还得为绑架者服务的日子。我也不再谈论什么狗屁理想,因为这个狗屁理想正是在我小时候,由始作俑者提出来的。尽管现在他们还在一边慰安群众,又一边扼杀群众。
既然暴风雨已经来临,那就来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