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05年毕业的大学生,迄今,已逾五载。
我大学时期学得是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中学的懵懂与老师的不负责任,让我看到高分子,首先觉得这个专业未来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再加上电影里那句“高,实在是高”,让我对高这个名词备有好感。如此这般,我就糊里糊涂的上了这个糊里糊涂的大学。却对高分子材料映像仅仅停留在就是塑料的程度上。
我从小到大就一直很反感中学的填鸭教育,这就间接导致我从小到大从来没获得过任何奖项与奖励。导致今天,因为当年学生时代经历,对于竞争这个词,我还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我在考上大学那一刻,除了少许兴奋,更多的还是种解脱的感觉。相信,很多人都是有我这种感觉。
大学的生活,对我来说,是痛苦的,特别是在知道这个高分子专业要继续学化学,物理这些课程后,就变得更加痛苦了。虽然我高考化学物理几乎满分,但丝毫无法证明我是个对物理化学很感兴趣的人。相反,我一直反感这些课程,因为我已经不是个想当科学家的小少年了。
我至今还是不明白,在我这个大学里,一个不具备任何科研与教学实力的专业,有什么理由能锻造出体面的人才?又有什么理由去开设这个忽悠大众,生产本科文凭的专业?不过从另一个层面去想,我也就释然了。ZF只是将上纲上线,大跃进的那一套,从地上,转移到了地下。
这个问题,我在大一开始就想明白了。想明白的结果就是,我情愿花上更多的时间去图书馆看小说,玩电脑,然后花上更多的时间去选择自己想听的课,逃自己讨厌的课。如果说,在中学认真读书是因为心中有个大学的梦,然后还有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那现在既然权利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傻子才不会好好利用了。
后来,我在挂科补考数十次后,终于顺顺利利的毕业了。带着对高分子材料的一片空白,以及满脑子的稀奇古怪的想法与电脑知识,正式开始踏入社会的征途中去。
接下来,在大四稀里糊涂的被就业一次后,我的IT职业生涯正式开始了。
对于跨专业来说,无论是考研,还是工作都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没有自信心和豁达的态度,还真无法从这个看似无尽头的泥沼中找到正确的方向。我曾经很多时间都是在迷茫中度过,就因为我没有计算机专业的那份文凭和三年的所谓专业课程。我一次一次的被拒,然后一次次的面试,尽管现在看来都是些低端的职位,而在我眼里,无异于一次次的迈向正经工作的敲门砖。
后来,难得有个私企的老板赏识我的“才华”,决定给我第一份IT的工作。做了名网络工程师。我很努力,也试图通过自己的专业技能去征服老板的挑剔。但是可惜的是,那时候的我还很稚嫩,无法去深刻理解工作的涵义(这个涵义我会在下面详细谈到)。在工作半年后,因为一次在客户那的失败,我也没脸再待下去。辞职了。
有了这个×××作,我在人生的简历上,好歹有了一份IT经验,这不得不让我自己自信心爆满,满拟工作机会将会纷至沓来,无边薪水萧萧下。可是现实又是一次一次的让我从高潮落入低谷,然后又玩我般的将这个过程重复重复再重复。看似简单的三言两语,扩展到生活,那真的是荡气回肠,哀乐绵绵啊......在此我也就不再罗嗦,因为再多的言语也不如自己去实际体会一番要来的直观。我也只能说,暴风雨终会过去,等待我们的,始终是那份灿烂的彩虹。
现在毋庸置疑,如果有人问我一个好的IT人该是什么样?我会直接跟他言简意赅的说,技术不是主要,沟通才是根本。
我以前的一个同事,技术能力不错,如果你把一个问题让他去做,就算不会,他也能自己去查资料,然后解决出来。可是,就是这样的人,公司还是把他开了,因为他的性格不适合团队合作,盛气凌人,无法与同事之间去问题沟通,处处挑出别人的毛病。经理考虑到和谐,就将他辞掉了。然后,再招了一个技术也很不错的新同事。
看这个案例很简单,大家都明白什么意思。对的,一个技术不错的IT人,满大街都排着队,替补也够上场千次比赛。可是,能做到与同事,老板沟通,协调工作的人,确实不多。这不是一个拿着奖状,刚刚毕业的学生所能体会到的。所以说,社会是个大染缸,出来的是红还是黑的你。只有看自己的领悟能力有多深了。

现在我在家美资企业工作,还是干着IT,虽然还是那个小山贼,但我也已脚踏七彩云,身穿金盔甲了。不是去迎接彩霞,而是去迎接以后工作上的方方面面困难。我不再稚嫩的让技术去引导工作,而是让工作去发展技术。我不知道我还得在这个IT职位上谋求多久生存!因为我现在依旧开心充实着。等到什么时候,我发现我无法开心起来,那,就是我告别这个技术博客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