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创新型国家”这个重大战略目标面世以来,“创新”一词已经炙手可热。关于创新的文章与报道不断浮出水面,似乎不“言必谈创新”就会落后于形势。
创新到底为何物?创新一词,汉语中古已有之。但是真正确定其内涵,源于上个世纪熊彼特的一部著作,他提出把技术作为生产要素,通过发明,使其转化为生产力——谓之为创新。企业的创新行为包括开发新产品、新工艺、新市场、新原料来源和新产业组织。由此看来,创新的原意就是技术创新,本无它意。
但是,创新一词进入中国以后,国人对“创新”的含义进行了大胆的扩展。于是就有了我们现在所见所闻的观念创新、模式创新、文化创新、战略创新等“创新”词汇。
可惜的是,国人创新的效率,大都停留在了对概念的“创新”上,而没有体现在创新最基本的含义——技术创新上。技术创新的迟缓和缺失,严重制约了中国的经济发展。
不可否认,我们一直在创新。准确地讲,我们一直在以传统的“试错”方式做低效率的创新。低效率的创新,必然让我们在竞争中远远地落后,受制于人——全世界86%的研发投入、90%以上的发明专利都掌握在发达国家手里;我国关键技术对外依存度高达50%;占固定资产投资40%左右的设备投资中,有60%以上依靠进口;仅万分之三的国有企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故而国产手机价格的20%,计算机价格的30%、程控数控机床价格的40%的都不得不作为专利费付给外方。
据考证创新的技法有360多种,但是绝大多数依赖人的悟性,缺乏可重复操作性。这也是为什么时至今日,传统的创新技法难以推广的根本原因。上个世纪40年代,前苏联发明家根里奇•阿奇舒勒经过对大量专利和科技文献的分析、归纳、整理,发现了解决发明创新问题背后所遵循的客观规律,提出了一整套的创新理论与方法——TRIZ。先进的TRIZ理论和后来出现的本体论,为创新插上了效率双翼,让创新有道有术亦有效。
CAI的出现,又为创新的腾飞加上了强大的助推器,再次让创新的效率大大提高。创新,已经不再是专家和学者的特长。易学好用的CAI软件,让一般工程技术人员都可轻松完成创新活动。创新的效率,已经有了质的飞跃;创新的活动,已经有了量的扩张。
创新的活动可大可小,最重要的不在于说,而在于做;最务实的不在于跟风炒作,而在于落实行动;最有效率的不在于概念探讨,而在于掌握方法与工具。好在今天我们有了TRIZ和本体论这两个创新的理论,有了CAI这个创新的工具。
每一个创新的活动不一定是要改变世界,但是世界的面貌最终要为创新所改变,尤其是当创新在信息化和方法学的双重激励下变得具有高效率的时候。对于中国来说,高效创新之日,就是“创新型国家”成型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