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2010年,等到了2011年回想起来才发觉它真正值得我细细回味的东西并不多,这一年是怎样渡过的?耳边听着李治延的《岁月轻狂》,猛然发现我只是随着岁月大河奔流的其中一滴不起眼的水,不能决定自己的停留,不能控制自己的方向,只能盲目地顺着大河流走。这当中我感觉不到痛楚,感觉不到喜悦,而当一年的时光流走时,才发觉岁月是最大的神偷,而安逸即是一剂麻醉药,注射入你身体,让你麻木地做着碌碌无为的事情。

逝去的2010年,拿什么来回忆你?我翻遍日志查找往日的记忆碎片时,依稀地想起的只有忙碌。从1月至3月份的移动网络的不断升级改造,到日以继夜的夜班,常常一个人凌晨坐着车跑遍广州各个地市机房,一路品尝夜深人静孤寂的滋味。

4月份迎来这一年来算是最大的“惊喜”,刚参加公司体检后不久一个突然的调动,我毫无思想准备地匆匆收拾包裹赴往东莞东城的项目了。开始接受一份轻松、简单、枯燥、让人差点崩溃的工作。令人欣慰的是这里的生活环境比起广州还是蛮好的,慢慢地找到了往日的同学,好友,只有一个认识了五年之久的一直没能见到面,也只能这样了吧。

让我对新项目欣慰的还有就是遇到个非常好的项目经理,是他教会我把工作与生活区分开来。他美名其曰的“亲情管理”真的让我很受鼓舞,工资提了不说,生活质量提高了才是真的好。平常的日子总是伴随着欢笑的,平时工作之余可以打篮球、羽毛球,周末可以坐项目经理的车外出游玩。唯一不好的是他太喜欢喝酒,搞得我不得不倍他喝。一开始还抽烟,好在现在戒掉了。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安逸的生活也容易让人沉醉于其中迷失掉原来的理想。

没有危机是最大的危机,满足现状是最大的陷阱。11月时毅然决定报名参加CCNP的培训班,自学的进度太慢了。周末自觉去参加两天满满的课程。刚开始坚持了两个星期,但还是逃了好几节课。最终第一批的课程勉强上完它,决心认真上完第二批的课程。其实周末逃课也是有原因的。除了回广州做手术外,就是为了参加论坛的线下活动。原来计划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只能随着它改变而改变。

年底悄悄来临,由于项目的变动要将部分人撤离,年终奖也尘埃落定了。我怀着期待的心情上K3查询,一个让人迷惑、继而震惊、最后愤怒的数字出来在我眼前。特别通过明查暗访得知跟我一起进公司的校友们的相关数字时,我当时已经麻木了。只想着走人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冲动之时投了一下简历,也托朋友找了工作,但结果不了了之。等心情平静下来时,想到辞职后的种种结果时又纠结了。想不到即将到来的2011年却是我们离别的时刻,因为我又要调换项目了。

也许换个项目会有好的结果吧,做这份工作以来就已经习惯了随调动而动,没有自己的选择,没有自己的长期固定住所。但这样的又岂止我一人呢?

     走过2010,寂寞流成一条河,岁月即是那条不断流逝的江河,我不知流向何方。2011到来了,也许只能随着它向远处流去,但我会努力顺着江河的分支流向自己意向的目标,直至枯竭或者得到重生。

 【博客话题】说说2010,聊聊2011  正在进行中,欢迎大家参与讨论~
详情查看:http://51ctotopic.blog.51cto.com/2009463/472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