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2021年就要过去了,总结一下今年的学习和工作成果。今年最大的改变应该就是职业路线的变化了吧,豆子终于从一个做了10年的windows的运维人员成为一个Linux的DevOps。没有前辈提携和指导,自己追风学习了各种课程,做了很多的无用功,10年来陆陆续续的网络课程看了40多门课程,不可谓不努力,可惜当年有些呕心沥血的课程现在是已经无人问津的技术了。现在很多东西需要从头再来。

回顾一下豆子的职业生涯,感谢爹妈的经济支持,国内本科学习的是软件工程,澳洲研究生更多的是各种网络协议和配置。但是在澳大利亚毕业那年点背碰上经济危机,加上英语烂,没身份,还不会开车,真的很难找到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桌面支持的工作,结果一做就是3年。老板很好,很有担当的一位老人,可惜后来高升走了。新来的老板管理一团糟,导致IT部门的办公室政治很严重,互相排挤,我基本上就是坐冷板凳没事干。一天8小时工作,翻来覆去我的活就是pc,citrix xenapp,备份和 windows服务,每天干了2小时就无所事事了,这种情况下,自己和同事利用公司不要的设备搭建了两套实验环境,一口气考了RHCSA/RHCE 7,Windows MCSA 2012, CCNA/CCNA Voice 和 AWS ASA 。

有了前面的基础,真实的水平还是很烂,但是简历包装一下还是可以了。我终于跳槽了,新的公司老板也不错,天天带我们吃吃喝喝。反正是上市公司,花钱比较大方。当然技术上对我要求也很低,我能搞定的就自己搞,搞不懂的找外包。薪水比上一份高了20%,活还是一样轻松。那会我就比较迷茫了,一方面技术上想上进,另一方面不知道自己该做啥? 我们的外包IT工程师水平很高,人也很好,我们外包给他的项目,基本上他做完了都会从头给我讲一遍,如果需要配置多台机器的话还会让我动手操作。基本上他在我们公司做了2年项目,就是带着我把所有的交换机,路由器,光纤,Cisco WiFi控制器,vsphere ESXi和 NetApp存储等等都通通实践了一遍。同年,我头一次接触Office365和Azure,自己硬着头皮啃了2本英文教程,断断续续写了几十个PowerShell的脚本来自动化配置。那年,我已经30出头了,然后Python开始变得热门,但是DevOps对我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在51cto跟着老男孩学了2年Python的全栈课程,成功地做到了从入门到熟悉再到放弃的流程。简而言之,这个课程很好,但是不适合已婚有娃的男人,每天下班以后还得花3个小时来编程写作业实在是做不到。仗着powershell的基础,python写个脚本还是很容易的,不过前端的学习浪费了我大量的时间,关键是写出来的界面还是很丑,最后用django写了点皮毛的东西就辍学鸟~ 不过这些前端和后端的皮毛知识对我后来学习爬虫还是非常有帮助。总的来说,这家公司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基本的编程能力和运维能力练出来了,顺便还考了个VCP的认证。

再后来,经理和同事都跳槽了,我也觉得技术到了一个瓶颈,需要换个环境了。这次跑到了一个很奇葩的宠物医院公司。这家公司刚刚建立2年,IT部门是在一个大仓库里分割的办公室工作,我上一次看见类似工作环境还是学生时代被广告误导跑到华人传销公司去找工作。我们后来招的一个韩国妹纸直接问我们这公司靠谱吗,会发工资吗?!工作环境没有以前那么高大上了,不过我的薪水比起之前确实又涨了不少,但是我真的没想到加班会辣么的多。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的IT水平很烂很烂!全靠同行衬托的我居然混成了公司的技术带头人。平时,主要负责250多家宠物医院的IT,包括AWS的运维,Hyper-V,网络和各种服务器和邮件的迁移项目。CIO很现实的一个人,队伍里,我能干活就捧着我,而水平烂的就是个垃圾,垃圾是要被清理掉的。我待了2年半,总共就12个人的IT队伍,前后换了14个队友。CIO没啥气度,每次出了大问题就靠裁员解决纠纷。还记得一个45岁的老IT犯了错误,我陪他熬夜到半夜解决,结果第二天这哥们就被裁掉了,这么大的人勉强维持这最后的体面默默离开,但是出了门就开始失声痛哭。另一个IT经理50岁了,老好人一个,但是经常被骂得像狗一样,但是为了保住饭碗也只能强颜欢笑。我在这家公司混到了个云架构经理的职位,听起来可以但是干的活太杂太累,基本上我一个人干了3个人的活,项目经理+云工程师+日常IT运维,这待着没有任何成就感,除了收入凑合,对公司文化极度失望。工作之余,考了2个AWS的认证,一个Azure的认证。

2021年,DevOps已经很热门了,但是年初的我还是算半个门外汉。一个同事跳槽去做了DevOps,3天之后打电话问我还有位置,于是我也跟着过去了。对我来说,比较惨的是我很熟悉windows的相关产品,但是linux和DevOps的实际经验几乎为0,如果换工作,基本意味着自废7层武功。咬咬牙,不能躺着等死被淘汰,靠着自学的半生不熟的terraform 和 docker,以及比较熟悉的AWS平台,我就开始了我的DevOp之旅。整个team 一半是华人,比较让我意外,难得我上班第一天除了自我介绍是英文,平常基本就都说普通话了~ 经理很宽容的一个人,新手不会不要紧,学就是了。半年的时间,我从头学(复)习了terraform,ansible,docker,kubernets,elk,jenkins,prometheus,kvm,iptable等内容,做了十几个生产项目,写了大量的terraform和packer的代码,又配置了一些Jenkins CI/CD的管道,尝试了若干开源软件,顺便考了个CKA认证,虽然还是DevOps萌新,但是终于是走在了主流的职业方向了。

回顾下来,如果一开始,能够做开发,就不要去碰运维,毕竟从技术来说,开发始终是在金字塔尖的。在我还是一个纯粹的windows admin的时候,我总担心若干年后技术老化,我何去何从。尤其在宠物医院的公司,深切地体会了弱肉强食,看见委曲求全的前辈们为了一份工作活的多么的卑微。 澳大利亚比起国内来说,竞争压力要少很多,尤其是现在疫情期间,IT人员意外成了抢手货。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国内35岁以上的IT听说就可以躺平了,我觉得我在这边还可以抢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