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我媳妇生活作风较为粗旷,就像一座大山走路如风,走到哪里,哪里的瓶瓶罐罐就向两侧应声而倒四分五裂,将没有拧紧盖子的饮料直接倒进包包里这种事更是小case。近期我出差较为频繁,那一日回到家,心中的感想其实是忐忑的,趁媳妇在厨房做饭期间四处看了一圈,除了浴室的洗发水盖子没有盖上、cd听完了没有放回原位之外,一切正常……好吧我承认,我在物归原位这方面有强迫症。

到了晚上,正准备安心睡觉之时,我媳妇假装气定神闲的告诉我:窗帘杆快掉下来了,得修修。

我当时都快睡着了,以为就是紧紧螺丝的事儿,没在意。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我靠,冲击钻打进水泥墙面里的钉子都给拔出来了,整个窗帘杆被窗帘坠得摇摇晃晃,我满腹狐疑的望向我媳妇,我媳妇恼羞成怒,说看什么,不是我拽的,是咱们家的窗帘太沉了,坠的!

我这个人也确实有一些不好的习惯,比如说,喜欢挖苦人,面对我媳妇这种完全站不住脚的谎言,当面予以了揭穿。于是我媳妇第二次恼羞成怒的表示:就算是她某一次使用窗帘时出现了问题,也是之前我们家除她之外的其他成员(也就是我)许多次拉拽积累下来的问题。不论是窗帘坠的还是怎么的,她都只是受害者。

说完以上的辩解,我媳妇被自己的语言第三次恼羞成怒了,她搬来了椅子和工具爬上去自己修。我鉴定过了,那个程度的损坏得用冲击钻重新打眼,光用榔头没戏的,我告诉她得等我爸带冲击钻来,她不听,我说你逞什么能呢,这是男人干的活儿,等我爸来了就修好了,像你这么弄只会让下面的那个螺丝更松。她无视我,还说她逞能完全是因为我的无能,修个窗帘杆还得动用她公公。我只好靠边站,到客厅去看书。这天早晨,我媳妇在卧室里鼓捣了20分钟后,风风火火的上班去了,我后来偷偷去卧室看了,一如既往是坏的,下面的螺丝果然更松了。榔头椅子什么的还得我替她收回去……我的强迫症啊。

再有就是昨天晚上了,睡觉前,我说窗帘咱们就不用动了,等过两天我爸带冲击钻来吧。我媳妇默默点头,正当我一半身子趟在床上,另一半还悬在半空时,听到了悲剧性的一声惨叫,我媳妇在小心翼翼上床睡觉之前,一脚踩在残兵败寇一般的窗帘上,体重加上一些物理学角度问题,整个窗帘杆被撤下来了,原先完好无损的那一侧整个折断,砸在我媳妇她老人家的脑袋上。

我们都没有说话,各自在床上躺好。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悄悄问她:你实话说,那半边到底是你跩下来的还是踩下来的?

我媳妇第五次恼羞成怒,《东风雨》也不看了,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