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前,总是期盼重回家乡,盼着每个寒假,每个暑假。那是父母身体都还好,到家里的时候,忘记了学业的烦恼,能重见儿时的伙伴,打打牌,喝喝酒。
 
多年之后,每次回到家里,心里就压抑得难以承受,所以常常选择落荒而逃。饭桌上,屡次眼含泪水,看着母亲,心里不知什么滋味。
 
两年多,一直在为母亲的病情担忧,尤其是刚刚发作的时候,自己上班也压抑得难以呼吸。母亲为我们操劳,年纪不算太大的时候,却已经视力模糊。父亲的身体也不如以前,生活的压力扑面而来。
 
爷爷病危,期盼孙子回去的时候,自己却迫于项目的压力,不敢和领导请假,匆忙赶回家的时候,爷爷刚刚离去20分钟。现在想起来,当时真的很傻。
 
每次回到家乡,跪在爷爷坟旁,已是两重天。大姑在坟旁哭的很伤心。
 
爷爷坟旁的柳树活了,和二大爷的坟一样,区别在于二大爷坟旁的柳树已经有碗口粗。以前给二大爷上坟,现在先去爷爷坟前,然后再去二大爷坟前,相隔不足百米。
 
活着的人少了,地下的人多了,不敢想象将来的某一天。我不在父母身边,只能期盼他们能照顾好自己,自己心疼自己。虽然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离别。
 
婚姻如一场交易,美好被现实击碎。让父母催促着急,却无能为力,薪水赶不上房价涨得快。
 
妹妹定亲的喜宴结束,一个下午却都在说我的婚姻大事,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不上学,在家会比现在还好,房子,车子,孩子都有了。
 
被生活压抑得喘不上气。
 
租住的房子里,没有声音,黑暗吞噬着脆弱的心灵。
 
点上一支烟,却不知何去何从。
 
其实,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母亲,母亲勤勤恳恳一辈子,还没有享到天伦之乐。
 
希望老人们都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