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加网吧的模式受到了部分市民的欢迎 商报记者陈亮/摄
  大部分网吧80%的收入来自上网费,但是现在有了依靠电影和KTV来挣钱的网吧。
  这给传统网吧加电影院的模式,提供了一种新的挣钱门路,而传统网吧受人诟病的“允许未成年人入内”的问题,也可以随之解决。
  传统网吧·困局
  电脑逐步普及网吧顾客越来越少
  “我们收入的主要来源是上网费,占到营业收入的80%,其次是游戏点卡、餐饮、小商品的销售。”昨日,丰产路上一家网吧姓姚的老板说,“网吧只有争取更多的顾客,提高上机率,才能增加收入。”
  这样就导致网吧来者不拒,包括未成年人。
  但是,随着电脑在家庭以及单位的普及,来网吧上网的人群逐渐萎缩。
  “蛋糕越来越小,可是切蛋糕的人越来越多。”姚老板说,“大家提供的服务都差不多,打价格战就成为一种常用手段。”
  虽然多数网吧的主要来源来自于上网费,但是目前,在国内一级城市的平均上网费用在每小时4元左右,二、三级城市在3元左右,大量的四、五级城市平均上网费用不到2元。即便在很多的省会级城市,上网费用也只有2元~3元。
  而丰产路上的这4家网吧,普通机的上网费都是2元,而其中一家长期打出1元/小时的广告。
  姚老板的网吧平均收费标准为2元/小时,每台电脑日均上机9小时,除去电费、宽带费、人工工资、房租等费用,每台电脑日均毛利约为3元。扣除2200元折旧费后,三年间,每台电脑年均为网吧创造326元的净利润。
  “网吧肯定要转型,必须得找到别的盈利模式才行。”姚老板说。
  新型网吧·高招
  网吧+电影包房=20元/小时
  从2002年就开始经营网吧的施先生,放弃了自己在西安的网吧,现在到了一家大型娱乐网吧当市场部经理。
  “刚开始经营还可以,现在投资越来越大,光更新换代都受不了,所以干脆来这里了。”
  他所在的网吧就在原河南影院内,今年5月份开始试营业。还没有开始宣传,甚至连门头都正在装修,但是上机率已经很高了。
  “我比较喜欢他这里的韩式私人影院包房。”拿着会员卡来这里开影院包房的李×××说。
  她所指的影院包房,大概30平方米,里面有两台22英寸的液晶显示屏,一个很宽的电影液晶显示屏幕,这两台电脑都可以上网、聊天,随意点播电影并通过电影屏幕播放出来。价格为每小时20元。
  “想想很实惠了,现在看场电影,一个人就需要40元钱,在这里,无论叫多少人一起来看,还是40元,而且可以随意点播,上网聊天,还是包房。家里也有电脑,但是一个人玩,总是不如来这里包个包间,跟朋友们一起玩。”
  这里除了这种影院包房,还有情侣包厢、网络西餐咖啡厅、电玩城、专门的竞技舞台,还有一个超大的KTV包房,里面除了电脑、点歌系统、麻将桌,竟然将一个完整的洗浴间都搬进了里面。
  这还能称为“网吧”吗?
  新型网吧·定位
  “变身”综合休闲娱乐场所
  “从刚开始,我就没有把它定位成网吧,我称之为综合休闲娱乐场所。”这家网吧的董事长娄保民说。
  “光靠上网费用,网吧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娄保民不光是这个网吧的董事长,还是郑州市网吧协会会长,“现在郑州市的网吧三分之一盈利,三分之一保本,三分之一赔钱。我认为我现在做的就是网吧的一场革命,肯定要差异化经营才行。”
  很多人都在担心,现在电脑普及得这么快,网吧还有生存的空间吗?
  “我们家里都可以做饭,但是为什么还在饭店吃饭呢?”娄保民说,“只要增加增值服务,网吧会有更大的盈利空间。”
  比如网吧行业与其他行业联合,可以表现为提供特色食品、网吧广告平台,如墙体广告、电脑内置广告等,健康益智的好游戏、网络教育培训、VOD宽带视频点播、大型网络文化活动、各类联店联网集群式活动、会员制市场营销活动,以及电子商务、广告经营、社区服务等。
  新型网吧·前身
  租下老河南影院当网吧
  “原来这里是河南影院,我看一直空着,就租了下来经营网吧。”娄保民说。
  “这种网络院线,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民主路上的一家影院负责人称,“目前电影院的上座率很低,往往把场地租给新品推介会、展览会等,削弱了本身的品牌形象,造成恶性循环。”
  该位负责人称,目前郑州市场上的电影院除了奥斯卡之外,其他影院基本处在温饱边缘。“如果不能像奥斯卡那样做大做强,就只能入不敷出了。”
  不过,这名负责人认为,这些影院原先都是国企,占据的地理位置相对不错,如果将场地租给网吧,做成网吧院线,走小型化、人性化路线,可能也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但是目前有一个缺陷是,网络院线总是比影院院线慢一段时间。”娄保民说,“由于技术上的原因,网络院线上的电影总是比影院慢半个月左右,喜欢先睹为快的人还是会去电影院里看,而且目前的电影包房的音像设备比电影院里的设备稍微差一点的。”
  业内人士·分析
  更改盈利结构洗刷网吧负面影响
  有业内人士认为,从产业的发展规律来看,没有足够的增值空间,就不会有产业资本介入;没有产业资本的进入,产业的发展和提升,就不能有质变和量变,所以目前国内的网吧经营模式必须创新,而盈利模式的创新必然加速网吧行业的洗牌和发展。
  娄保民认为,网吧的负面效应的最大症结在于有未成年人。之所以有未成年人,是因为现在很多网吧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上网费,而未成年人是相当大的一部分消费群体,网吧在衡量了被清查的风险与入不敷出的风险之后,难免会允许未成年人进入。
  如果网吧主要靠增值服务挣钱的话,比如像酒水、电影、KTV等,主要的消费群体是上班族、白领等有较高收入的群体,在衡量两者的风险后,自然会规避未成年人。所以关键还在于改变现行网吧行业的盈利结构。
  商报记者史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