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出差的时候经常要去购物,买一些手表、电子产品、衣服还有一些吃的。每周一上班的时候都会和美国同事分享一下购物的经历,一方面找一些谈资和美国同事增进感情;另一方面也可以互相分享一下购物经验。在交流的过程中,美国同事都会提到这些东西都是“made in china”。他们很不解为什么我一个中国人需要到美国去买“made in china”的东西,不仅质量好,而且还便宜。我也不解,但是通过其他事件,我发现很多厂商的产品都会细分市场,例如在测试测量领域,西门子可能就把中国定位为二类市场,最新产品不会在二类市场投放,其最主要目的是获得过时产品的利润最大化。美国是全球的一类市场,而中国有可能不是,所以在美国我可以买到价廉物美的好东西,但是在国内需要花更多的钱。当然,其中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并且可能是主导的,例如关税等。无论如何,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中国目前已经成为全球的一个重要制造生产基地。美国超市中的很多东西都是Made in China。作为一个中国人,看到这样的一个现象,没有丝毫的自豪感,反而心中有种莫名的悲凉。为什么?美国人的一句话说的实在:“设计在美国,制造在中国”。

 

昆山是一个什么地方?中国百强县经济实力排名第一。在昆山我们可以到处看到各类工厂,各级领导、老百姓都以昆山为傲。我家离昆山近,很多人大专、大学毕业之后选择去昆山工作。家里人都非常的自豪,也许很多家人并不知道在昆山工作的不易。这次粉尘爆炸事件之后,透过媒体我们可以看到昆山外企工人的生活环境不比煤矿工人好。“Made in China”的品牌就是靠这类人撑起来的,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也离不开这些人的努力。

 

这次发生爆炸的工厂是一个怎样的工作环境?大量的金属粉尘陪伴着这些工人,这些金属粉尘颗粒很小,很容易直接吸入肺部,导致尘肺。一直以来,北京上空的雾霾牵动了无数人的心,政府上下齐心协力解决雾霾问题。但是,昆山工厂的粉尘比北京雾霾要严重的多,有谁会去关心这几百号人的工作环境问题?一个工人描述,平时下班以后,基本上就会成为一个兵马俑,全身上下都是金属粉尘。这样的工种如果放在美国会是一个什么情况?美国有一个工种叫管道工,就是给人修理上下水管道。这个工种非常的值钱,因为这种工作属于脏、累范畴的体力劳动。管道工的装备还是非常可以的,称得上专业。并且有人开玩笑说,管道工工作一个小时以后还需要喝咖啡休息,这段时间都是有偿计费的。在硅谷出差,发现横跨101公路的一座桥居然要修几年,周六日没有工人上班。但是,在昆山,周六日,我们的工人在计件、双薪的事实面前,6点就开工生产。初中的时候,学过夏衍的作品《包身工》,在旧社会芦柴棒受到虐待、折磨,被多重资本家压榨。在现代社会,包身工已经远去,社会已经进步,但是,我们的工人还是工作的非常辛苦,需要为全世界制造生活必需品,并且被冠上了“廉价”的标签。这是一件很痛心的事情。

 

通过相关新闻查看了一下最近几年的粉尘爆炸事件,1987年有一起规模较大的粉尘爆炸案例,最近几年年年都会有这样的事件发生,只不过昆山事件是最为严重的。


wKioL1PeM53xp8uPAADLqGAVCgs296.jpg


中国是世界的制造工厂,这有利也有弊,好的一面是跨越式发展,坏的一面是在以人力成本为导向的制造产业中牺牲了很多产业工人。发展制造产业很有必要,如何让工人可以边喝咖啡边工作?这是制造产业需要考虑的问题。也许很多人会考虑人工的成本会比机器价格来的廉价,所以,机器自动化没有必要。另外,很多人需要就业,自动化必然会导致大量工人失业。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难以解决的长期问题,完全是由中国还处于发展中国家的现状所决定。眼前可做的也就切实的将制造过程管理落实。

 

透过昆山事件我们也看到了很多感人的一面,在短短时间之内,血库爆满;工友们冒着危险互相求助。要看一个民族的未来,当危机发生的时候可以得到验证。进一步,如果一个民族时刻保持着危机感,那么这个成熟的民族还需要担心自己的未来吗?

 

生产管理的问题、设备安全的问题,这些都是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作为一名技术工程师我看到了这些问题,所以在设计存储系统的时候,数据安全性永远是我放在第一位的。除了这些之外,我更加关心的是产业转型,要把“制造中国”变成一个“设计中国”,让中国人引领设计,真正把我们的高科技产业做强做大。并且在产业转型之后,我们的制造业也变得更加自动化,让产业工人有足够的时间喝咖啡。

 

昆山事件是让人痛心的,愿逝者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