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初,我的爷爷走了,不再回来了。我的爷爷是个极其平凡的人,平凡的似乎找不出任何的事迹可以描述。但是,在我的心里,爷爷是个极其伟大而不平凡的人,因为我知道他深深地爱着我,并为此付出了很多、很多。

我是爷爷奶奶在农村从小带大的,父母为了生活在我很小的时候远离家乡而奔波。80年代的农村和城市完全是两重天。在我的记忆里,很小的时候,很少能吃到纯正的白米饭,住的都是很破的小房子,门是用竹席编成的。在那个年代,农村的主要收入靠的就是种地,江苏海门那一带种的主要是麻、薄荷、玉米和油菜。这些东西都是经济作物,可以换一些钱。爷爷奶奶主要是种这些东西,到农闲的时候,也会做一些竹器生意,比如篮子、簸箕和小椅子等。爷爷通常晚上睡的很早,第二天不到四五点钟就起床了,主要是为了能赶个早市,把自己家做的竹器或者种的蔬菜拿到临近镇上去卖。我那时候很小,早晨起的很晚。当我早上起来之后,爷爷就回来了。每当爷爷回来的时候,我都会惊奇的发现爷爷从镇上给我带回来一个热乎乎的肉馒头。所以,我的早饭通常是热馒头或者是玉米面饭中间捂着的一团纯白米饭,而爷爷奶奶吃的是玉米面和大米的混合饭。要知道,那个年代还需要用粮票换大米,所以,大米在农村也是一种比较紧缺的物质。直到10多年前,我还问我的叔叔,为什么你还保留着米仓?并且长时间保留着满满的大米?在江苏海门,为了存储大米,老式的米仓和床是一体的,很多人有钱了之后,早就把这种老式的床给扔了,但是,我的叔叔没有。他的答案是忘不了60年代的那个饥荒,所以一直存着一些大米。可以说在那个年代,我是幸福的,有了爷爷奶奶的照顾,我总能吃上一口热馒头,让很多其他的小伙伴羡慕嫉妒恨。至今,爷爷风尘仆仆的赶回家,从口袋里拿出热馒头的情景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记忆中。

春节是孩子们的节日,小时候过年会非常的高兴,因为可以走亲戚,有很多好吃的。但是,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春节是爷爷给了我一个礼物,那个礼物是一个小老虎玩具,我和堂弟每人一个。玩具这个概念是我长大之后才形成的,因为小时候基本没有玩具,唯一的玩具是我舅舅给我的一套积木和爷爷的这只小老虎。一个大年初一的早上,爷爷奶奶把我叫醒吃年早饭,同时把一个×××的小老虎递到我眼前,那只小老虎还拖着一根管子,管子的另一头是一个气囊。爷爷使劲的摁了一下气囊,小老虎居然撒开腿动了,我乐坏了。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新年礼物,那只×××的小老虎也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记忆中。

我和堂弟都慢慢的长大了,爷爷想要把我们送到离家10里路左右的镇上幼儿园上学。两个孩子怎样安全的坐在自行车上是个问题。爷爷想了个办法,把一个不大不小的板凳倒过来绑在自行车后座上,两只板凳的脚成为靠背,另外两只脚成了扶手,这个东西和现在装在自行车后座的婴儿车类似。我和弟弟就坐在板凳上面,在爷爷的接送下开始了我们为期半年的幼儿园生活,我大班,弟弟中班。在那个时候,远离城镇的农村孩子是很少有机会去镇上读幼儿园的,我们村同龄的小伙伴中就我们两个。因此,爷爷的板凳幼儿自行车就传为佳话了。直到今天,上了年纪的一些老人提起我爷爷,还会讲到一条板凳送两个孙子上学的事情。我很幸运去镇上幼儿园上了半年,更为幸运的是去镇上小学开始了我的学习生涯。为了去镇上小学读书,爸爸妈妈也为此付出了800元的赞助费,原因是我们村离镇上太远了,不属于片区。在那个年代,这是一笔大数目。由于离家远,所以爷爷需要天天骑着破自行车接送我,并且他每次都是第一个来学校接孩子的。学校规定,孩子没有放学的情况下,家长只能在学校外面等。所以,爷爷每次都是第一个在校门口等的家长。有时候我出来的晚,被留在学校做作业,爷爷也会跑到教室来找我。久而久之,我的同学都认识我爷爷了,爷爷的名字也居然成了我的外号。爷爷一直这么风雨无阻的坚持着,直到我能自己骑自行车上下学。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爱?坚持就是爱。当年,年幼的我不能完全读懂爷爷,有时自尊心作祟的我还觉得爷爷让我丢脸了。如今,想起这些,心头总是揪揪的疼。

爷爷的确非常的平凡,年轻的时候被日本人抓了壮丁。爷爷的妈妈为了保住这根独苗,倾家荡产把爷爷保释了出来,随后爷爷开始奔走他乡。下南京,走上海,去工厂做小工维持生计,解放前又从上海回到海门老家成亲,解放后就一直在家务农,做竹器小生意支撑着整个家庭。爷爷的一生可以说是平凡的,不像很多英雄人物一样,在那样一个动荡的年代,接收新思想的熏陶,去干一番可歌可泣的事业。但是,爷爷为了一个家庭的成长,为了晚辈的幸福,燃烧着自己。虽然这种燃烧的影响面不是很广,但是,他的确影响了我,告诉我作为一个人首先需要有爱心,其次做任何事情需要坚持、努力。我的家乡如今已经发展成了远近闻名的叠石桥,是中国的绣品之都,和30年前的农村相比简直是两重天。但是,人还是那批人,勤劳、善良、努力的海门人。真可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正是有成千上万像我爷爷那样的人不断的燃烧,不断的贡献,不断的创造,才造就了叠石桥今日的辉煌。

爷爷走了,但是,他永远在我的记忆中。他是一个不平凡而伟大的爷爷。